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五卷 漫漫官商路 第132章 半个师傅

    周三的上午,王思宇见了县人大会务组的成员,听取了会务组筹备工作汇报,县人大会议即将开幕,二百多名从各乡镇?#20384;?#30340;代表,要在西山宾馆呆上三天,吃喝拉撒睡和安全保卫的各项事宜,?#23478;?#32771;虑周全,否则会议期间出现问题,将会造成极坏的影响,在听到会务组成员抱怨,会议经费不足?#20445;?#29579;思宇当即给财政局局长?#36164;?#36132;打?#35828;?#35805;,让他尽快解决。

    当众人走出办公室后,王思宇轻吁了口气,拉开椅子站起来,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臀?#32771;?#32905;,在办公室里来回走?#24605;?#36255;,做了十几个扩胸运动,脑海里却想着人大会前的一些人事调整事宜,按照原来的设想,他本不想在会上进行干部调整,以免出现不必要的争?#22330;?br />
    但近期各项工作进展比较顺利,组织部长骆智卓那边也已经彻底低头,在上次常委会过后,骆智卓便在县委组织部的部务会议上,做了深刻的检查,又单独见了焦?#36132;ぃ头?#20102;站?#26377;?#21495;,王思宇就想趁热打铁,先在人大会上抛出几块石头,测试下基层各方?#20174;Γ?#20026;下一步大的动作做准备,如果一切顺利,就加快步伐,争取早日挖掉钱雨农时期生出的毒瘤,彻底解决干部问题。

    正想得出神?#20445;?#31192;书郑辉忽然敲门进来,站在门边,低声道:“王县长,大门口那边有位姓李的先生想见您,他自称是您以前在青羊县工作时的司机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怔,转身来到窗边,向外望去,却见门卫室外的台阶上,站着一个穿着迷?#21490;?#30340;中年汉子,只从那魁梧的身材,挺拔的站姿就能看出来,那人正是他惦念已久的李飞刀,王思宇展颜一笑,赶忙大声吩咐道:“这家伙,终于?#19979;?#38754;了,快打电话让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郑辉听了,忙应了一声,转身要出去,一只脚已经迈出门外,却被王思宇叫住。

    王思宇想了想,摆摆手,笑着说:“算了,郑辉,?#25925;?#20320;亲自下去?#24433;桑?#23545;?#20384;?#28909;情点,他是我的老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郑辉怔了怔,随即微微一笑,点头道:“好的,王县长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端起茶杯,站在窗前,望着李飞刀大步流星地走进大?#28023;?#36319;着郑辉进了政府办公大楼,他无声地笑了笑,转身坐回椅子上,摸出两把飞刀,在手里把玩一番,随后叹了口气,把飞刀丢进?#37322;怖鎩?br />
    几分钟后,郑辉敲响房门,把李飞刀带了进来,王思宇拉开椅子站起来,绕过宽大的办公桌,笑吟吟地迎了过去,和他来了个热情的拥抱,笑着道:“?#20384;?#21834;,你这家伙怎么搞的,做事也太不?#31185;?#20102;,说走就走得无影无踪,我和邓华安都联系不上你,很担心啊。”

    李飞刀粗豪地一笑,抬手搔了搔小*平头,呐呐道:“王县长,我的性子你是知道的,脾气一?#20384;矗?#20061;头牛都拉不回来,我怕你们两个?#20302;?#32473;我泼冷水,就没敢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把他让到沙发边坐下,郑辉沏了茶后,便?#37027;?#36864;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思宇望了这个彪悍的汉子一眼,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?#20384;睿?#20320;的火爆脾气也该改改了,凡事要多考虑下,?#21917;?#23376;遇害的事情,老邓已经告诉我了,我知道你们师徒之间感情很深,但也不能为了给他报仇就不顾一切了啊,再者说,那三个杀手早晚都能抓到,你何必亲自去动手呢!”

