所有作家----华人作家----外国作家----校园作家----言情作家(网络)----武侠作家----网络作家----?#35780;?#20316;家----科?#31859;?#23478;----恐怖灵异作家----韩国作家
  努努书坊->《凉生,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·彩云散》->正文

第11章 我最后的狂欢

    八宝跑开的时候,北小武没有追,凉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我和金陵相视了一眼,因为不放心她的安危,就跑去追她。

    柯小柔也跟着追?#20384;矗?#20182;?#24187;?#36861;?#24187;?#27498;着脑袋问我们俩,这是个什么节奏?!这恋爱谈得……这还没来得及上床、劈腿、遭三儿就成了彼此的前男女友了?

    我们追到河边的时候,八宝停住了步子,长发飘飘,一副生亦何欢死亦何惧的绝望女主角的表情。

    摄影师小Q肯定恨死了自?#28023;?#27809;能过来捕捉这一刻八宝的美。

    柯小柔喘息着,说,你不是又想淹死自己吧?

    金陵?#24598;叟肯?#26469;了,说,你别啊,这河里可没有北小武他妈,你一个人怪孤单的。

    柯小柔说,可不是嘛!我就是回月湖里去把你婆婆捧来这河里陪你,但万一捧得不完整,少条胳膊缺个眼的,没淹死你也吓死你了!

    金陵说,就是就是!万一河里有其他妖艳女鬼被你婆婆相中了,你就得同她们?#24425;?#19968;夫了。

    柯小柔此时还不忘报咖啡馆之仇,说,真的3P了啊!

    我看了看他们俩,说,你们俩能不能说人话!

    柯小柔转头摊手,说,你来两句啊!

    我看着八宝,她身上的决绝和执着突然打动了我,那是一种莫名的悲哀。我说,八宝,你跳吧!如果这辈子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,活着没什么意思!跳吧!跳啊你!

    八宝一听,回头,冷?#24049;?#23545;,热血沸腾,一个回马枪,直接折了过来同我拼命。

    金陵也挠我,说,你受什么刺激了啊?

    最后,我这只乌鸦是被金陵、柯小柔和八宝三人,活活给拖走了。

    金陵小声地在我耳边嘟哝,说,他们俩不知道,我知道。姜生,你就承认了吧,你是小九派来弄死八宝的!

    我们劝八宝早点回去休息,可八宝却坐在?#24433;?#19978;说她要喝酒。柯小柔精神病儿似的起哄,好!大难不死,一醉方休!走着!

    八宝就?#20154;裕?#26377;些虚弱地说,我不走,不要去酒吧。我要对着大河喝!我要歌唱我的祖国!

    柯小柔就穿着紧身的小西装翻过栏杆去SEVEN-ELEVEN便利店抱来了一箱啤酒。

    八宝就对着大河开始狂饮,我也默不作声地跟着喝了一些。金陵看着我们俩,自己?#24598;?#20102;一听,并扔给了柯小柔一听。

    那一刻,似乎每个人的心里都怀着莫大的心事。

    八宝喝到吐,吐完就抓着柯小柔说,你告诉我,我到底哪里不好!

    柯小柔说,你哪里都好!

    八宝说,那他为什么就不喜欢我?!

    柯小柔刚要张嘴,八宝一把就堵住了他的嘴,说,我知道,你又要说我看上他那九千万了!

    金陵一听八宝的话,立刻从酒精的微醺中挣脱出来,跟只大尾巴哈士奇似的忙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八宝转头冲我们俩不好意思地笑笑,说,故事开始得有点儿庸俗啊,别见?#32844;。?br />
    我知道,她是在?#39318;?#36731;松。

    八宝低下头,说,是不是让你们失望了,我是个冒牌的萝莉。而我喜欢他,喜欢的也不是你们之前看到的那么没心没肺的,咋咋呼呼,不管不顾,死了都要爱……

    她咬了咬嘴唇,说,我们这种女孩吧,爱钱,是真爱!天地之间有真爱!看成败,人生豪迈,除了真爱?#25925;?#30495;爱!

    柯小柔插话道,别逗了,谁不爱钱?

    八宝说,你闭嘴!

    然后,她又转回头来,冲我和金陵不好意思地笑笑,说,素质没注意好!素质!素质!不好意思了!

