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五卷 漫漫官商路 第134章 福黄石

    晚上七点多钟,王思宇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,他伸手摸出手机,看了下号码,却是?#22675;?#26519;打来的,此时脑子已经清醒过来,忽地想起,今天是夏小玉的生日,想来晚上这顿酒席也是推不?#35828;模?#19981;禁就有些头痛,中午的酒劲还没消,晚上还要继续战斗,即便是铁打的汉子,恐怕也要招架不住了。

    与?#22675;?#26519;通过电话后,王思宇起身穿了鞋子,到洗手间洗漱一番,便推门走了出去,走到三楼的楼梯口时,恰巧遇到迎面而来的徐子琪,她已经换了一套黑色长裙,脖子上戴着一条纤细的白金项链,耳垂上也带着精致的饰品,看上去高贵大气,极有品味。

    王思宇停下脚步,笑着打招呼道:“子琪姐,怎么一天换两件?#36335;?#21834;,这件裙子虽然也很漂亮,但不如晌午的那件旗袍?#20185;恚?#20320;身材很好,?#25925;?#31359;旗袍更有韵味。”

    徐子琪蹙着?#32426;?#26395;了他一眼,见他的样子不像在调侃,也不像是明知故问,显然是把酒后乱来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,她不禁心中懊恼,没好气地道:“县长很了?#40644;?#22043;,还管人家穿什么?#36335;?#26071;袍穿着不舒服,被我送人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见她面色不善,说话的腔调里带着浓浓的火药味,与晌午时的殷勤热情大不相同,一时记?#40644;?#20309;时得罪她了,就觉得这女人实在是不可理喻,不知在外面惹了什么闲气,倒把火撒在自己身上了,不过王大县长胸襟广阔,自然不会和她个妇道人家一般见识,就冷哼一声,扬起脖子,优哉游哉地下了楼。

    徐子琪的面孔冷若寒霜,沿?#24597;?#26799;向上迈?#24605;?#27493;,忽地停下脚步,转头瞥了一眼,望着王思宇离去的背影,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,哼着歌走了上去,之前的郁闷已经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王思宇开?#36947;?#21040;?#22675;?#26519;家的小区,将车子停好,从后座上取出一个白色塑?#27927;?#37324;面装着前些天买到的游戏光盘,这是他应夏小玉的要求,在省城买回的礼物,真不知那个古灵精怪的小?#23601;罰?#24590;么会?#19981;?#39129;车游戏。

    敲开房门后,见关磊一家人也在,众人原本坐在沙发边闲聊,见他来了,忙簇拥着走到门口,笑脸相迎,王思宇?#30171;?#23478;打了招呼,换好拖鞋,走进客厅里,和众人聊了一会,却没有看到夏小玉,就诧异地问道:“小寿星呢?怎么今儿的配角都到了,唯独不见主角呢?”

    ?#22675;?#26519;叹了口气,无可奈何地道:“王县长,让你见笑了,小玉这两天心情不好,总是发脾气,刚才?#25925;?#20102;一阵子小性子,她妈妈哄了半天,也不见消停,仍旧躲在卧室里赌气呢,今天要不是她过生日,我非狠狠教训她一顿不可,这孩子,都被关玲宠?#30423;恕!?br />
    王思宇‘哦’了一声,伸出手去,把装着游戏光盘的塑?#27927;?#36882;给关玲,笑着道:“嫂子,把这个送给她,看小玉的心情能不能好些。”

    关玲忙接过塑?#27927;?#36208;到卧室门口,轻轻敲门,笑着说:“小玉啊,你王叔叔来了,还不快点过?#21019;?#25307;呼,赶紧开门,看王叔叔送你什么礼物了?”

    过了半晌,房门才被轻轻推开,夏小玉红肿着眼睛走出来,接过塑?#27927;?#30475;也不看,随手丢到卧室的桌子上面,踢踢踏踏地走到沙发边,勉强笑了笑,轻声道:“王叔叔好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见她那张白皙可?#35828;?#33080;蛋上,愁眉紧锁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不禁疑惑地道:“小玉啊,这是怎么了,又被爸爸打了?你告诉王叔叔,叔叔帮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夏小玉摇了摇头,极为委屈地撅嘴道:“不是,王叔叔,这些天班里有同学造谣,说我被歹徒猥亵了,他们传得有鼻子?#37266;?#30340;,说的话都特别难听,连外班的同学都知道了,我真的快受不了了,其实我没?#23567;?#37027;坏蛋根本就没碰到过我……”

