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?#38590;?/a>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?#38590;?/a>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五卷 漫漫官商路 第七十六章 难题

    女孩子洗澡总是很慢的,王思宇坐在沙发上,把电视打开,悠闲地翻?#24605;?#20010;台,就把画面定格在华西有限电视台上,那里正播着一场模特大赛,身穿比基尼泳装的女选手依次登上型台,在闪光灯下秀着身?#27169;?#29579;思宇便点了一根烟,坐在沙发上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约莫二十分钟后,浴室里终于响起一阵‘嗡嗡’的吹风机响,过了一会,穿着粉红色圆领睡衣的柳媚儿才推开房门,背靠着房门笑了笑,慵懒地走了出来,坐在沙发边,夺过王思宇手中的遥控器,拿手轻轻推了他一下,娇声道:“哥,快去洗澡,身上臭死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闭上眼睛,在柳媚儿的身上嗅了半晌,闻着淡淡的幽香,做出一副欣然陶醉?#38590;?#23376;,伸出拇指赞叹道:“媚儿身上真香,一会让哥好好抱抱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白了他一眼,拿葱郁白皙的食指点?#35828;?#29579;思宇的前额,吃吃地笑道:“死相,还不快去,等会水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进了浴室才发现,柳媚儿已经在浴缸里放了热水,他赶忙冲了澡,就躺到浴缸里,加了浴盐,全身泡在温水?#26657;?#26377;一种说不出的舒服,悠然自得间,却浑然不知,一只带着摄像头的手机顺着虚掩的房门递了进来,正在?#20302;?拍摄他裸浴的场景。

    柳媚儿正倚在门后,低头窃笑时,一阵刺耳的铃声在手中响起,她慌忙喊道:“哥,有电话了!”

    王思宇没有回头,而是懒洋洋地向上挪了挪身子,信手往胸口撩?#24605;?#19979;水,就向后方伸出胳膊,勾了勾手指道:“媚儿,机来”

    柳媚儿无声地笑了笑,拉开房门,把手机递到王思宇的手里,嘴角勾出一抹笑意,娇嗔地责怪道:“当了县长了不起啊,瞧把你神气的,把人家当丫鬟使唤吗?”

    王思宇哈哈一笑,从浴盆里抬出一条大腿来,扭头道:“来,媚儿?#23601;罰?#26262;床之前,先给朕捶捶腿。”

    “呸,想得美,我才不干呢!”柳媚儿低低地啐了一口,羞惭惭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思宇嘿嘿一笑,低头看了下号码,却发现是方晶打来的,他倒吓了一跳,赶忙跳出浴缸,走到门边,向外望去,却见柳媚儿半卧在沙发上,?#24949;?#21322;裸,两条修长秀气的美腿交叠在一起,正神情专注地看着电视剧。

    王思宇心中稍定,忙?#35328;?#23460;的门随手关上,再次坐到浴缸里面,接通?#35828;?#35805;,只听方晶没好气地抱怨道:“小宇哥哥,讨厌死了,怎?#21561;?#29616;在才接电话啊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有些心虚地道:“小晶,你别生气,我刚刚在洗澡,手机放在书房里,刚刚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方晶却有些不相信,拿着手机仔细听了半晌,便忿忿不平地追问道:“小宇哥哥,老实交代,是不是刚才有相好的在场,不方便接电话?”

    王思宇嘿嘿笑着搪塞道:“小晶,别开这种玩笑,你小宇哥哥哪是那种人,这么晚了怎么会有女人在?家里只有我?#32422;?#32780;?#36873;!?br />
    方晶笑嘻嘻地道:“那太好了,小宇哥哥,快点开门吧,我已经到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脑袋‘嗡’了一声,瞬间变得头?#27425;?#27604;,方晶是最?#19981;?#20808;斩后奏,搞突然袭击的,她此?#27604;?#26159;出现在房门口,王思宇一点都不意外,?#36824;终?#27573;时间太忙,?#25925;?#24573;?#24605;?#26399;已经到了,方晶的大小姐脾气,王思宇是最了解的,那?#23601;?#25972;个一醋坛子,一旦发现柳媚儿在房间里,她发起疯来还真不好收场,说不定会闹出人命来。

    “要糟糕!”