    她说,我吧,开始去喜欢北小武,并不是像之前我跟你们说的那样,因为他君子,他不碰我,我感动了。其实我就是和小姐妹在夜总会,听到他打电话,听到他嚎叫他不喜欢他老子要给他的那九千万。当然了,正常人会觉得他在吹牛,可我爱钱啊。这么些年我带着村子里的小姐妹们一起出来,一个一个的场子辗转,吃过太多苦,遭过太多罪。我想清白啊,我也有梦想啊,我也想成为大歌?#21069;。?#21487;这纸醉金迷的城?#26657;?#37027;些?#30452;?#30340;男人们,谁肯让我清白?我想出名想疯了,我想钱也想疯了,因为我想从这种可憎的生活里脱身想疯了!所以,对于我来说,为了钱,宁可错杀,不能放过!

    她说,我也不叫什么八宝。那天夜里,他喝醉了,问我,你叫什么名字?我说,你猜啊!他说,嘿嘿,她是小九,你就是八宝呗,嘿嘿……说到这里,她就笑道,于是我就叫八宝了。

    她说,他喜欢的小九是什么样子,我摸索着猜到,然后,我就将自己弄得跟她很像呗。其实,你们看看我,哪里像?#26607;?#22068;脏话像吗?

    说着,她就抖开自己扎得乌七八糟的头发,长发就那样顺直地覆在她瓷白色的皮肤上,让她看起来清纯得像个女学生一样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才明白,为什么网络上那一帧帧的相片是如此恰如其分地展现着她的美,她一直都是个清秀的美人。

    她说,我一直都以为自己在演戏,可后来……我发现我错了,我好像真的喜欢上这傻瓜了……

    然后,她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?#24120;?#35828;,可他,不喜欢我。

    她说,他不喜欢我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顺着指缝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仰起头,喝光了面前的酒,擦擦?#24120;?#35828;,我再也不要为这傻瓜流眼泪了!

    然后,她就冲着我们笑,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八宝说,听完这秘密,你们是不是?#20204;?#25105;喝酒啊?

    我们义正词严地拒绝她,说,不?#26657;?#20320;刚出?#28023;?#24590;么能这么折腾?说完,我们就一起手牵手摇摇晃晃地走向了“宁?#29275;?#21035;来无恙”PUB!

    我当时心事?#31168;保?#21448;喝?#35828;?#20799;酒,一抬头,看到居然是宁信的地盘,就跟只八爪鱼一样,死命地抱着大?#36276;?#30340;柱子不肯进去了。

    柯小柔说,姐妹们,要不咱换个地儿吧,这是她前男友的现女友的地盘!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姜生脸皮儿薄。

    八宝转头看看我,说,谁没有个前男友啊?!你没有个前男友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!现女友有什么了不起?我们不稀罕了才轮到她们!

    金陵拽了拽我,说,哎!你矜贵个啥啊?人家宁信现在早已经养胎去了,你铁定撞不见;若撞见了,你就?#30340;?#26469;给她崽儿送尿不湿的!别那么软弱!

    说完,她从手袋里掏出一卫生巾糊我脸上。

    八宝说,姜生,你这样子看起来,真像是折翼的天使啊!哎,那是不是程天佑的人?

    我醉眼惺忪,一看来人果然是钱至。他一身便服朝这里走来,不似在天佑身边时?#21069;?#19968;丝不苟、板板整整。

    谁是折翼的天使啊?我立刻?#21448;?#23376;上跳下来,说,走!什么脸皮儿薄!宁信跟我没半毛钱关系!我就是见到柱子就想抱,不抱睡不着!

    然后,金陵就跟看外星人一样看我。

    八宝大着舌头感叹,说,这爱?#20204;?#26080;古人后无来者的,你不愧是程天佑上过的女人!呸呸……呸!对、对……不起……爱、爱过的,爱过的……我错了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PUB里,我们喝了很多酒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今晚是这座城市留给我最后的狂欢。

    我默默地喝酒,默默地看?#27426;?#24773;侣吵架。那是一个个子小小的女生,哭着用?#32844;?#25277;打着对面的男生,骂他禽兽,?#30340;?#24590;么能背着我和别人好!男的一直扇自己耳光,冲着女生泪流满面地说对不起,最后,他们俩又抱在一起哭。

    八宝?#24187;?#30475;?#24187;?#25671;头,说,年轻!到底是年轻了!背着你跟别人好怎么能是禽兽?当着你的面儿跟别人好才是禽兽呢!然后,她回头看看我们,说,北小武就是这种禽兽!

