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五卷 漫漫官商路 第120章 观音那个莲啦

    王思宇走到墙边,伸手取过白毛巾,匆匆地擦了身子,在腰里裹了条宽大的浴巾,推门走了出来,从柳媚儿手中接过手机,看了下未接来电,确实是方如海打来的,他忙进了书房,随手带上房门,拉过皮椅坐下,将电话回拨了过去,电话接通后,王思宇笑着道:“老师,您好,我刚刚在洗澡,没有接到您打来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在电话那头笑了,语气和蔼地道:“小宇啊,是一个人吗?这么晚打来电话,没有打扰你吧?”

    王思宇呵呵一笑,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语气恭敬地道:“哪里,老师,无论您什么时间打电话过来,都不会打扰到我,前段时间工作太忙,一直没有给您打电话,实在是过意不去,还请您谅解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关切地问道:“老师,您现在的身体还好吧?”

    方如海大度地一笑,摆手道:“还好,小宇啊,你现在是关键时期,多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就好,我现在一切都好,不必惦念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站起身来,伸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,放在桌子上,笑着说:“那是最好不过了,老师,您应该多运动运动,常爬爬山,旅旅游,那样对身体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喝了一口茶,摇头道:“胖人都懒,我现在下趟楼?#23478;?#20986;一身虚汗,不过最近?#24656;?#37117;去灵隐寺听禅,也算是锻炼身体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,江南省的寺院林立,高僧云集,?#25925;?#21512;了方如海的心意了,只是这样长期下去,只怕他的心境会渐渐发生变化,变得更加消沉,王思宇皱了皱眉,就轻声规劝道:“老师,您?#25925;?#24212;该多听戏曲,多参?#26377;?#31038;交活动,可千万别和那些和尚接触多了,免得受到影响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呵呵一笑,摸了摸头发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:“怎么,你小子是怕我会厌世出家?”

    王思宇讪讪地笑着,摇头道:“老师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叹了口气,把玩着手中精致的茶杯,轻轻啜了一口,笑着道:“放心吧,我是不会避世出家的,一个人要做不到六根清净,即便是身在?#26053;恚不故?#32418;尘中人,算不上真正的出家人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?#35828;?#22836;,用手指摩挲着书页,笑着道:“老师说的对,很多人是为了求解脱,才去出家,殊不知那正是看不开的表现,如果真能看?#27599;?#20309;必去出家呢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微微一笑,呷了一口茶水,把杯子放在茶几上,语气和缓地道:“小宇,最近工作上怎么样,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?”

    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,点头道:“还好,前段时间不太如意,现在已经把问题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‘嗯’了一声,扭动着肥硕的身子,在一阵吱呀声中站起来,走到窗前,望着外面的夜景,笑着道:“你现在的文?#20928;故?#22823;本吗?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着说:“不是,前段时间,已经把硕士研究生的文凭拿到手了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笑了笑,摇头道:“还不够,再往上去,对学历的要求很严格,要抽时间读博了,如果有需要,我可以和华西省社科院那边打个招呼,他们那里有在读博士班,你可以去学经济学,要是工作太忙,可以派秘书去听课,每月也就上几节课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心中一暖,轻声笑道:“多谢老师的提醒,是该考虑这个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点?#23478;?#26681;烟,皱眉吸了一口,慢吞吞地道:“不必?#25512;?#20102;,于佑宇县长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的呼吸为之一滞,下意识地搔了搔后脑勺,神色尴尬地道:“老师,您已经知道了?”

