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三卷 风起雾隐湖 第一百零九章 借鸡孵蛋

    不知不觉?#26657;?#29579;思宇竟然和财叔整整聊了半个下午,五点多钟的时候,两人又一起下楼吃了晚餐,并在酒店外的大街上并肩漫步了半个多小时,散步之后,财叔接了个电话,就冲王思宇笑了笑,说?#28982;?#35201;去见一位清华?#35270;眩?#26202;上回?#26149;?#20877;下几盘棋,王思宇知道财叔仍?#24187;?#26377;死心,搞不好要被他纠缠几天,想到这,就觉得有些头疼,微微皱起了?#32426;罰?#20004;人回到酒店后,王思宇直接折回自己的房间,躺在床上梳理着下午谈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通过在闲聊中的旁敲侧击,王思宇知晓了很多事情,比如财叔本名孙茂财,曾经长期担任于家老爷子的生活秘书,大半生都追随在于家老爷子左右,老爷子退下来之后,孙茂财也辞去了公职,终日伴在老爷子身边,成为于府?#27604;?#19981;让的大管家,于家?#20185;?#19979;下都对他很?#25512;?#21363;便是那个人,京城市委书记于春雷也对他?#25991;?#30456;看,一直以兄弟相待。

    而老娘的那位情?#26657;?#20110;家大太太现在的日子也并不好过,?#20161;?#21733;哥邵银楼在华中省因为防汛不利,造成大量伤亡数字,被降职到部委坐冷板凳,失去了强力的外援;接下来是平时最体恤她的婆婆突然过世,又让她在家里失去了倚仗,经常被老公呵斥,大太太伤心之余,终日闷闷不乐,每日就躲在书房里看些闲书打发时间,极少出门。

    而这次于家老爷子之所以会让孙茂?#35780;?#25214;自?#28023;?#21313;有**是?#38405;?#22235;个晚辈的能力产生了怀疑,这才生出让自己回京的想法,看来是想对自己进行考察,如果不堪大用倒也罢了,若是能够有幸落入于家老爷子的法眼,自己的仕途之路就会走上快车道,有于家做后盾,像在青羊县那样败走麦城的事情,估计就会很?#35328;?#21457;生了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,向往权力?#25970;?#20010;正常男?#35828;?#21407;始**,王思宇当然也不例外,他也曾在某个瞬间动摇过,但一想到老娘,他就有?#30452;?#21467;的感觉,那让他感到惭愧,最重要的是,虽然孙茂财?#20102;?#20854;词,王思宇?#25925;?#24471;出一个令他愤怒的结论,老娘和自己是被于家老太太赶出京城的人,而在这件事上,似乎并没有哪个人站在他们母子这边,这样的家族,真的值得去接受吗?

    正这时,听到走廊里传来一阵爽?#23454;?#31505;声,王思宇?#37027;?#22320;走到门口,把房门打开一条缝隙,听到孙茂财正在与人寒暄,不大一会儿,那两人就在谈笑间走了出去,王思宇站在门边想了一会儿,就转身收拾东西,把?#36335;词闷?#37117;装到旅行包里,整理好后,先去酒店的服务台退了房间,又给财叔写了一封信,他拎着行李走到隔壁房间门口,把信纸丢到地下,拿鞋尖轻轻一挑,信纸便被踢入?#24656;校?#29579;思宇摇头笑了笑,拎着东西快步下了楼,打车后直奔电视台家属楼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方如海曾丢给他一串钥匙,王思宇本打算过段时间再搬过去,但孙茂财的到来,使他改变了主意,既然平静的湖水里砸下来一块大石头,王思宇这条小银鱼既然不想受其影响,那最好的办法,只能是甩着尾巴游走了。

    省电视台家属楼在顺义区花园路,出租车在路上足足开了四十分钟才赶到,下车后,王思宇拎着一大一小两个包直接进了小区,在里面转了十几分钟,才找到了十六号楼,上了楼后拿钥匙打开房门进了屋,就知道这里真的是许久没住过人了,屋子里面虽然家具齐全,但到处都落满了?#39029;尽?br />
    王思宇把行李放在门口,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,这是一间三室两厅两卫的房子,大概有一百八十多平方,南北两侧各有一个超大的阳台,屋子里的气味有些呛人,王思宇赶忙把客厅和卧室里的窗户全?#30475;?#24320;,让外面的新鲜空气透进来,随后把外套脱下来,放到衣柜里,再到卫生间取了拖布,就开始晃着膀子干了起来,此刻他才发觉,有些时候,打扫房间,其实也是在打扫一?#20013;?#24773;……