    金陵冷哼,北小武也能算是禽兽,那程天恩是什么?

    柯小柔?#24598;?#21756;,陆文隽才是禽兽!

    八宝和金陵双双猛转头,问,男孩,他把你怎么了?!

    柯小柔说,你们俩收起那淫邪的表情!

    那天,柯小柔并没有告诉我们,他和陆文隽之间到?#36861;?#29983;过什么,后来,我们才失望地知道,其实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柯小柔认?#22581;?#25991;隽的时候,他在PRADA做店员,陆文隽来挑衣服,他为其服务,然后,?#26376;?#20844;子一见?#24551;欏?br />
    于是,有一天,柯小柔终于挡不住爱情火苗的焚烧,在某次陆文隽来试衣服的时候,他?#24187;?#32473;他系扣子,?#24187;?#23545;他眉眼传情,说,这件衣服简直是为你?#21487;?#23450;制的!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手抵在了他的锁骨上……

    在柯小柔看来,如果是直男的话,陆文隽会给他一个过肩摔,结果,陆文隽却冲他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这一笑,柯小柔的世界春暖花开了。

    金陵说,柯小柔你真的想多了,那不过是一个绅士的风度而已。

    金陵说“风度”的时候,我的牙齿都快咬碎了。

    那个夜晚,他们彼此嘲弄着,自嘲着,喝着酒,唱着歌。我们并没有要包厢,而是在大厅里,看着这城市里的红男绿女们的烟火爱情。

    笑容,扭动,?#29992;粒?#29157;热,灯光,音乐,虚情假意,情生意动。

    八宝突然转头,醉醺醺地说,姜生,你不是被程天佑给甩了吗?#21051;?#35828;甩得很惨哪。怎么从来就没听到你抱怨他半句啊?

    金陵喝?#31859;?#30524;?#26432;,说,她是个包子!厚皮包子!

    我看了看八宝,看了看金陵,看了看伸长脖子等笑话的柯小柔,突然就笑了,我说,其实,他早已经把我整个人都撕碎了!

    八宝伸过脖子来,特真诚地说,床上吗?

    我没理她。

    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,拍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他们面面相觑,什么啊?

    我说,我的工资!解聘的工资!两个月薪水!我老板!我顶头上司!我前男友!程天佑补发给我的!今天下午,让我同事于莫春亲手给我?#30171;錚?#20843;千块!?#27426;?#19968;分!不少一分!唯恐羞辱得我不够!

    我说,这算什么?嫖?#20107;穡?br />
    金陵虽然醉了,?#25925;?#29702;智的,她说,你想多了,他不过公事公办吧。

    八宝在一?#20113;?#20102;撇嘴,打了个酒嗝,说,怎么能是嫖资啊?那也得你给他吧!这么帅的男人。哎,他在床上怎么样?

    柯小柔说,姓八的你?#25925;?#20445;留点儿人?#22253;桑?br />
    八宝就怒了,和柯小柔摔打成一?#29275;?#20320;才姓八!你全家姓八!

    那一刻,我特别想说,你们知道北小武是怎么出来的吗?!是我以我血荐轩辕了!人家说,你夹着尾巴滚出这座城,这辈子都不准回来!什么朋友、关系、房子统统地都给我别想,能滚多远滚多远!否则,这辈子他就蹲里面玩儿完了!

    我本来想,好,我夹着尾巴滚,你们怎么也得扔我一支票吧?再不济也扔我一脸人民币什么的!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。可是没?#26657;?#20160;么都没?#26657;?br />
    当然,我挺感激。我怎么不感激?人家没再扔给我?#24187;?#26524;,我就该感激!

    可这些,我都不能说!

    我看着酒杯,突然大笑起来,拉着金陵跳到椅子上,拍着自己的胸口,说,从今天起,我再也不做包子!我要报仇!我要变成蛇蝎美人!我要化身美?#27966;?#25105;要让众生皆伏在我脚下,被我诱惑,听我指使!

    金陵连忙拉我下来,说,好了,好了,你醉了,咱们回去吧。

    我举着酒杯,大?#26657;?#25105;不!我要化身美?#27966;?#25105;要把他?#20667;簦?#25105;要搞垮他们程家!我要!我说,对!我要变成吸血鬼,将他吸干!

    八宝停止了和柯小柔的?#26494;保?#20381;然无比真诚地说,精血吗?

