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?#20048;?#33394;戒》->正文
第一卷 委办小青年 第二十四章 其乐融融

    两具**的身体如同八角章鱼般紧紧地搂抱在一起,尽情地享受着**过后的余韵,不知过了多久,王思宇才被轻轻推开,张倩影缓缓地吁了口气,闭着眼睛幽幽地道:“被你害死了,这回真没脸活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没有说话,只是拿手动情地抚摩着身前的尤物,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怜爱与感激,就是这具白里透着一丝粉红的诱人娇躯,不久前还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欢,极尽妍态,给了他最最漏*点的一夜。

    经过充沛的雨露滋润,张倩影的俏脸越发显得娇艳欲滴,弯弯的睫毛微微抖动下,清亮的泪珠竟如碎玉般垂下,她用力推开王思宇的手,赌气地转过身去,猛地扯过被?#29992;?#20303;脸,无声地啜泣着,王思宇一时不知该怎么安慰她,就?#32531;?#32763;身坐起,从?#38706;道?#25720;出一根烟来,点上后闷头抽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房门突然被‘咚咚’敲响,外面传来赵帆的声音,“兄弟,是我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忽地抱着被子坐起,脸上满是惊慌,身子抖成一团,抬手推了推王思宇,悄声问:“老天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?#28982;幔 ?#29579;思宇扯着嗓子喊了声,赶忙抬手向洗浴间指了指,张倩影会意,迅速拾起内衣,下?#35828;兀?#25226;地上的高跟鞋与旗袍拾起,匆匆向浴室走去,不想刚刚走了两步,只觉得双?#20154;?#36719;,‘扑通’一声跪倒在地,她就又回头恶狠狠地瞪了王思宇一眼,这才慢慢站起身子,扶着墙壁一瘸一拐地走进浴室,反手‘?#38738;輟?#19968;声将浴室门锁上。

    王思宇此时已经穿好?#22235;?#34915;,见床上没留什么破绽,而被子上的香气也被烟味掩盖,这才走过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赵帆进屋后坐在床边,悄声问:“看到你嫂子了没?隔壁屋里怎么没有人?”

    王思宇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,捏着下巴道:“应该回去了吧?半个小时前好像她过来敲门说要回家,我睡得正迷糊,就没在意。”

    赵帆这才放心地道:“兄弟,昨天睡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点头道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?#38381;?#24070;嘿嘿地笑了一会,就从王思宇?#36947;?#25720;出烟点上,吐了两个烟圈后才满脸兴奋地道:“我昨晚上把黄雅莉给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思宇的心头一颤,腾地从床上跳下。

    浴室里突然发出‘扑腾’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赵帆顿时一愣,随后哈哈大笑道:“臭小子,学会金屋藏娇了啊,昨天晚上本来想给你?#25165;?#20010;处*女,结果发生了这事,就给忘到脑后了,看来这五千块钱又省下了,啥样的女人,靓不?”

    “夜总会找的小姐,还成。”王思宇神色自若,背后却出了一身的冷汗,肩膀上的伤口也疼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雅莉正躺在床上哭,我得赶紧回去哄哄她,不能让她闹起来,你嫂子如果打电话问,你就说昨天晚上报社来电话,让我紧急加了个班,今天晚上要很晚才能回家,千万别说走嘴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?#29677;牛?#20320;放心,这边我帮你瞒住。”王思宇在心里叫苦不迭,赵帆?#23588;?#30495;的把黄雅莉给办了这下可好,三个最亲近的人同时伤害了她,那绝对是致命的打击,张倩影这时肯定难过到了极点,王思宇很怕她撑不住。

    “成了,好兄弟,这次全靠你了。?#38381;?#24070;?#20302;?#23601;往外走,走到浴室门口?#23588;?#20572;下脚步,透过小窗口向里面望了望,却模模糊糊的什么都看不见,他就站在门口喊道:“小妞,小处男厉害不?一晚上干?#22235;?#20960;次?有?#36213;?#20457;也切磋切磋,我可?#20154;?#21487;厉害多了,哥哥我一晚上六次都没问题,包你爽歪歪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赶紧冲过去,要把他推出房门,赵帆站在门口,犹?#22253;?#30528;门框扭头向浴室里喊:“小妞,留个电话?#24597;?#21591;,大家以后交个朋友好吗?”

