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五卷 漫漫官商路 第三十四章 偷听

    吃过晚饭,三人坐在沙发边闲聊了一会,又下了两盘跳棋,媚儿便拉着叶小蕾进了卧室里,娘俩分别太久,肯定有说不完的体贴话,人生之路艰难曲折,命?#35828;?#23445;起伏,这世上有太多的悲欢离合,实在是令人唏嘘不已,王思宇也为她们母女劫后重逢而感到暗自高兴,他独自坐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,没过多久,卧室里隐约传来一阵凄凄测测的哭声。

    他忙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得小些,扬着脖子听了两分钟,便脱掉?#38386;?#20809;着一双大脚丫子,静悄悄地来到媚儿的房间门口,把左耳凑了过去,贴在房门上听了一会,虽未曾亲眼目睹,但也能够想象到母女相拥而泣的场面,他的心头也跟着一酸,便打算离开,可这时却听屋里的媚儿哽?#39318;?#24320;口道:“妈,要不是小宇哥哥收留我,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,咱们要好好报答他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点头,竖起一根拇指,暗想媚儿还真有良心,不枉自己白疼她一场,想起与叶小蕾在浴室门口对视的情景,王思宇的心情就又开始悸动起来,暗想要报恩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,今晚咱们三人就来个大被同眠吧,接着拿手揉着下巴,闭上眼睛,脸?#19979;?#20986;似笑非笑的神情,想象着母女报恩的香艳场面,一时间想入非非,脑海里闪现出无数旖旎画卷,如卷轴般徐徐打开,其中不堪之处,直叫人血脉喷张,难以自持。

    这时就听叶小蕾也停止了抽泣,柔声道:“媚儿,你放心,妈晓得该怎么做,咱们家的恩人,那是自然要想法报答的,但仇人也一个都不放过,那些落井下石的人,我早晚要找到他们算账,让他们付出代价,尤其是亚钢的马清华,那女人害死你小姨全家,我也不会轻易?#22675;?#22905;,迟早要让她落个家破人亡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她这几句话声音虽低,语气却坚定无比,显然是下了极大的决心,王思宇刚开始还听得津津有味,到了最后两句,不禁心中凛然,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来,叶小蕾的心里放不下仇恨的念头,以后少不了要生出一些事端来,想到此处,他不禁暗暗担心,便屏气凝神,继续专心听下去,只听柳媚儿幽幽叹了口气,悄声道:“妈,你别说?#23194;?#20040;吓人好么,不要再吓我了,报仇的事情就算了吧,千万不要再惹出麻烦来了,只要我们母女平安无事就好,我再也不想离开你了,妈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又是一阵轻声的哭泣,半晌,里面才传出叶小蕾的一声叹息,只听她柔声道:?#21543;?#20011;头,别哭了,妈听你的,以后再也不提报仇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王思宇暗暗松了口气,都说母女连心,要想解开叶小蕾的心结,劝说她放弃报仇的念头,也只有柳媚儿能做到了,这时,就听柳媚儿?#20599;偷?#21852;泣了几声,便轻声道:“妈,小宇哥哥一直想做生意,只是找不到可靠的人帮忙,你来帮他好了,只要忙起来了,你就会忘掉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大床上,叶小蕾怀抱着柳媚儿,帮她擦干了眼泪,轻声道:“媚儿,你这傻丫头,这半天的时间里,一口一个小宇哥哥,真不知羞,你还小啊,千万别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‘扑哧’一笑,手里揉着衣角,低声道:“妈,你还说我呢,你不是也才十六岁……”

    叶小蕾赶忙打断她的话,叹气道:“时代不一样了,那时候?#23631;?#38215;的女孩子早婚的很多,妈当时不懂事,后来就后悔了,你可不能走妈的老路,大学毕业之后,最?#27809;?#35201;出国留学,到外面开阔眼界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撇嘴道:“?#20063;?#19981;要呢,我哪儿都不去,就在这守着你。”

    叶小蕾笑道:?#21543;?#20011;头,这件事可由不?#23194;悖?#24517;须听妈的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抱着膝盖,尖尖的下颌抵在膝盖上,目光望着?#26131;?#19978;的脚链,那颗海洋之心正散发着幽蓝?#22675;?#36745;,她轻声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妈,我好烦呢,小宇哥哥什么都好,就是太花心了,和爸爸一样,是个超级花心大萝卜,总是见一个爱一个,实在是讨厌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?#31456;洌?#23064;俩就‘咯咯’地笑了起来,门口的王思宇虽然皮糙肉厚,此时也不禁感到有些脸红,被个小女孩这样评价,的确有损他王书记光辉伟岸的高大形象,过了一会,就听叶小蕾轻声道:?#21543;?#20011;头,你爸爸的花心都花在嘴巴上了,他在外面?#25925;?#24456;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却长长地叹了口气,抬手理了下乌黑的长发,喃喃道:“妈,就算是他再花心,我也?#19981;?#20182;,小宇哥背着我走了人生最艰难的一段路,我就会陪他走一辈子,永远都不会离开他。”