    她顿了顿,说,你要真这?#26149;?#20182;,也不?#27809;?#36523;什么美肚?#22330;?#32654;屁股沙的,你就弄点儿炸药跟他同归于尽吧!

    柯小柔白了她一眼,说,你看她都醉成什么样子了,你还开玩笑!

    八宝说,我是真诚的!要开玩笑的话,我就说,你去搞定他爹,当他后妈,横竖都躺在他们家户口簿上!让他?#21051;?#26089;晨都不得不去给你请安!你还穿着情趣内衣见他!多看你一眼你就说他不伦,不看你你就说他不敬!让他这辈子都活在你这个后母的阴影里,一辈子都走不出去!

    我说,八宝,我爱你!

    我说,你智慧与美?#33162;?#37325;!

    说完我直接?#25512;说?#20102;,抱着桌子,喃喃着,我是美?#27966;?#25105;是复仇女神!我明天就去复仇!我要再烧小鱼山!我要给他喝万安茶兑硫酸!我要喂他吃小芒果……

    八宝说,燃烧吧,小宇宙!谁伤害过你,谁泼过你冷水,你都烧开了给?#27809;?#21435;!

    我为了表示自己已经开窍,很机灵地说,再加点儿硫酸!然后,我握着酒?#30475;?#21898;一声,赐予我力量吧,我是复仇女神美杜……

    我的话还没说完,脑袋上就被泼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未央站在我面前,?#25376;?#20919;冷的,像一只女鬼。

    我?#35835;耍?#26410;央?

    金陵一把将她推开,说,你疯了!

    八宝一句话也没说,直?#24551;?#30862;了一酒瓶,冲着未央的脸就?#20937;?#21435;了。

    柯小柔一看要坏事,连忙抱住八宝,说,你就别惹事了!

    未央说,你回来了?不过,这里不欢迎你!这?#38382;?#37202;,下?#38382;?#30827;酸!

    我脑子里一个激灵,按照以往,我?#27809;?#28316;溜地逃走啊,不?#26657;?#25105;是要变身美?#27966;?#30340;人了,于是,我拿起桌上的钱就摔在了未央的脸上,我说,老子有的是钱!不必欢迎我,欢迎钱就?#26657;?#21704;哈哈哈!

    他们三个瞪大眼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未央冷冷地看着我,表情冷傲无比,转身踩着那堆钱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还没邪?#26580;?#29378;地笑完整,就“吧唧”倒下了。

    有人走?#20384;矗?#23545;着被金陵扶起的我说,姜生小姐?

    他抬手指了指二楼,说,钱助理让我过来转达程总的意思,请您不要总出现在程总出现的地方,试?#23478;?#36215;他的注意,这很令?#35828;?#32963;口!

    八宝突?#36824;?#21704;大笑,还没笑几声,又觉?#31859;?#24049;此举非常不仗义,便立刻顿住,说,你狗仗人势个什么劲儿啊!

    说完,她“?#38738;輟?#23558;一酒瓶给砸掉瓶底,冲着来者就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金陵怕八宝将事情搞大,一把将来者推开。来人趔趔趄趄地跑走,金陵冲着他刚刚指的方向走去,一口气奔上二楼,在我们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,一巴掌抽在了钱助理的脸上。

    钱助理当下被打蒙了,金陵一句话没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人影焦急地推开扭动着的人?#28023;?#36208;?#20384;矗?#23558;我拉起,他说,姜生。

    我微眯着眼睛,抬头一眼,灯光下,他的容颜好看得令人发指。我突然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的那个冬天,在小九的房间里,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轻轻地?#20843;?#30340;名字,天佑。

    可想到他刚刚居然让人请我离开,我就哭了,我说,我是复仇女神!我明天就杀你全家!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眉眼间是淡淡的伤,他说,姜生,我带你回家。

    我冲他笑笑,看着他那只伸向我的手,狠狠地咬了下去!

    他吃痛却不出声息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惊呼,金陵慌忙上前拉我,我却笑,我说,我是美?#27966;?#31243;天佑!我要做你后妈!我要天天穿着情趣内衣见你!多看我一眼,你就是不伦!不看我,你就是不孝!我是美?#27966;?#24555;乐的美?#27966;?br />
    直到?#31168;?#38388;,我看到他另一只缠绕着?#24202;?#30340;手捂住了刚刚被我咬的那只手,瞬间惊醒,猛抬头,说,凉生?

