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三卷 风起雾隐湖 第一百三十章 诱饵

    晚上七点半,夜幕就已悄悄?#30423;伲?#21927;嚣的城市却没有随着白昼的离去而有片刻的安宁,每个这样的夜晚,无数红?#26032;?#22899;都如同一尾尾深海中的游鱼,纷纷浮上水面,钻入一张张由**织就的渔网?#26657;?#22312;酒精的刺激下,迷失在劲爆的音乐和**的舞姿里。

    在玉州城的大街小巷里,无数霓虹灯依次点亮,绚丽的灯光编织着梦幻般的夜晚,将这座由钢筋水泥铸成的丛林打扮得靓丽多姿,飘香的咖啡厅,微醺的酒馆,躁动不安的迪吧,都在挑逗着人们压抑已久的**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纸醉金迷的味道。

    ?#35828;?#38047;,位于东湖区汉江西路的苏荷酒吧,准时开门营业,门口穿着红色旗袍的礼仪小姐一路排开,向三五成群的上帝送上甜美的微笑,而两个姿态悠闲的保安正站在门边窃窃私语,这时,两辆越野车呼啸着冲出辅道,在锐利的尖啸声中停在门边,?#24471;?#20960;乎是同时打开,齐刷刷走下六七个男人。

    两个保安皱着?#32426;?#21521;这些人望去,表情瞬间变得紧张起来,两人对视一眼,其中一个保安赶忙转身奔入酒吧里,而另一个则把目光转向别处,这时那些人已经走到跟前,一个嘴里叼着半截烟头的年轻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脸,吐出嘴里的烟,把嘴巴凑到保安的耳边,轻声道:“来玩的,别害怕。”

    保安没吭声,任凭着这人在他的脸颊上捏了一把,随后趾高气扬地走进酒吧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他知道,今天晚上要出状况了,赶忙掏出手机,拨了个?#24597;耄?#25509;通后,低声道:“喂,娜娜,今天晚上要晚点回去,喂,喂,我真没在外面鬼混,真的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个人在酒吧中间捡了两个散台坐下,刚刚坐好,服务生就端来几瓶洋酒和两个大果盘,随后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在几名保安的陪同下走过来,微笑着对其中两人道:“老兵哥,蚊子老弟,今天怎么有空到这来玩啊。”

    那位被称作老兵的男人,是位三十几岁的中年汉子,?#20185;?#31359;着一件夹克衫,下身穿着洗得有些发旧的军裤,他抬眼望了穿中山装的男子一眼,伸手从盘子里抓过一?#21387;?#23376;,嘿嘿笑了声,沉声道:“过来玩玩,咋了,强子,不欢迎啊?”

    “?#24708;哪?#21602;,欢迎,当然欢迎。”穿中山装的男人搓了两下手,拿目光瞄向老兵旁边那个面皮白净的年轻人,微笑道:“蚊子老弟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那个绰号蚊子的年轻?#35828;?#28857;头,“是有日子没见了,怪想你的,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强子转过身,从一个保安手里接过皮包,打开后抽出一个沉甸甸的信封,轻轻地丢在桌子上,微笑道:“老兵哥,蚊子老弟,这是老板的一点小心意,请收下。”

    老兵坐在椅子上没吭声,蚊子接过信封,随手揣进衣?#36947;錚?#22079;嘿干笑了两声,点头道:“你家老板仗义,够爽快,强子,替我谢谢他,祝他生意兴隆,发财发财。”

    强子听后面带微笑,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,坐在桌边,抬手在桌子上敲打几下,压低声音道:“老兵哥,蚊子老弟,两位给?#20202;?#23376;透个实?#31069;?#26159;来玩?#24149;故前?#20107;的。”

    老兵依旧没有抬头,专?#30446;?#30528;瓜子,蚊?#24736;?#20102;他一眼,轻声道:“办事!”

    强子的笑容就有点冷,皱着?#32426;?#36947;:“两位老大,咱这开门做生意的,就怕出事,能不能给个面子,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老兵这时把手里的一?#21387;?#23376;扬在地上,抬起头来,摇头道:?#23433;恍小!?br />
    强子听后把领口的扣子解开两粒,微笑道:“老兵哥,别?#30423;?#35268;矩啊。”

    老兵拍了拍手,拿起茶杯一饮而尽,抽抽鼻子,沉声道:“没事,收拾个小杂鱼,动静不大,耽误不了你做生意,九点半你把音响放大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皱着?#32426;?#30447;着他道:“在哪动?见血不?”

    老兵点点头,拿手向角落一指,低声道:“见血,在卡座动手。”

    强子听后脸色更加难看,愁眉紧锁道:?#23433;?#22909;吧,见血事情就闹大了,这么着,要多少钱老兵哥你说个数,兄弟?#20381;?#26495;再说说,花钱买个太平,成不?”