    李飞刀眼圈一红,低着头喝了口茶,语气低沉地道:“王县长,?#21917;?#23376;死的太惨了,身上被打成了马蜂窝,他老婆抱着十个月大的孩子跪在我面前,哭着说请师父报仇,我哪能抛下不管,只好出去走了一圈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?#35828;?#22836;,伸手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?#20384;睿?#26696;子查得怎么样?有进展了吗?”

    李飞刀‘咕噜’一声咽了口茶水,擦了擦嘴巴,放下杯子,奇怪地望了他一眼,皱眉道:“王县长,那三个杀手不是已经被你抓到了吗?”

    王思宇怔了怔,忽地醒悟,睁大了眼睛,满脸诧异地道:“什么?前天闯进县一中那三个歹徒就是杀?#21917;?#23376;的杀手?”

    李飞刀咧着大嘴,呵呵地笑了起来,过了半晌,他才撸了撸袖子,开口回道:“?#21069;。?#23601;是那三个兔崽子,我去晚了一步,被他们逃了,本来一直没有头绪,身上带的钱也快花光了,正急得团?#25243;保?#26202;上看了华西新?#29275;?#36825;才知道他们三个在你这落网了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会这么巧!”王思宇愕?#22351;?#36947;,当时?#36335;?#31361;然,他?#24187;?#26377;时间多想,就直接去了学校,人抓了之后,也没有在意,根本没有查看卷宗,倒不清楚三人以前犯了什?#31383;?#23376;,没想到,误打误撞,竟把杀?#21917;?#23376;的凶手捉了。

    李飞刀从?#36335;?#21475;袋里摸出烟来,递给王思宇一根,他也点了烟,嘴里吐着烟圈,有些伤感地道:“王县长,魏军死得太惨了,虽然?#20197;?#23601;知道,他走的那条路最?#31449;?#26159;这个结局,可?#25925;敲?#26377;想到会来的这样快,他还那么年轻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默默地听着,心情也有些黯然,过了一会,他掸?#35828;?#28895;灰,喟然叹息道:“?#20384;睿热?#20154;已经走了,凶手也抓到了,魏军如果在天有灵,想必也能瞑目了,你也不用太过耿耿于?#24120;?#30475;开些吧。”

    李飞刀失神地?#35835;?#19968;会,点?#35828;?#22836;,皱眉深吸了一口烟,笑着道:“王县长,你说的对,这件事情了结了,我也去了块心病,不然晚上睡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摸着茶杯站起来,亲自给他续了茶水,试探着问道:“?#20384;睿?#21548;说你辞职了,今后有什?#21019;?#31639;?”

    李飞?#38431;?#35947;了下,抬起头来,挠头道:“王县长,要是不麻烦的话,?#19968;?#24819;到你这干,当司机也成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呵呵一笑,心中笃定了,他没有吭声,而是起身回到办公桌边,拿起一份文件来,走到办公室的门边,推开房门,向外望了一眼,笑着说:“郑辉,你去委办,?#39068;?#20221;文件给庄主任送去。”

    郑辉忙接过文件,转身走了出去,急匆匆地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思宇把门关上,返回沙发边坐下,皱眉吸了口烟,就把芜菁国画馆的事情讲了一遍,最后开门见山地道:“怎么样,?#20384;睿?#24403;保安干不干?”

    李飞刀爽?#23454;?#19968;笑,点头道:“要是别人,坚决不干,不过?#28909;?#26159;你的生意,那我没什?#26149;?#35828;的,就一个?#37073;?#24178;!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把烟蒂掐灭,丢在烟灰缸里,拍了拍手道:“?#20384;睿?#31561;的就是你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李飞刀笑呵呵地道:“王县长,放心吧,有我在那守着,人和?#21482;?#37117;没有问题,哪个混账东西敢打咱们的主意,我?#21069;?#20182;腿打折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忙摆手道:“?#20384;睿?#37027;可不成,违法的事情咱可不能干,最多教训一下,让对方知?#35759;?#36864;。”