    凉生将我带走的时候,金陵在后座上,微微清醒了一些,她对着凉生微微不好意思地说,不?#20040;?#22905;?#26149;?#37202;的。

    凉生摇摇头,看了看后座,说,没事,我不会让她一个人的,我一直都在。

    他不仅仅是在酒吧里一直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一路上,凉生一直在后面开着?#30340;?#40664;地跟着我们。他安静地坐在驾驶室里,停驻时,纤长的手搁置在下巴上,望着我们;行驶时,他小心翼翼地静默着,毫无声息。

    金陵看着我睡熟的模样,说,我从没想过,他会这么伤害她。

    凉生没说?#21834;?br />
    金陵说,以后打算怎么办?

    凉生说,我会带她去法国,我已经给她联系好心理医生了,陆文隽帮我介绍的,叫黎乐,听说还给国内?#21448;?#20379;过稿。

    金陵说,这名字我似乎有耳闻……呃,你和陆文隽……我是不是太八卦了?

    凉生笑笑,说,你?#27426;?#30693;道,我们是兄弟。柯小柔那个专栏有篇文章?#23567;肚?#22478;》,写他的,我看过了。不是说他“陌上颜如玉,公子世无双”吗?

    金陵说,颜如玉?#25925;?#30495;的,至于世无双……你这是在讽刺他吗?

    凉生说,我只是觉得,我们两个都是?#24187;撕?#29408;捉弄的人。

    金陵说,我多嘴一句,你那次大病,我总觉得陆文隽有问题。遗憾的是,那时候我在美国。

    凉生笑笑,这么多年,你?#25925;?#27809;变,心直口快。其实,我也知道的。不过,现在暂时地化干戈为玉帛了。

    他没再说其他的话,措辞极为小心。

    金陵也没再问。

    她做新闻的,比平常人看过更多的世事,大抵?#19981;?#26126;白,凉生能和陆文隽在一起,或许也并非亲情那么简单,更多的?#21482;?#26159;与程家的某种抗衡。

    她问凉生,姜生说她今天看到小九了?

    凉生点点头,说,我不希望她们再见面了。

    金陵说,我?#24425;牵?#21487;是?#25925;?#35273;得我们这样有些残忍。

    凉生没说?#21834;?br />
    金陵说,八宝呢?你觉得她怎么样?

    凉生从后视镜里看看她,笑笑,说,你自己有答案的,老同学。

    金陵撇嘴,说,你也和以前一样,总是让人猜不透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?#37202;?#36947;,八宝今天跟我们说了很多,包括……很多比?#32420;?#23494;的事情,?#36234;?#20854;短一样,挺壮烈的。不过,我?#25925;?#19981;愿意因为她自我?#34915;?#23601;去信任她。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看看熟睡的我,对凉生说,有时候,我也挺希望自己像姜生,能那么轻信……却发现,自己再也走不回去了。

    凉生说,像她,?#31859;?#24049;伤痕累累?

    金陵说,其实,也不能说她轻信。当年,程家?#30340;?#22833;忆了,走失了,她根本就不信。一个人,那么执拗地,寻找你。

    凉生没说?#21834;?br />
    城市的霓虹?#20102;福?#22812;色温柔如魅。

    金陵看着车窗外,轻轻哼唱着歌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看凉生,说,真怀念高中的时候,那时候的我们,那么单纯。

    凉生微微?#27426;?#23481;,点点头,说,是很怀念。

    金陵的脑袋靠在车窗上,如同在翻动记忆里的老相册,回忆着过去,她说,那时候,你,我,北小武,姜生……

    她的声音微微抖动了一下,说,还有小九……

    凉生也沉默。

    小九。

    ?#23637;?#26159;我们每个人心上的一道疤。

    她是我们年少时代的欢笑和轻狂,又是那段往事里的眼泪和背叛。

    终此一生,恨也罢,怨也罢,她都不可能从我们的记忆之中被抹去。

    人越长大,经历的伤害越多,情感便越来越淡薄。不是想要淡薄,而是再也洒不出那样的一腔热血给人?#23637;几?#20102;。

    我突然坐了起来,把金陵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凉生?#33151;?#21049;住车,问,你怎么了?

    我说,我梦到未央要杀了我。

    我转头问他们,我和她什么时候结下了这么大的仇?

    金陵说,凉生从他们的婚礼上逃走了。

    我吃惊地问,啊?为什么?

    金陵盯着我的眼睛,紧紧地,问,为什么?