    老兵笑了笑,摇头道:?#23433;?#26159;钱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强子没有办法,只好笑了笑,轻声道:“?#24708;?#20204;玩好,我去安排下,不过我可提醒两位大哥,该做的我可都做了,不管今晚发生什么事,都怪不到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老兵微微皱眉,抬眼打量了下强子,见他目光?#20102;福?#27491;要发问,强子旁边的一位保安突然走到强?#30001;?#36793;,轻声道:“强子哥,老板还在外面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强子叹了口气,抱拳道:“几位玩好,我有急事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那位绰号叫蚊子的年轻人?#36130;?#22068;,满脸不屑地道:“能有什么事,瞎咋呼。”

    老兵望着强子离去的背影,摸了半天的下颌,轻声道:“一会机灵着点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点点头,?#36842;?#19971;八个人?#25925;帳安?#20102;一个小杂鱼,那还真没法在道上混了,没谁把他?#24149;?#30495;当回事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一辆黑色?#22675;?#38647;摩托车从远处呼啸着驶来,骑在摩托车上的女人穿着红色?#24149;?#36710;夹克,下身套着黑色皮裙,长腿上那网状的丝袜,吸引了许多司机的眼球,所到之处,轿?#36947;?#21485;声不断。

    转过辅道后,摩托车在苏荷酒吧门口嘎然停下,唐婉茹摘下头盔,丢给保安,将车子锁好后,迈步向酒吧里走去,走到角落卡座的位置,点了啤酒和果品,就将一双腿放在桌子上,悠闲地听着舒缓的音乐。

    酒吧里的灯光忽明忽暗,这时人已渐渐多了起来,唐婉茹抬手看了看时间,不禁微微皱眉,从手中掏出银白色的手机,刚刚按了几个字出来,耳边传来一声轻轻的?#20154;裕?#25260;眼时,只见一身休闲的王?#21152;?#20986;现在面前,笑吟吟地坐下,唐婉茹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丝微笑,目光却异常冰冷,如锥?#24433;?#22320;盯着王?#21152;?#30340;面容,抛出一?#31185;?#37202;,轻声道:“喝酒。”

    在喝了两?#31185;?#37202;后,王?#21152;?#30385;着?#32426;罰?#25226;在医院里遇到杨慧慧一家人,以及因此和柳大元发生冲突的事情讲了一遍,他没有讲到柳大元雇人刺伤自己的事情,因为那件事情,想必唐婉茹早已知道了,他只讲了前因,当然,不是为了取得唐婉茹的理解,而是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让唐婉茹知道,让她明白,她的丈夫究竟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王?#21152;?#20572;止了叙述,而唐婉茹脸色潮红,摇头道:“没有用的,生活就像多棱镜,我们的角度不同,看?#38477;?#19996;西自然不一样,大元在你们眼里可能是大恶人,在家里,他永远是好丈夫,好父?#31069;?#20320;毁了他,我就要毁了你。”

    王?#21152;?#30385;眉道:“说吧,怎么个玩法?”

    唐婉茹笑了笑,缓缓抽回放在桌子上的双腿,摇了摇手中的酒瓶,把头凑到王?#21152;?#32819;边,轻声道:“首先,要让你也尝尝当众挨打的滋味,我要亲眼看你被人踩在脚下,跪地求饶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王?#21152;?#20919;笑着夺过她手中的酒瓶,咕咚咕?#35828;?#23558;里面的啤酒一饮而尽,随后也将身子向前倾去,凑到唐婉茹的耳边,望着那摇摇摆摆的珍珠耳坠,轻声道:“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,跪地求饶的事情,要去找你老公,他干这事最拿手。”

    唐婉茹稍稍转动下白皙挺直的颈项,嘴唇凑到王?#21152;?#30340;耳边,咬牙切齿道:?#30333;?#30828;是没有用的,还要看骨头硬不硬。”

    王?#21152;?#31505;了笑,继续道:?#23433;?#20809;骨头硬,全身上下哪都硬,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唐婉茹冷笑道:“那要看你有没有真本事,你就不怕?#39029;没?#20999;了你?”

    王?#21152;?#25260;手捏住那耳坠,?#37202;?#36947;:“只怕你到时候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唐婉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又将温热的气息喷在王?#21152;?#30340;耳朵上,轻声道:“嘘!你想得太?#35835;耍故?#20808;想想怎么走出这间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必担心。”王?#21152;?#31505;了笑,伸出手指,弹了下耳坠,将身子收了回去,伸手挽起袖口,冲着前?#38477;?#19968;位服务生喊道:“来一打啤酒!”