    足足干了两三个小时,这屋子总算被收拾出来,王思宇?#24598;?#20986;了一身臭汗,洗完澡后躺在浴缸里眯了一小会,这才拿着厚厚的复习材?#20185;?#20102;床,打开?#39184;?#30340;台灯,开始静下心来,仔细读了下去,仅看了半个多小时,他就觉得一阵?#22346;?#33041;胀,本来专业就不对口,时间又短,看来这次考试很难过关,王思宇皱着?#32426;?#24819;了半晌,只好决定来个投机取巧,他从抽屉里翻出壁?#38477;叮?#24320;?#24049;?#23567;心地将资料裁成一张张纸条,随后再纸条上做好记号,接下来,就开始背?#24515;?#24352;纸条上有哪些题目,在考试作?#36861;?#38754;,他并不在?#26657;?#25152;以这次的准备一定要充?#20013;?br />
    而此时,位于?#25512;?#21306;华星大道168号的国际商务大酒店正是最热闹的时候,门口的停车场已经停满了各式高?#21040;緯担?#35768;多小车都在远处停下,许多衣着光?#23454;?#20154;物在酒店门口进进出出,整栋大楼灯火通明,如同夜色下拔地而起的一?#24471;?#28783;,其倾泻出?#22675;?#33426;,足以照亮附近的几个街区,二十七层的一处豪华包间里,正坐着五个人,其中有华西省省委常务副书记孟超一家?#30446;冢?#21478;外一个,就是从京城?#20384;?#30340;孙茂财。

    孟超身?#30446;?#26791;,多年的习惯使他即便是坐在饭桌上,也是一脸的凝重,不苟言笑,那表情就好似在万人会场上一般,严谨中透着一丝木讷,目光一直盯着对面的墙上,?#36335;?#37027;里有?#35009;?#19996;西正在吸引他,而坐在他旁边的夫人汪小翠则是笑容满面,不时地与孙茂财谈论着许多陈年旧事,并拿胳膊肘轻轻碰了孟超一下,孟超这才微笑道:“老同学,我可有意见啊,要不是小翠打电话给我,?#19968;?#19981;知道你来华西了。”

    孙茂财笑了笑,?#27599;?#23376;拣了个?#40092;?#21348;鸡蛋放在孟?#35753;?#30340;碟子里,放下筷子,轻声道:“?#38386;鄭?#25105;这一介?#23478;?#36807;来转转,怎么敢惊动你这位地方大员啊,毕竟你公务繁忙,不想给你添麻?#22330;!?br />
    孟超听后不禁微微一笑,摇头道:“你这?#23478;?#21487;不简单,要想进老于家的门,先得过了你这道坎,不知道有多少京官们做梦都想巴结你这位?#23478;?#21602;!”

    孙茂财听罢哈哈一笑,拿手拍了?#21335;?#30422;道:“那也得分?#35009;?#20154;,假如?#38386;?#24819;?#25509;?#23478;串门,我一定站在城外十里迎接。”

    孟超鼻子里哼了一声,端起杯子道:“他家门槛太高,我怕不小心绊到脚,摔个大跟头,不过老同学,你要是想去上海逛逛,我孟超倒可以给你当回导游。”

    孙茂财也拿起杯子道:“老同学的好意我心领了,不过鄙人是山野粗人,去不了那繁华胜地。”

    两?#35828;?#37202;杯轻轻碰了一下,均是喝下小半口,汪小翠在旁边语气?#26032;?#24102;伤感地道:“你们啊,原来是大学里最要好的朋友,?#19978;?#22312;一见面就跟两只好斗的老公鸡似的,总是斗个没完,私人聚会的时候,能不能别提?#19978;?#20043;争。”