    方如海冷笑一声,没好气地道:“臭小子,你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,连我都?#24187;?#22312;鼓里,要不是你二叔打来电话,只怕我现在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拿手轻轻翻弄着书页,沉默半晌,才轻声解释道:“老师,我不是在故意隐瞒您,只是原本不准备接受那个家庭,?#19978;?#22312;情况出了些变化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叹了口气,语气舒缓下来,沉吟道:“小宇,你以前的事情,我已经隐约知道了一些,怪不?#23194;?#27597;亲在世上立下规矩,不准你到京城里读书,原来竟有这样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没有吭声,目光变得有些忧郁,过了许久,才悠悠道:“老师,在我的?#21738;恐校?#24744;的分量要远比于家人重要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哑然失笑,摩挲着头发道:“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,血浓于水,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?#27604;?#20102;,隔阂肯定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,还需要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‘嗯’了一声,叹息道:“老师,我会尝试和他?#22681;?#35302;,但前提是他们没有抱有别的目的,对这样的家庭,我没有太多的信任?#23567;!?br />
    方如海沉默了一会,弹?#35828;?#28895;灰,慢条斯理地道:“小宇啊,下午你二叔在京城见过于老了,也和春雷书记聊了半个小时,?#27604;?#20102;,那些是他们的事情,我们不要管,从我个?#35828;?#35282;度来讲,是不在意你出身的,无论你是?#24187;?#19981;文?#37027;?#23567;子,?#25925;?#20803;勋之后,在我眼里,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的脸?#19979;?#20986;一丝笑容,转动下身子,轻声道:“谢谢老师,其实我现在的心态也很平和,并没有觉得这件事情会影响到现在的生活,一切?#22675;?#36857;都和以往一样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笑了笑,缓缓走回沙发边坐下,把烟蒂丢到烟灰缸里,淡淡地道:“小宇啊,你能说出这样的话,我很欣慰,这说明你比以前更加成熟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忽地想起一件事情,摸了摸鼻子,有些心虚地问道:“老师,小晶知道这件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方如海皱了皱眉,哼了一声,语气冰冷地道:“还没?#26657;?#22905;要是知道你在京城有个女人,恐怕要惹出麻烦来,暂时……就先保密吧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自知理亏,也不想解释什么,只?#38738;?#22149;道:“老师,我?#20960;?#20102;您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皱着?#32426;?#21917;了一口茶水,把杯子重重地敲到茶几上,毫不?#25512;?#22320;道:“小宇,从内心里讲,我现在不希望你做我们方家的女婿,婚姻非同儿戏,没有哪个老人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女儿受委屈,你二叔也是这个意思,?#27604;?#20102;,这一切?#23478;?#30475;小晶的选择,如果她自己?#21254;?#22914;?#32781;?#25105;也?#35805;?#27861;阻止,好在她还要上两年的大学,有足够的时间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苦笑着摇了摇头,沉默半晌,?#25925;?#40723;足了勇气,嗓音干涩地道:“老师,不管怎么样,小晶如果没有改变主意,我会疼她一辈子的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脸上现出怫然不悦之色,哼了一声,厉声道:“你啊,不要在这假?#24066;实?#20805;好人,我女儿还没有到嫁不出去的地步,一定要你来疼他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知道自己言语不?#20445;?#21246;起了老爷子的火气,急忙解释道:“老师,您误解了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拿手拍了拍茶几,刚想发脾气,却见陈雪滢从卧室里走出来,冲他连连摆手,他只好?#23194;?#22320;叹了口气,摆手道:“算了,不要再提这个话题了,我?#25925;?#37027;句话,要看小晶自己的选择,毕竟现在时代不同了,你们年轻?#35828;?#19968;些想法,我也搞不懂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擦了擦头上的冷汗,讨好地道:“老师,都是我的不对,您千万不要生气,免得气坏身子,小晶那样乖巧可人,一定能为您挑选到乘龙快婿的。”

    方如海被他气乐了,喝了一口茶,就皱着?#32426;罰?#24868;愤道:“去,去,少在旁边说风凉话,你师母来了,和她聊两句吧,我被你气得胃疼,要去吃药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苦笑道:“好,老师,以后有机会,我会去江南负荆请罪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?#31456;洌?#23601;听到一个柔美的声音传来:“小宇,你老师就是那个倔脾气,半辈子都没改好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心头一颤,赶忙笑着说:?#25226;?#28386;师母,不怪老师,是我做的不好。”

    陈雪滢叹了口气,幽幽道:“小宇,如海是心疼小晶,怕她受委屈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由衷地道:?#25226;?#28386;师母,我?#27604;?#29702;解,而且,在这件事情上,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陈雪滢嫣然一笑,委婉地道:“小宇,过段时间,我会去京城看小晶,到时找到合?#23454;?#26426;会,我再试探下她的口风,不过呢,无论你能不能做成方家的女婿,都没有关系,我和你方老师还会像以前一样?#38405;悖?#25152;?#22253;。?#20320;不要有什么?#23546;牽?#30693;道吗?”