    王思宇在心里嘟囔一句,赶忙从浴盆里‘哗啦’一声站起来,来不及擦拭身体,就在腰间裹了一条浴巾,就举着手机出了浴室,顺着猫眼往外面看,黑洞洞的走廊里,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王思宇捂住手机的听筒,转过头来,冲愣眉愣眼的柳媚儿努努嘴,拿手指了指,示意她躲到卧室里,随后把房门轻轻推开,感应灯亮后,却发现楼道里并没有人,他不禁皱眉道:“小晶,你在哪个房间门口啊,不会到西山了吧?”

    方晶‘咯咯’地笑了起来,叹了口气说:“骗你呢,我的傻哥哥,人家还在京城哩,学校今年放假晚,要过两天才会离校,怎么样,怕了吧?”

    王思宇长长吁了一口气,摸着手机走进书房,轻轻关上房门,一屁股坐到书桌上,笑着说:?#26263;比慌?#20102;,怕你到处乱跑,万一出了事情,我可没法跟老师交代。”

    方晶冷笑道:“小宇哥哥,你千万别耍花?#26657;?#35201;是让我捉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,我就拿着大剪刀,‘?#38738;輟?#19968;下把?#24949;?#26029;了,哼哼……哼哼……哼哼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做贼心虚地陪着干笑几声,底气不足地道:“小晶,要真有那么一天,你千万要手下留情,好歹给小宇哥哥剩半根。”

    “下流!”

    方晶在电话那端脸上一片绯红,低低地啐了一口,咯咯地笑?#24605;?#22768;后,嗓音变得嗲了起来,腻声道:“小宇哥哥,你想我了没?#26657;俊?br />
    王思宇点头哄道:“想了,能不想嘛,哪个小偷不想抓警察啊。”

    方晶听了就怯怯地笑,想起两人之间玩的小游戏,心中也是一荡,撒娇般地道:“小宇哥哥,那放假我去你那好不好?”

    王思宇硬着头皮,有些言不由衷地道:“好是好,可你一定要提前告诉?#36965;?#19981;能?#32422;?#21040;处乱跑,让家里?#35828;P模?#20877;敢玩突然袭击,小心我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方晶忽地叹了口气,?#38378;?#20846;兮地道:“小宇哥哥,你别担?#27169;?#25105;这次又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心中窃喜,却?#39318;?#24833;眉不展地道: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方晶轻轻抽了抽鼻子,喝了口水,无精打采地道:“还不是因为淼淼嘛,方淼在国外老是闯祸,二叔把她弄回来了,谁知她在华中也不省?#27169;?#21069;些日子?#25351;?#20108;叔找了一堆麻烦,人家搞强拆,她拎着?#35828;?#36305;楼顶上去了,差点没把房管局的局长吓死,搞得满城风雨的,影响特别不好,二叔?#35805;?#27861;,就让我陪她到江南玩一段时间,顺便管管她,方淼真是太讨厌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呵呵地道:“那你还真得看住她,上?#24867;?#36825;种事情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没法管的,近些年来,凡是不肯搬迁的?#23478;浴?#38025;子户’,‘刁民’来对待,在市场化?#22675;讨校?#19981;光是一些企业有原罪,个别地方政府也有原罪,这是?#35805;?#27861;的事情,文明和野蛮是一对孪生兄弟,滥用公权力,暴力?#25462;?#30340;现象,在任何时期都会发生,地方上的政情错综复杂,类似这种涉及到巨大利益的事情,除非当地一把手发话,否则很难去管,她个小?#23601;?#33021;管得?#24605;?#20214;,搞不好还会?#35759;?#21460;给牵连进去,二叔刚到华?#26657;?#31435;足?#27425;齲?#19981;要让别人找到借口来攻击他。”

    方晶好奇地道:“小宇哥哥,你那边有搞强拆的吗?”