    叶小蕾忽地一愣,皱眉道:“媚儿,年轻人在一起呆得时间久了,很容易日久生情的,再加上他在最危难的时候帮过你,报答他也是应该的,只是报答的方式有很多种,不用非得嫁给人家,感情的事情,你千万要想好,他要真是很花心,就不适合当你的丈夫,起码我是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轻轻地哼了一声,歪着脑袋道:“我不管,我这辈子就跟定他了,妈,你要帮我打败那些女人,我要当他明媒正娶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叶小蕾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好了,媚儿,听妈的话,你现在年纪还小,感情的事情先放一放,晚饭之前我和他?#22675;?#20154;家只?#23194;?#24403;妹妹看呢,你这可是单相思,千万别陷进去,不然会受?#35828;摹!?br />
    柳媚儿咬着嘴唇吃吃笑道:“妈,你别听他乱说,当官的话哪里能相信,他心里?#25925;?#26377;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皱了皱眉,赶忙悄悄走了出去,回到沙发上,先假意看了会电视,便去了书房,却见书桌上摆了许多新书,信手翻去,竟然都是地质勘探方面的专业书籍,王思宇不禁微微一愣,便一本本地翻了过去,这些书的扉页上都写着叶小蕾的名字,里密密麻麻地记着许多学习心得。

    王思宇记得她在亚钢是负责财务工作的,就有些纳闷,她为什么会看这种内容艰涩的专业书籍,正随手翻动时,一张纸飘了出来,掉在地上,王思宇弯腰把它拾起来,打开折叠处仔细望去,发现上面?#25925;?#19968;幅手绘的图纸,里面分明是西山县周边的一些地形地貌,其中一些地方还被她标准着一些奇怪的符号,王思宇看了半晌,也没有发现其中的?#22235;擼?#23601;把那张纸重新叠好,放回书里,随手从书架上抽出方如镜调走前赠送他的笔记,坐在椅子上认真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?#26657;?#20182;在书房里已经坐了两个多小时,把一本日记都仔细读了一遍,正闭着眼睛体会其中深意时,房门却被悄悄推开,柳媚儿笑嘻嘻地走进来,她偷偷来到王思宇的身后,拿双手从后面捂住了王思宇的眼睛,把嘴巴凑到他的耳边,轻声道:“哥,怎么在这睡着了,小?#27597;忻啊!?br />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抽着鼻子,嗅着身后传来的淡淡香气,摇头道:“媚儿,早就知道你进来了,我没有睡,只是在认真思?#23478;?#20123;问题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听了嘻嘻一笑,转身坐在书桌上,歪着脑袋看着王思宇,悠荡着两条细长的美腿,轻声道:“哥,在想什么事情,怎么会那样出神,该不会是在想念?#27597;?#28418;亮女孩吧,比如那个亮晶晶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摇头道:“媚儿啊,你不过是偷看了哥的一次聊天记录,就开始?#39029;?#37259;,这样很不好,其实我告诉你,哥绝对不是你眼里的花心大萝卜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听后微微一愣,随?#20945;?#22823;了眼睛,气哼哼地道:“哥,你太不像话了,居然敢偷听我们说话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摆手道:“哪?#26657;?#25105;只是猜测,某些人一定会在背后讲我的坏话,果然,被诈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会狡辩,我就知道你会偷听了,哼哼。”柳媚儿佯装不悦,把嘴巴撅得老高,眼睛里却有些?#31508;?#31455;似蒙着一层薄薄的雨雾,明媚动人。

    王思宇看得?#38590;?#38590;?#20572;?#20415;?#21491;?#23376;上站起,来到门口,把房门拉开一条缝,探头向外望去,见叶小蕾不在客厅,胆子就大了起来,关上房门后,就嘿嘿坏笑着向柳媚儿逼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色狼,你想干嘛!”柳媚儿的小脸红?#20284;说模?#22914;同鲜嫩的鸡?#24052;苛说?#28129;的胭脂,煞是好看,她斜眼乜视着王思宇,?#26070;?#21246;出一抹动?#35828;?#31505;意,眸光愈发地清亮起来。

    王思宇来到她身边,低声道:“媚儿,你都说我是大色狼了,还能干什么,当然是要做些色狼该做的事情了,别?#20960;?#20102;这大好名声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扬起白皙欣长的脖颈,把嘴巴凑到王思宇面前,一字一句地道:“你敢,我妈妈可在房间里呢!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敢不敢,有本事你就喊!”王思宇笑了笑,伸手就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柳媚儿嘻嘻笑着拿手去挡,两人就又闹在一起,正玩得兴起时,柳媚儿忽地发出一声?#26149;簦骸?#21710;呦!”