    唐婉茹微笑着掏出钱包,将一张银卡递到服务生手里,冲着王?#21152;?#20919;冷地道:“我劝你喝洋酒,那个醉?#27599;歟?#30343;家礼炮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王?#21152;?#20174;?#36947;?#25720;出一根烟,点着后吸上一口,嘴里吐出飘渺的烟圈,盯着那游离不定的烟雾道:“只要啤酒,国产的啊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在全场?#24149;逗?#22768;?#26657;?#21543;台上的礼花般的灯光骤然闪起,酒吧里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,吧台中央的调酒师一边表演着令人眼花缭?#19994;幕ㄊ降?#37202;,一边举起酒瓶,娴熟地拨动着悬挂在头顶的灯柱,让它不停地前后摆动,在迷离?#20102;?#30340;灯光?#26657;?#37202;吧里的音量也骤然提高了许多,劲爆的音乐,激昂的人?#28023;?#21543;池里满是纵情摇摆的身体,尖叫和掌声如潮水般涌起,嘈杂的声浪在电吉他和电贝司的伴奏下,达到了顶点,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声响。

    在黑暗?#26657;?#27809;有人注意到,后面的卡座里出了状况,由于临近的位子已经被提前清空,所以只有在附近游弋的保安?#25293;?#21548;到小木桌粉碎的声音,还有啤酒瓶在额头炸裂的响声,几分钟后,两个黑影从地?#20185;?#21535;着爬了出去,王?#21152;?#25226;手中的半截酒瓶丢下,抹了把鼻血,冲着唐婉茹笑笑,大声喊道:“真对不起,唐小姐,让你失望了!”

    唐婉茹虽然听不到声音,但从对?#38477;?#21475;?#20572;?#24050;经猜到?#36865;跛加?#30340;语句,冷笑着道:“别高?#35828;?#22826;早,今晚的游戏才刚刚开始!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今晚的游戏已经结束了!”

    王?#21152;?#25720;出手机,拨了个?#24597;耄?#25171;出去后,笑眯眯地抱头躺在沙发椅上,唐婉茹愣愣地盯着面前的男人,有些不知所措,就在这时,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忽地停止,照明灯却突然亮了起来,在众人不解?#24149;?#28982;声?#26657;?#19968;群着装民警从外面冲?#31169;?#26469;,不大一会,老兵等人哭丧着脸被带到卡座边上,身着保安服装的前进派出所副所长刘天成笑眯眯地走过来,凑到王?#21152;?#32819;边低声道:“这女的要不要带走?”

    王?#21152;?#30340;神情有些冷淡,摇头道:?#23433;?#29992;,刚?#25293;?#21435;哪了?”

    “娜娜来?#35828;?#35805;!”刘天成挥动了下手机,赶忙灰溜溜地逃走,他当然看得到,王?#21152;?#30340;手上还带着血迹,显然是受了伤。

    唐婉茹板着面?#20934;?#35686;察押着那几个人走出酒吧,盯着王?#21152;?#30475;了半天,摇头道:“你居然叫警察?”

    王?#21152;畬由?#21457;上坐起来,愣愣地望着她道:“有什?#27425;?#39064;吗?不都说有困难找警察吗?不找警察难道还找黑社会?”

    唐婉茹听后一?#34987;?#28982;大悟的模样,笑眯眯地道:“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接着,抬手去摸啤酒瓶,王?#21152;?#24456;清楚她要做什么,伸出手去,一把拉住她的手腕,?#30333;?#25964;的唐婉茹小姐,一起去跳个舞吧。”

    唐婉茹用力挣脱掉王?#21152;?#30340;掌握,冷冷地道:“对不起,本人今天没这个心情。”

    接着?#30001;?#21457;上站起,转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王?#21152;?#25720;着鼻梁轻声嘟囔道:“我不会放过你的,咱们走着?#21860;!?br />
    果然,在走了几步后,唐婉茹停下脚步,转头?#27785;送跛加?#19968;眼,恨恨地道:“我不会放过你的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王?#21152;?#38381;上眼睛,拿手捂住脸,呻吟一声道:“能不能换句台词。”

    伴着门外摩托车的轰鸣声,酒吧里强光熄灭,在霓虹灯的?#20102;?#19979;,音乐再次响起,狂欢的人群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一幕,继续在吧池中纵情宣泄着,一个披散着长发的歌手站在舞台中央,声嘶力竭地演唱着英文歌曲,黑暗?#26657;?#26080;数只手在空中?#28216;?#30528;,酒吧里的气氛再次达到沸点。

    王?#21152;?#22312;喝了一?#31185;?#37202;后,缓缓地?#30001;?#21457;上站起来,信步走出门口,他站到门边,低头?#30423;烁?#38795;带,起身后,就加快步伐,走到马路旁,挥手拦住一辆出租车,坐进车后,司机微笑着道:“去哪?”

    王?#21152;?#25226;目光投向窗外,轻声道:“随意,只要你能把后面那辆本田甩掉。”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看了眼倒视镜,低声道:“那?#36855;?#21152;二十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!”王?#21152;?#38381;上眼睛,摇头侃价。

    “二十!”“十五!”“二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激?#19994;?#20105;论声?#26657;?#20986;租车缓缓启动,在大街上慢悠悠地开了十几分钟,车尾忽地喷出一股浓烟,就一头扎入旁边的小巷里,飞一般地逃走了。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2019年白小姐透特 手机玩牌九开挂作弊器 7月6日福彩开奖结果 深圳福利彩票平台投注 广西快3每天开奖时间 江西多乐彩号码推荐 2019体彩p3走势图 乒乓球教学基本战术 乐玩五分彩 东方6十1开奖时间 香港六合彩下注网址 新时时彩与老时时彩 湖北30选5玩法兑奖 三肖中特长期公开 一码中特香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