    孟超听了汪小翠的话,?#32426;?#36731;轻挑了一下,轻声呵斥道:“党内一片团结,哪里有?#35009;磁上?#20043;争,你个妇道人家懂?#35009;矗?#19981;要乱?#19981;啊!?br />
    这时女儿孟?#35753;?#21548;他数落妈妈,顿时不干了,啪地一声放下筷子,挥了挥拳头,冲孟超抗议道:“老爸,不许欺负妈妈。”

    汪小翠低声地说了句虚伪,冲着坐在对面的大儿子孟振声使了个眼色,?#20154;?#19968;下,柔声道:?#32610;?#22768;,还不给你孙伯伯敬杯酒,上?#25991;?#22312;京城闯了祸,要不是你孙伯伯帮忙,哪会?#25970;?#23481;易了事,别学你?#32844;幟敲?#27809;良心,老古板一个,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孟振声赶忙端起杯子站起来,大声道:“孙伯伯,上次多亏了您啊,不然我可就在京城栽了,您这?#25991;?#22810;呆几天吧,我带您四处转转。”

    孙茂财摆摆手,示意他坐下,两人轻轻碰了杯,孙茂财喝了一小口,而孟振声则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这时孟超的?#25104;仙?#31245;有些挂不住,也就开始健谈起来,一时酒桌上谈笑风生,气氛比刚才要融洽得多。

    饭毕,服务员端?#20384;?#26524;盘,汪小翠见孟超使过一个眼色,忙带着一对儿女推开侧门,走到对面的小包里看电视,而孟超和孙茂财先后坐到包间西侧的沙发上,两人开?#35760;?#22768;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孟超拿起一牙西瓜,递给孙茂财,低声道:“于?#20185;?#20307;还好吧?#22350;?#19981;多两年没露面了。”

    孙茂财笑了笑,点头道:“老爷子身体?#24598;首?#21602;,这两年把烟都戒了,每天早晨五点半准时起床晨练,他常说,退休之后比的就是谁活得更长久些。”

    孟超听后微微一笑,从?#36947;?#25720;出一包烟放在茶几上,抽出一根来,拿在手?#26032;?#24930;捻动,低头沉思半晌,才把那支烟?#20219;?#22320;架在指间,‘啪’地一声点上火,皱着?#32426;?#25277;上一口,嘴边冒出缕缕青烟。

    孙茂财把身子向后靠了靠,瞟了孟超一眼,轻声道:?#25300;?#32769;现在身体怎么样,听说去年身体不大好,去美国治疗了小半年,没?#35009;次?#39064;吧?”

    孟超摆手道:?#25300;?#32769;现在的身子骨比我都结实,据说每天能打上两三个小时的网球,再活个二三十年没问题,不劳老同学挂念,?#25925;?#21548;说华中水灾的那件事情还没了结,上面陆陆续续还要处理一批人,春雷书记家的小三是在华中吧?怎么样,会不会有问题?”

    孙茂财轻轻拍了拍大腿,摇头笑道:“没事,他能有?#35009;?#20107;情,垮塌的水库是在他去之前就建成的,跟他没?#35009;?#20851;系。”

    孟超听后扳着面孔点点头,弹弹指间的烟灰,微微皱起?#32426;罰?#19981;再说话。

    孙茂财望着茶几上的杯子道:“这?#20301;?#20013;换将,我以为?#38386;?#20250;再进一步,没想到吴老竟然把石崇庆推了上去,这个决定真是让人难以理解,我一直以为?#38386;?#30340;才干远在他之上。”

    孟超听后眉毛不经意间颤动几下,随后微微一笑,恢复如常,摇头道:“老同学,那是组织上的决定,吴老的意见只不过是作为一种参考,我们专心抓好工作就是了,其他的事情组织上会考虑的,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,个?#35828;?#36827;退算不上?#35009;礎!?br />
    两人又闲聊了一会,孟超忽然把话锋一转,低声道:“茂财,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下。”

    孙茂财听他直呼自己的名字,就是微微一怔,忙倾过身子,神情凝重地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孟超没有说话,而是从?#36947;?#25343;出一封信,丢在茶几上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孙茂财把信封拿起来,从中抽出几页信纸,仔细地看了过去,看完后把信纸放回信封里,表情也变得冷峻起来,沉思半晌后才道:“此事非同小可,还需要等?#19968;?#20140;城之后才能给你答复,不过?#38386;?#20320;要小心些,不要被对方察觉到,他家那位可是出了名的护短,小心打狗不成反被咬。”