    王思宇赶忙低下头来,伸手拉起她的右腿,在那缠着白色?#21019;?#30340;地方轻轻揉了揉,低声道:“还在疼吗?”

    柳媚儿‘嗯’了一声,脸?#19979;?#20986;痛楚万分的表情,呻吟道:“哎呦,哎呦,好疼啊,哥,你再帮我揉揉。”

    听她?#26263;?#20932;楚,王思宇一阵阵地心疼,赶忙拿手轻轻捏了起来,却听柳媚儿‘扑哧’一声笑了出来,抬头望去,她的眸子里正闪动着狡黠的笑意,?#26070;?#26356;加得意地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。

    王思宇这时方知上当,不禁恼羞成怒,赶忙放手,再次扑了过去,低声道:“?#23194;?#20010;柳媚儿,居然敢使诈,看哥怎么收拾你,这回我可绝不轻饶?#22235;悖 ?br />
    两人再次纠缠在一起,不到两分钟?#22675;?#22827;,王思宇的双手就都抵在她的腋下,轻轻挠了起来,柳媚儿不敢笑出声来,只好咬着嘴唇忍?#20572;?#27809;过一会,她便再也坚持不住,‘咯咯’地笑了出来,王思宇却仍不肯停手,柳媚儿无奈之下,只?#38376;?#21160;着腰肢,悄声求饶道:“好哥哥,别闹了,媚儿认输了,你就饶了我这次吧!”

    王思宇见她的样子娇媚可爱,声音更加婉转动听,一时心动,就把她抱了起来,坐在椅子上,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,轻声道:“好媚儿,打个‘啵’吧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吃吃地笑了起来,把头摇成拨浪鼓,媚眼如丝地道:“休想,你这大色狼,别想占人家便宜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嘿嘿笑了笑,歪着脑袋就亲了过去,柳媚儿伸出一只晶莹雪白的小手,恰恰抵住了他的嘴唇,柔声道:“哥,你不是说?#35805;?#25105;当妹妹看吗?干嘛还想亲人家?”

    王思宇心中一荡,笑了笑,轻声道:?#26263;?#23448;的话哪里能相信,我心里?#25925;?#26377;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柳媚儿颤动着睫毛,俏脸上娇羞无限,眸光如水般脉脉地注视着王思宇,悄声道:“哥,你这大坏蛋,果然是偷听了!”

    王思宇‘嘘’了一声,挪开她的纤纤玉手,低头亲了下去,柳媚儿闭上眼睛,扬起尖尖的下颌,羞答答地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?#20599;?#21452;唇?#21767;?#35302;碰到一起时,门外忽地传来一声?#20599;偷目人裕?#32039;接着,一个柔美的声音响起:“媚儿,?#27809;?#21435;睡觉了,小宇啊,你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惊愕地睁大了眼睛,面面相觑间,柳媚儿最?#30830;?#24212;过来,羞惭惭地推开王思宇的下巴,缓缓站了起来,轻声道:“妈,知道了,我这就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后,她扭着小腰走到门边,转过头来抛了个媚眼,又送了王思宇一个?#26188;牽?#38543;后‘咯咯’笑着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思宇皱着?#32426;房?#31505;半晌,才轻轻叹了口气,从笔?#24598;?#21462;出一支铅笔,在白纸上唰唰地画了起来,只十分钟?#22675;?#22827;,一幅美人出浴图便跃然纸上,王思宇把铅?#23454;?#22312;唇边,望着画?#24515;?#24352;漂亮的鹅蛋脸,低声道:“小蕾阿姨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?#19968;盗?#25105;的好事,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!”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香港六彩特码资料期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技巧 今天彩票开奖号码 精准一码中特 一尾中特连准最快 福建快3开奖结果27期 ssc赚钱方法 幸运飞艇是官方的吗 jj三张牌 149期三肖中特 手机体彩481软件 体育新浪彩票 新疆时时彩最精确打法 青海11选5的开奖值 26选5多少号码有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