    王思宇叹了口气道:?#26263;比?#26377;了,只是?#20381;?#20043;前就已经搞完了,也出了不少事情,不要提这种事情了,凡事还要往好的方面去看。”

    方晶‘嗯’了一声,瘪着小嘴,满腹委屈地道:“我是不想去陪方?#30340;兀?#23601;想到华西陪你,已经好久没见面了呢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,轻声安慰道:“小晶,正经事重要,咱们还年轻,谈情说爱还有很多时间,再说了,现在县里?#22675;?#20316;太忙,就算你来这边,我也没有时间陪你,你要支持小宇哥哥干事?#25285;?#31561;到你大学毕业之后,成了市委书记的老婆,那多有面?#24433; !?br />
    方晶咬着手指吃吃地笑了半晌,才停住笑声,关切地道:“小宇哥哥,那你要注意身体啊,千万别累?#30423;?#36523;子骨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心里一热,‘嗯’了一声,轻声道:“放心吧,?#19968;?#27880;意的。”

    方晶沉默了半天,忽地?#39318;?#40763;子哽咽起来,期期艾艾地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我想你该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王思宇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融化了,忙低声安慰了半晌,两人煲起电话粥来,直到方晶在那边睡着,他才叹了口气,点了一根烟,伫立在窗前,望着?#33080;?#30340;夜色,心情有些沉重起来,方晶的这次恶作剧,倒给他提了醒,后院的问题,是应该好好规划一下了,不然麻烦的日子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就像很久以前做的那个怪梦,那些?#32422;合不?#30340;女人互相扭打在一起,那种混乱的场面是绝?#22278;?#33021;出现的,?#27604;唬?#36825;种事情往往看似简单,实际处理起来?#26149;?#26840;手,要是想不到万全之策,恐怕就要疲于奔命了。

    出了书房以后,却发现柳媚儿早已关?#35828;疲?#20182;推了推房门,发现已经上了锁,不禁有些意?#27515;簧海?#25671;着?#22346;?#21040;卧室,?#27927;?#20197;后拉了被子,怔怔地望着棚顶,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亮后,王思宇忽地觉得脸上痒痒地,他睁开眼睛,却见柳媚儿枕着?#32422;?#30340;一只胳膊,睡得正香,她的一头秀发大半都在?#32422;?#30340;脸上。

    王思宇轻轻翻了个身,拨开弥漫着淡淡幽香的发丝,仔细望去,依稀还能见到柳媚儿眼角的泪痕,她昨夜似乎曾经哭过,眼圈还有些微微发红。

    或许,她已经偷听到昨晚的聊天内容了吧,王思宇暗自?#32842;?#30528;,心中升起一丝愧疚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柳媚儿的睡姿很恬静,两只小手都放在王思宇的胸前,手边还放着一管水?#26102;剩?#29579;思宇低头望去,不禁莞尔,?#32422;?#30340;前胸上不知何时,竟多出一只大花猫的头像,想必是柳媚儿趁?#32422;?#29087;睡时画上去的。

    他无声地笑了笑,把嘴?#30171;?#36807;去,在柳媚儿光滑的前额上亲了一口,双手抱着那个柔软的身子,静静地躺着,感受着怀里的一片温柔,心中宁静如水。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体彩61 香港赛马会大楼图片 nba的胜分差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急速赛车90秒 360天津11选5走势图 昨天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 126期码报迷图 360江西时时彩杀号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软件下载 二分彩免费计划官网 山东十一选五六分的时候开奖 上海快3直播软件下载 江苏虚拟e球彩走技巧 分分彩在线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