    “快点滚蛋!”王思宇赶忙把他推出去,看着他走远,才把房门关好,就去敲浴室的门,说嫂?#24189;?#24555;出来,咱们好好聊?#27169;?#21487;里面却没有说话声,好半晌才听到‘哇’地一声,接下来就是一阵低低的啜泣,还有稀里哗啦的水声。

    王思宇就靠在浴室门口吸烟,足足过了一个小时,重新?#32531;?#34915;服的张倩影才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嫂子……”王思宇去拉她的手,却被一掌拍开,“不许碰我!你?#24708;?#20154;没一个是好东西。”张倩影的脸色惨白,身躯摇摇欲坠,?#24708;?#20197;形容的眼神忧郁得让王思宇看了不禁一阵阵心疼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我的本意。”王思宇急忙摇头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对,是我的错,谁让我走错房间了,跟你没关系,都是我的错。”张倩影咬着嘴唇,泪水哗哗地落下。

    王思宇顿时血往上涌,猛地抱住她,喃喃道:“不是你的错,不是,是我想要你,做梦都想要你,都是我一个?#35828;?#38169;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用力推开王思宇,‘咣当’一声摔门而去。

    王思宇怕出现意外,赶忙匆?#19968;?#19978;衣服,急急忙忙地从后面追过去,在酒店门口追上张倩影,两?#22235;?#19981;作声,上了一辆出租车,返回住处。

    到了三楼,张倩影甩开王思宇,‘腾腾’地跑上五楼,开门后重重地把房门摔上,无论王思宇怎么敲门,她就是不?#27927;?#25171;开。

    王思宇站在门口等了半天,就想先回自己屋里歇歇,刚刚掏出钥匙打算开房门,就觉得右肩疼痛难忍,那里已经肿得老高,就转身下楼,打算先去诊所简单处理一下,转身打算下楼,却冷不防和一个穿着破旧夹?#35828;?#30246;小男人撞了个满怀,那人被他撞了个趔趄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王思宇忙说对不起,而?#24708;?#20154;却没有抬头,也不吭声,径直从地上站起,急匆匆地往上跑,王思宇这时就觉得这人有些奇怪,但也没多想,赶忙去了小区附近的一家药店。

    药店里的客人不多,几个穿着白大褂的营业员正在聊天,见王思宇走进来,忙问先生你要买什么药?王思宇笑笑,说我的肩膀可能要包扎下,疼得厉害,说罢把外衣脱下来,解开衬衫的扣子,左肩头已经肿成了一个小馒头,上面的血浆已经凝住了,那几个牙印依然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一个上了岁数的老护士忙拿着酒精帮他消毒,随后涂抹上红药水,再缠上几层?#24202;跡?#25226;绷带打好,老护士边忙边唠叨,说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玩得太疯,这要是得了破伤风可是要死?#35828;模?#22238;家告诉你老婆,下?#25105;?#24471;别这?#26149;蕁?br />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满屋子的女营业员就都哄?#20040;?#31505;了起来,王思宇赶忙穿好衣服,交了钱后就赶忙往回跑。

    回?#26149;?#20182;又站在门口敲了一会门,张倩影?#25925;?#27809;有开,王思宇就有些慌张,掏出手机一遍遍地打电话,直到对方按断,他才稍稍放下心来,知道张倩影没有干傻事,这才惴惴不安地回到自己的房间,躺在床上思虑着该怎么安慰张倩影,这时就觉得?#22346;?#33041;胀的,折腾了一晚上的他现在已经是筋疲力尽,没过多久就?#33080;了?#21435;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了四五个小时,直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,王思宇才?#29992;?#20013;惊醒,猛地翻身坐起,快步过去开了门,却不见人影,只是门边多了一个装得?#22675;?#22218;囊的黑色垃圾袋,他打开一看,里面全是过去?#36879;?#24352;倩影的各种小礼物,?#23478;?#34987;砸得粉碎,那件六千多的衣服也被剪成碎布条,他见塑?#27927;?#23376;上面还有一封信,就拿出来看,上面是一行娟秀的小字,?#24052;?#20102;我,或者,替?#19968;?#19979;去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知道这次是彻底完了,他和张倩影?#22675;?#31995;已经在最高处断裂,再也没有愈合的希望,失落之余,就拎着东西闷头走回屋去,?#35759;?#35199;扔在一边,重重地倒在床上,自言自语道:“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拿起来一看,是赵帆打开的,赶忙接通。

    赵帆此时的语气?#25925;?#36731;松许多,如释重负地道:“兄弟,终于?#24867;?#20102;,?#19978;?#27515;我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不咸不淡地道:“那真该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赵帆笑笑,说:“下午三点钟一起去喝茶,雅莉已经跟倩影?#24049;?#20102;,老地方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赶忙推辞,说我现在?#22346;?#22312;疼,就不去了。赵帆却执意不肯,低声哀求道:“好兄弟,你要是不去,我自己怎么应付得来?就算赵哥求你了,帮人帮到底,你帮我过了这道坎,我今后一定好好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没办法,?#32531;么?#24212;下来。