    凉生缓缓地发动汽车,说,为了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我转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凉生说,我很爱她。

    我笑笑,“吧唧”一声,倒在了金陵的腿上,继续睡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金陵的公寓前,凉生说,我送你回去。

    金陵说,不用了。

    凉生突然问,你和他还有来往?

    金陵就笑了,依然直接,凉生,你不会是在试探我吧,看看我是不是程家安插在你们这里的人?

    越是直接,也越是心里无事。

    凉生摇摇头,说,你父母一直想你去美国,从读大学开始,但你一直不肯……我觉得也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你?#25925;?#25918;不下他。

    金陵就开玩笑说,怎么,知道我没放下他,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,给打个五折,将来别把他弄死,弄个半死就OK?哈哈。

    凉生没接话,只是说,我只是觉得好年华,别再?#23637;几?#20102;。金陵,找个?#31185;?#19968;些的男人吧。程天恩不适合你。

    金陵笑笑,看看天,低下头,说,我知道。

    然后她依然不忘揶揄,说,免得将来你们战争爆发了,我被溅得一身血。

    凉生笑笑,你就别再?#35980;?#20102;,我们啊,家和万事兴。

    金陵看了看车上的我,对凉生说,带她去法国吧。新的环境更利于疗伤和遗忘,希望她健健康康地回来!

    星夜那么静,我趴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说,姜生,我们到家了。

    我的脸靠在他的脊背上,他再也不是昔日里那个单薄的少年,以往,在他的?#25104;戏路?#33021;感觉到他的骨骼一样?#27426;?#27492;刻,只能感觉到他结实的肌肉,还有微温的皮肤的热度。

    凉生说,女孩子,以后不要喝这么多酒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 凉生一步一步走着,我就安静地靠着。

    时光,从我们身边安静地走过,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凉生说,我爱过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我说,?#29275;?#20320;还为了她逃婚了。

    凉生说,可她不记得我了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在他的后背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呼吸渐匀。

    夜色下的城,灯光下的?#24103;?br />
    凉生?#36335;?#33258;言自语般,说,北小武已经出来了。姜生,我这就带你去法国。你会忘记他,忘记伤害,你会好起来的!

    我很温顺地点点头,?#36335;?#26790;呓,说,好的。哥。

    离开那座城的时候,天近破晓。

    凉生就在我的床边睡着了,他斜躺着,?#36335;?#23432;候着我一般。?#35789;?#22312;暗?#24618;校?#20182;的容颜依旧如画一般生动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那些小时候,他睡着了的样子,侧着身子,小脑袋埋在枕头上,长睫毛像两只刚刚熟睡的天鹅一样憩息在他闭着的眼睛上,略薄的鼻翼随着呼吸轻轻抖动,白色皮肤透?#35834;?#28129;的粉。

    眼泪掉下那一刻,我悄声离开了他的公寓,只留下了一封信——

    哥,我走了。

    生命是一场旅程。

    经历就如同背包,背负得太多,就会变?#27809;?#37325;难返。我只是想去一个地方,一个能让我卸下所有包裹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一场流浪,也可能是一场逃亡。

    但是不论它是什么,我都想单独走完它。

    任何人好心地参与和怜悯地帮助,对我来说,都是太过隆重的负担。

    我此去唯一的牵挂就是小绵瓜,她是我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。

    我的房子,请你帮我归置到小绵瓜名下,希望将来这能成为她的?#20305;?#21644;依靠。

    我永远都会记得,那一年魏家坪的黄昏,你来到我生命里的那一刻:你叫凉生,是我的哥哥;我叫姜生,是你的妹妹。

    如果记忆被掠去,我想,这一帧将?#26469;妗?br />
    凉生,你要幸福。

    而我,也答应你,我也?#27426;?#20250;幸福。

    此去终岁,各安天年。请君勿挂,各自珍重。

    姜生

    我将钥匙搁在信封上,环顾了一下这栋房子,回头,只见二楼卧室里透出的灯光,那应该也抚照在了他的脸庞上吧。

    转身那一刻,我又将这封信中间的那一部?#31181;?#37325;地撕去了,只留下了开头一?#23567;?#21733;,我走了。

    钥?#36861;?#22312;另一张纸上,上面写着小绵瓜。

    走在城市破晓的街上,的士车鱼游而过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从此,我与这座城,这群人,这些不舍和依恋,将此生天?#33041;丁?br />
    眼泪,就这样,狠狠地,砸满了?#22330;?br />
    昏暗的路灯下,一辆私?#39029;?#32531;缓开来,刺眼的光束如同利剑一般划破整个天幕,停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龚言从车上下来,看了看表,说,姜小姐,你很守时。