    李飞刀‘嗯’了一声,霍地起身道:“成了,王县长,那我先回青羊安排一下,过些日子直接去公司报道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忙跟着站起来,拉着他的手道:“?#20384;睿?#20320;好不容易过来一次,就先在这呆几天吧,我们哥俩多喝几顿酒。”

    李飞刀却摆手道:“王县长,我们之间就不必?#25512;?#20102;,?#23452;?#28982;是大老?#37073;?#20294;也知道你很忙,喝酒的事情好说,以后有很多机会,?#25925;竅让?#27491;经事重要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却死活不同意,他把工作上的事情?#20384;?#20102;一番,便给徐子琪打?#35828;?#35805;,让她安排一下。

    徐子琪挂?#35828;?#35805;后,不敢怠慢,先是吩咐厨房收拾出一桌子好菜,接着又换上旗袍,精心打扮一番,带着大堂经理到宾馆楼下,站在台阶上左顾右盼,几分钟后,瞄见奥迪车缓缓驶来,她赶忙迎了过去,拉开?#24471;牛?#31505;吟吟地道:“县长大人,总算?#21069;?#20320;盼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下了车子,笑着打趣道:“老板娘出门?#38431;?#21487;真是不敢当啊,?#39029;?#38376;时没带钱包,今儿是过来?#22253;资?#30340;,等会要是埋不?#35828;ィ杀?#19968;顿拳脚相加,把我们两个穷光蛋赶出来。”

    徐子琪咯咯地笑了起来,直笑得花枝?#20063;?#22905;斜眼睨着王思宇,有些娇嗔地道:“王县长,埋不?#35828;?#19981;要紧,只要留下来洗一周的盘子就成,到时候我把消息放出去,只怕全西山县的老百姓都会过来看热?#37073;?#29983;意一定会火爆得?#22351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一脸认真地道:“子琪姐,这?#25925;?#20010;好办法,我也没有别的要求,只是晚上要有睡觉的地方,不能让我衣柜里住。”

    徐子琪面上一红,低低地啐了一口,没好气地道:“有衣柜就不错了,总比菜窖里强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?#29992;?#22320;一笑,摆手道:“那可不见得,菜窖里其实?#25925;?#28385;不错的,子琪姐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徐子琪跺了跺脚,满脸娇憨地道:“试就试,谁怕谁!”

    王思宇开怀一笑,就不再逗她,而?#21069;?#26446;飞刀介绍给她,三人说说笑笑地进了宾馆。

    二楼的包厢里,酒菜?#23478;?#32463;摆好,王思宇脱了西服,挂在衣架上,拉了椅子坐下,笑着道:“子琪姐,怎么不见崔宸过来?”

    徐子琪笑吟吟地道:“那死鬼回省城了,那边也开始忙起来了,怕?#25970;?#20004;三个月过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‘哦’了一声,不无感慨地道:“做生意也很辛苦啊,你自己打理西山宾馆,也怪不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!”徐子琪笑了笑,脸上浮过一丝惆怅,她打开五?#25954;海?#20026;两人满了酒,就抬手拂了拂秀发,略带?#25954;?#22320;道:“王县长,我那边还有事情,就先不在这里作陪了,你们慢慢喝着,晚些时候,?#20197;?#36807;来敬酒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着摆手道:“子琪姐,你?#28909;?#24537;,不用管我们,我们哥俩个许久不见,今儿是要喝个尽兴,一醉方休的。”

    徐子琪莞尔一笑,抿嘴道:“那我去把贵宾间收拾出来,你们喝醉了,直接去上面休息,晚上我把燕妮也喊来,咱们一起打麻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头笑道:“这样也好,只是我晚上还有应酬,还要出去一趟,要回来的晚些。”