    王思宇赶到茶艺馆的时候,其他三人早已坐在那里了,张倩影正坐在那里?#31361;?#38597;莉轻声说笑,两人不时交头接耳,依旧亲密地如同姐妹一般,从脸色上看不出丝毫异样。

    赵帆则安静地坐在张倩影身边,极体贴地为她倒茶,不时地耳语几句,显得既亲?#26657;?#21448;体贴。

    王思宇就觉得奇怪,人其?#20302;?#34394;伪的,桌上这四个人现在?#22675;?#31995;很复杂,也很微妙,但表面上看,却还和以前一样,这场面竟让他生出一种错觉,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幻觉。

    张倩影或许是感冒了,就捂着小嘴打了个喷嚏,赵帆忙?#36947;?#23110;你是不是感冒了,我这就去买药。可他身子已经站起来了,脚却被黄雅莉踩得死死的,黄雅莉握着张倩影的手关切地问道:“小影,睡觉一定要盖好被子,千万别着凉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就笑着说:“没事的,雅莉,吃粒感冒胶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黄雅莉不把?#25490;?#24320;,赵帆就僵在那里不敢动弹,他急中生智,就皱眉道:“小宇,快去帮你嫂子买点感冒药,别耽误了,我这脚昨天?#24433;?#26102;崴了,今天疼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忙问:“老公,?#29616;?#21527;?”就低头向下看,赵帆这时急得出了一身冷汗,黄雅莉却轻巧地把脚移开,端起茶杯抿上一小口,展颜笑道:“小两口不能太恩爱了,容易招?#24605;刀省!?br />
    赵帆不?#20197;?#35828;话,张倩影伸手在赵帆脚踝上捏?#22235;螅?#35265;没肿,这才放心下来,轻声埋怨道:“看你,总是这么不小心。?#38381;?#24070;就嘿嘿地傻笑。

    王思宇买药回来,接着把感冒药递过去,又举着杯子送水,但张倩影却没有伸手,赵帆赶忙伸手接过去,把胶囊塞进她嘴里,又小心地给她喂水,张倩影一脸幸福状。

    “啊!?#38381;?#24070;忽然一声?#26149;簦?#24352;倩影忙问:“老公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?#35828;?#22320;方又疼了。?#38381;?#24070;?#20302;?#23601;想转移话题,站起身子在王思宇的肩头重重地拍了下去,说:“谢谢老弟了,让你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不巧这下刚好拍在伤口上,王思宇也发出“啊”地一声喊,疼得脸色惨白,赵帆忙关心地问:“老弟,你肩膀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思宇忙说不小心撞的,赵帆当然不信,就说少来这套,估计是那个小姐给咬的,随后就对张倩影黄雅莉说:“别看这小子平时一本正经的样子,其实好色得很,昨天?#23588;?#33258;己叫了小姐。”

    ?#20302;?#25260;手就撩开王思宇的领口,把?#24202;?#19968;圈圈解开,随后哈哈大笑道:“倩影、雅莉你们快看,这哪是撞的啊,这分明是牙咬的!”

    黄雅莉看了就笑着说:“看不出来啊,王思宇你真会伪?#21834;!?br />
    张倩影就道:“男人没几个好东西,哪有几个像我家赵帆这么老实。”

    黄雅莉从?#38706;道?#25720;出一根女士香烟,啪地点上,抽了一口,才轻声道:“好男人不多了,得看紧点啊。”

    赵帆摸着伤口就啧啧叹道:“这娘们真的,?#23588;?#32473;咬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也?#32531;?#39034;着他的话道:“是啊,是挺骚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脚上突然传来钻心的疼痛,张倩影已经涨红了脸,用尖细的鞋跟狠狠地踩住王思宇的脚,用力碾压,王思宇大声?#26149;?#36947;:“快缠上,快缠上,肩膀又疼了!”

上一页 《官?#20048;?#33394;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?#28404;馫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玖玩娱乐平台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今天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正好彩票网 新疆25选7开奖公告 近100期3d开机号试机号开奖结果 今天河南快三推荐号码推荐 澳门足球指数百家 足彩胜负彩18133期分析 京东彩票商品 中国福利彩票36选7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前三直选最大遗漏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管家婆 北京pk赛车玩法介绍 3d组六高手论坛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走势图带连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