    我转脸掩饰着擦泪,不想被别人看到这离乱的狼狈,说,你们也很守信用。

    龚言点点头,说大家都是守信用的人。然后,他递给我一张机?#20445;?#35828;,这是飞拉萨的机?#20445;?#31163;飞机起飞还有五个小时。

    我接过,回头望望这座城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伸手挡住我,眼眸里?#20937;?#19968;丝幽暗的光,说,姜小姐,我送你。

    时间如同白驹过隙,不知不觉间,半年的光阴,已经在这座幽静的大山里飞逝而去。

    我没有去西藏。

    在我和凉生因小九起争执的那个下午,我整个人都浸在冷水浴?#26657;?#35797;图?#31859;?#24049;冷?#30149;?#20182;不希望小九待在北小武的身边,就如程家不希望我留在他的身边。龚言是直接而冷漠的,关于北小武的那场?#25442;唬?#25105;此生都不愿想起。

    我从冷水里走出来,?#36855;?#24062;将自己包裹住,抱着身体坐在沙发上,望着窗外,开启离城的倒计时。

    除了自?#28023;?#26080;人知晓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了王林的典当款。

    我找到王林的时候,他在福利?#28023;?#25105;顺道去看了小绵瓜,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她,我竟有一种流眼泪的冲动。

    我将典当款交给王林,我说,我给你做的活当,你将来可以?#31859;诺?#31080;去取手表。

    王?#20013;?#30528;说,等我买彩票发财吧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钱,说,没想到会这么多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,我没有告诉他,里面有我加的一部?#24103;?br />
    离开福利院之前,我紧紧地抱了抱小绵瓜。

    走到?#36276;?#30340;时候,王林跑出?#26149;?#20303;我,说,姜生,我们要同去的一位志?#21018;?#23478;里出事了,你能不能帮我顶半年啊?一时间,我实在找不到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我微微犹豫,回头说,给我点儿时间考虑一下吧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我并没有考虑多长时间,就在十几个小时后,龚?#36234;?#39134;机票递给我那一刻,我就决定跟着王林去西?#20185;角?#20102;。

    龚言递给我飞机?#20445;?#20280;手拦住了我,示意我可以坐他的车顺路去机场——那一刻,我想到的是自己有1%的几?#20070;?#21629;于去机场的路上,还有99%的几率会殒命于西藏某片无人区里。

    我不惮于将人性幻想到恶?#21448;?#27492;,但是,程家对于我来说,就是魔鬼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我当下伸手拦住了一辆的士,微笑着拒绝了龚言,称自己已经?#24049;?#20102;朋友,我得乘的士去接她,一起去机场。

    我明显感觉到了龚言的迟疑,但他抬头看了?#27492;?#21608;,不得不微笑着将我送上了的士,他说,姜小姐,再见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,再见。

    但上了车却是一身冷汗,我瞄了一眼后视镜,龚言的车果然跟在后面。我抖着手给王?#25191;蛄说?#35805;,语气充满了?#23396;牵?#25105;说,我在出租车上,但是我可能被跟踪了……

    王林?#26438;?#28165;醒,他是一个天生的领导者,他虽然不明白事由,却?#25925;?#21578;诉我应?#36855;?#26679;去做。

    我们约定?#35828;?#28857;。

    我让出租?#20498;战?#20102;麦当劳的二十四小时汽?#25377;?#21381;,利用点餐时的遮?#21361;杆?#22320;上了王林租来的车,并让原出租车继续往机场方向前?#26657;?#20197;免引起跟踪汽车的怀疑。

    当这一切搞定,在王林的车里,我已然浑身?#27604;懟?br />
    王林?#26438;?#23558;车停到一处安静的地方,喊来同事把车送回租车公司,带着我?#24576;?#20102;一辆的士走了。

上一页 《凉生,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·彩云散》 下一页
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,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,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删除 - kikitree#live.com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二分彩平台 48减2真能算出下期平码吗 四川快乐12任五推荐号 广西快三助赢软件 一码中特可信吗 3D奖号两码积分布图 香港赛马会大楼图片 香港马报一码中特 东方六加一基本走势图 suncity线上娱乐代理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杀号技巧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