    王思宇默默地听了,见她如此善解人意,不禁心中感动,摸着下颌,极为动情地道:?#25226;?#28386;师母,谢谢你?#22675;?#24515;,就算小晶做不成我的妻子,我?#19981;?#25226;她当做妹妹来看,哪个敢让她受委屈,我拼了?#24742;?#20063;要为她出气。”

    陈雪滢咯咯一笑,抿嘴道:“你啊,也跟如海一样冲动,那可不成,都当了县长了,要稳重些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不好意思地?#24189;?#22836;,笑呵呵地道:?#25226;?#28386;师母,在你们面前,我是从来?#35805;?#33258;己当官员来看的。”

    陈雪滢柔声道:“这样也好,小宇,你记得少吸烟,多吃些水果,如果有机会,我会和如海回华西看你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静静地听着,不时地‘嗯’了一声,直到陈雪滢挂断电话,他还茫然地举着手中的手机,陷入沉思之?#26657;?#33080;?#19979;?#20986;复杂的神色,过了许久,才苦笑着摇摇头,把手机丢到书桌上,摸起刚才抽出的书,皱眉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王思宇关了?#21534;?#37324;的灯,回到卧室,躺在床上,想着方如海的一席话,心中有些烦闷,竟睡意全无,正翻来覆去间,房门忽地被轻轻推开,柳媚儿?#37027;?#28316;了进来,她穿着花格子睡衣,怀里抱着被子,蹑手蹑脚地上了床,躺到王思宇的身边,把被子拉?#20384;矗?#20280;手抱了王思宇的胳膊,低声嘟囔道:“真是奇怪了,?#30475;文?#22238;来,要是不被你抱着,我都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无精打采地望着棚顶,摇头道:“抱着你,我就更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咯咯一笑,把小手放在王思宇的肚皮上,摸?#24605;?#25226;,眉花眼笑地道:“哥,那是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王思宇哼了一声,转过身来,把她抱在怀里,咬着她的耳垂,轻声道:“因为我总想侵犯你,这下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柳媚儿面红过耳,呸了一声,窘迫道:“哥,你少说些流氓话,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啦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呵呵一笑,拿手拨弄着她小巧的鼻?#28023;?#20302;声道:“那倒不是,哥只是有些舍不得动你,不然早就开始调教你了,什么老汉推车、老树盘根、隔山取火,对了媚儿,哥教你观音坐莲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忽地停了下来,闭上眼睛,眼角滑落几滴眼泪,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好啦,媚儿,算哥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却肯不松口,在他的胳膊上咬了一个清晰的压印,拿手在上面摸了摸,愁眉苦脸地道:“好哥哥,你乖些,不要让媚儿总咬你,媚儿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?#35828;?#22836;,撅起嘴?#20572;?#36731;轻吧嗒?#24605;?#19979;。

    柳媚儿叹了口气,伏了过去,歪着脑袋,神情专注地吻了起来,直到王思宇的右手在她的小屁股上捏?#24605;?#19979;,她才?#30475;?#21505;吁地躺了回去,拉着王思宇的手,放在头下,悄声道:“哥,快睡吧,别胡思乱想了,我早晚会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哼了一声,皱眉道:“怎么给?”

    柳媚儿闭了眼睛,眨动着睫毛,双唇微动,悄声道:“观音那个莲啦……”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?#28404;馫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河北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送分棋牌游戏评测网 2008年福彩3d走势图 足球指数比分捷报网 三中三资料平码发来 福彩3d今天开机号多少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中7个号 重庆快乐十分限号规则 福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票大赢家 围棋界张秉伦 快乐飞艇开奖骗局 北京单场长串 河北20选5幸运走势 深港报二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