    徐子琪微微一笑,喜滋滋地道:“?#36824;?#31995;,那就晚点再打,有阵子没碰麻将了,我的手痒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听了,目光落在她白嫩的右手上,?#29992;?#22320;一笑,望着她扭着身子出了门,就把头转向李飞刀,笑呵呵地道:“?#20384;睿?#26469;,咱们先走一杯。”

    李飞刀豪爽地一笑,端起杯子,和王思宇碰了一杯,夹了口菜,就拿筷子指了指门外,压低声音道:“王县长,这老板娘看起来不简单,你?#26432;?#34987;她迷住了,现在好多经商的漂亮女人,都奔着当官的?#21653;?#21602;,其实她们只是为了赚钱,没几个是真心实意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摆摆手,轻描淡写地道:“?#20384;睿?#20320;放心吧,我做事自有分寸,不会在女人身上栽跟头的。”

    李飞刀咧嘴一笑,就又满上酒,举起杯子道:“王县长,多余的话就不多说了,为了咱们的情分干杯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王思宇再次举起杯子,和他碰了杯,仰头把酒喝下,将酒杯重重地放在桌面上,接着伸手解开衬衫领口的钮扣,指着脖子上青紫的某处,低声抱怨道:“?#20384;?#21834;,你教我的飞刀也不成啊,?#22351;?#23041;力都没?#26657;?#19978;次跟歹徒搏斗,险些被对方给掐死。”

    李飞刀讪讪地笑道:“你学的那套飞?#37117;?#27861;,本来就是耍着玩的,你这样的身份,何必直接和人动手呢,以后再有这种事情,直接?#25300;?#26469;解决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摆了摆手,苦笑道:“这种事情,?#25925;巧?#20986;些为妙。”

    两人推杯换?#25285;?#21917;得兴起,约莫四十分钟以后,徐子琪又拿了瓶茅台过来,斟了酒后,她坐在王思宇的身边,也举起杯子,陪着二人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子琪能说会道,善于调节气氛,加上劝酒有方,没过多久,李飞刀就闭了眼睛,摆着双手吼道:?#23433;?#21917;了,不能再喝了,再喝就他娘的醉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此时也有了七分醉意,就举着杯子,不依不饶地吼道:“李飞刀,这杯酒你要不喝进去,你就不是爷们!”

    徐子琪抬手掩了嘴,坐在?#21592;?#21679;咯地笑个不停,在?#21592;?#20945;趣道:“李师傅,别听王县长的,喝不了就不要再喝了,其实嘛,做女人也挺好的!”

    李飞刀无奈之下,只好闭了眼睛在桌子上摸了半天,终于摸起了杯子,却不肯喝下去,而是结结巴巴地道:“王县……长,酒我可以……喝,但我要问……问你一句话!”

    王思宇呵呵一笑,慢悠悠地道:“你问吧,什么话?”

    李飞刀忽地睁开眼睛,直勾勾地望着王思宇,摇晃了半晌,才大声吼道:“王县长,?#23452;?#19981;算是你……半个师傅?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怔,随?#26149;?#19981;犹豫地道:“算,你和老邓都算我半个师傅,因为你们两个都教过我半吊子功夫!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喝,喝!”李飞刀?#20302;?#21518;,举着杯子晃了晃,勉强把酒倒进喉咙里,接着右手猛然发力,‘砰’的一声捏碎了玻璃杯,随即哈哈一笑,笑声未落,脸色忽地一变,他忙伸出双手,捂住嘴巴,?#34987;?#24908;地奔了出去。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山西快乐10分开奖图 2元彩票网首页 平特一尾赔率最高多少 微信七星彩中奖图片大全 四川快乐12开奖时间 2019年码报生肖资料 陕西快乐十分前三直投注技巧 3d试机号分析300期 广州斯诺克锦标赛直播 3d福彩2019033开奖号码 足彩胜负彩开奖结果 高频彩买啥输啥 甘肃十一选五任5遗漏查询 香港波叔一波中特 重庆体彩百变王牌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