    孟超的脸色阴沉得有些可怕,轻声道:“茂财,思来想去,也只好把这张牌打出去了,这件事情你务必要帮忙,别忘了三年前那档子事,我可是出过力的,你总归要?#21038;?#20010;人情。”

    孙茂财点点头,拍着大腿摇头道:“那到是,但这件事情的确很麻烦啊……”

    孟超皱着?#32426;?#29408;抽上两口,把半截烟头掐灭,用力地在烟灰缸里捻?#24605;?#19979;,低声道:“别卖关子,有话直说,我知道你做事向来不肯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孙茂财微微笑了下,附在孟超耳边低声耳语几句,随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孟超听后?#32842;?#21322;晌,最后总算下定决心,点头道:?#25300;以?#24213;前抽时间跑趟上海,你那边也要跟于老吹吹风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问题。”孙茂财说这话的口气很是轻松随意,但孟超当然能听出其中的分量,紧锁的?#32426;?#23601;舒展开来,轻轻地吁了一口气,摇头苦笑道:“你这只老狐狸,越活越没出息,总是爱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孙茂财笑了笑,面色轻松地道:“对了,?#38386;鄭?#36824;有一件事情需要拜?#24515;恪!?br />
    孟超听后忍不住叹了口气,拿眼睛瞄着孙茂财道:“孙茂财啊孙茂财,夸你胖你还喘上了,你这?#19968;?#36824;有完没完了。”

    孙茂财拿手轻轻拍拍他的大腿,笑着道:“?#38386;鄭?#20320;别紧张,其实是小事一桩,我有个故人之后正在华西发展,只是在下面耽误了两年多,现在走得有些慢,希望?#38386;?#33021;够关照一下,最好能放在你手底下打磨两年。”

    孟超听后长出了一口气,点头道:“那倒没?#35009;次?#39064;,你把他的资料给?#25671;!?br />
    孙茂财笑道:“不急,过几天我叫人给你送来,做得隐秘些,那小子脾气有些倔强,不?#19981;?#21035;人过多干预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孟超听后点头道:“那这孩子还真不错,兴许能干点事。”

    正事谈完,几个人又?#35835;?#20250;闲话,就说说笑笑地出了酒店,孙茂财执意打?#36947;?#24320;,孟超一家人只好为他叫了出租?#25285;?#36710;开走后,孙茂财摇开车窗,看着街边的夜景,微微笑道:“借鸡孵蛋倒也不错,这次的?#28784;?#20498;真有赚头。”

    送走孙茂财后,孟超一家人坐上?#20302;?#23478;里赶,路上,一直闭目养神的孟超忽地睁开眼睛,开口道:?#32610;?#22768;,最近少和侯兵他们几个人接触,?#35009;?#30465;城四大公子,简直是?#19994;?#29748;。”

    孟振声忙?#30452;?#36947;:“那都是外面乱叫的,我可没跟他们搅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孟超点头道:“那就好,那个大富豪娱乐城你以后少去,有人可能想借那件事情搞侯家。”

    孟振声撇嘴嘟囔道:“一个小小的刑事案件,被炒得沸沸扬扬的,那些人真是闲得无聊。”

    孟超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那只是根藤,人家想摸的是瓜,不懂别瞎嚷嚷,很多事情都是你不知道的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方如镜?#38553;?#20250;揪住这件事情大做文章,把侯家的势力从湖东区挤压出去。”

    孟振声迟疑道:“事情不是已经压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?#25226;?#24471;越狠,弹得越高。”?#20302;?#36825;句话,孟超缓缓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站支持作者,另开意见楼一个,不爽的也可以到里面发泄,因为俺分不清哪些是读者,哪些是马?#20303;?/p>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广东时时彩平台出租 第一中彩票的人 甘肃泳坛夺金开奖 北京pk10改单软件 2019彩图100tk图库藏宝图 浙江6十1查询结果 最火的微信群名字大全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五星走势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福彩3d和值走势图近300期 体育7星彩开奖规则 2019南粤36选7开奖结果 28彩票骗局 河南快赢481开奖直播 青朋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