    ?#20302;?#20043;后,她坐在沙发边伤心地哭了起来,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,噼里啪啦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关玲在旁边见了,赶忙拿着纸巾帮她擦了脸,又?#20302;?#22312;她后背上捏了一把,悄声道:“小玉,别在王县长面前哭,成什么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夏小玉这才停住抽泣,只是眼泪依旧止不住,扑簌地淌下来。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怔,倒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,当时的情形他是很清楚的,歹徒确实没有时间去做出格的举动,但这种流言蜚语,总是有人会相信的,若是放任传播,即便是成年人,?#23478;?#25215;受很大的心理压力,更别说一个高中生了,?#25925;?#35201;想办法澄清事实,否则夏小玉容易被人歧视,在心里留下阴影,不利于她以后的成长。

    王思宇想了想,便沉吟道:“小玉,别听他们乱说,王叔叔是知道的,你刚被歹徒带走,白老师就到了,直?#24433;?#29359;罪分子?#21697;?#20102;,你根本没有遭到侮辱,这样吧,改天请白老师去学校作报告,顺便和同学们单独交流一下,帮你辟谣,她以前担任过你们的班主任,同学们应该都会相信她讲的话,由她来澄清事实,最合适不过了,你看这样好不好?”

    夏小玉忙抬手擦了眼泪,抽抽噎噎地道:“好,?#25925;?#29579;叔叔理解我,爸爸总说没什么的,他就是大?#27927;郑?#38500;了喝酒,啥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?#22675;?#26519;见女儿的情绪好转,心中高兴,也不反?#25285;?#23601;坐在一边嘿嘿地笑,在他看来,这种小事,都是不值一提的,完全没有当做一回事。

    关磊在旁边笑了笑,拍了拍夏小玉的肩头,满脸慈爱地道:“小玉,那是有些?#24605;?#22930;你长得漂亮,这才散?#23478;パ阅兀?#20320;不要太在意,不然可就上当了,你开开心心的,她们见影响不了你,也就不再乱说了。”

    夏小玉破涕为笑,扬着小脸道:“舅舅,你竟乱说,?#39029;?#24471;哪里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关磊的爱人?#20248;?#36793;插话道:“小玉,在舅舅舅妈眼里,你可是最漂亮的了,你小时候的那些照片,我们可都留着呢,真是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好看了,依我看,老夏家以后能出个电影明?#24688;!?br />
    夏小玉被众人哄了一会,便开心起来,把刚才的烦恼忘得一干二净,又开始活泛起来,一边磕着瓜子,一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倒好象换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?#22675;?#26519;点了一根烟,坐在王思宇的身边,笑吟吟地听着夏小玉讲话,过了一会,他望了女儿一眼,在旁边出声提醒道:“小玉,你不是要送给王叔叔礼物吗?可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差点忘记了。”夏小玉吐了下小舌头,一脸娇憨地道,她赶忙站起来,一溜小跑地回了卧室,过了一会,取来一块黄色的玉石,双手捧着送过来,一脸认真地道:“王叔叔,这是我最珍贵的收藏品了,为了感谢您救了我和同学们,我决定忍痛割爱,把它献给您,请王叔叔务必收下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接过玉石,仔细端详了一番,见这块玉石是纯黄色的,?#23454;?#26580;和莹润,?#35780;?#28165;晰,手感坚而不脆,就知道是件上品美玉,忙摆手道:“小玉,你的心意叔叔领了,不过这块玉石太珍贵,叔叔可不能收,你?#25925;?#33258;己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夏小玉却摆着小手不肯接,拿眼去望父亲,?#22675;?#26519;笑呵呵地道:“王县长,这是孩子的一番心意,你就收了吧,这块玉石是我年轻时从省城的小店里淘来的,?#27809;?#23478;后不到两天,关玲就生了小玉,所以给她起了‘夏小玉’这个名字,孩子一出生后,就?#19981;?#25670;弄这块玉石,宝贝得很,旁人想碰一下,她都不肯,难得这次大方起来,倒舍得拿来送人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听了玉石的来历,更加不肯收,连连摆手道:“小玉,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,我可不能要,你?#25925;?#33258;己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夏小玉却撅起嘴?#20572;?#25226;头转向一边,板着小脸不肯说话,那模样,倒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王思宇见推脱不过,只好把玉石放起来,笑着道:“既然小玉?#40644;?#35802;心,那叔叔就收下来。”

    夏小玉这才高兴起来,笑嘻嘻地道:“王叔叔,能帮我个忙吗?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头道:“可?#22253;。?#21482;要王叔叔能做到的,一定帮。”

    夏小玉嘻嘻一笑,?#39318;?#31070;秘地道:“王叔叔,您肯定能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不禁莞尔,不知这小家伙故弄玄虚,又在搞什么名堂,却见夏小玉走到桌边,拿?#24605;?#20010;日记本走了出来,来到他身边,递过一支笔,笑着道:“王叔叔,这是我几个?#38376;?#21451;的本子,她们想要您的签名,我答应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不禁觉得好笑,不解地道:“小玉,她们要我的签名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夏小玉嘻嘻一笑,轻声道:“她们这些人啊,现在好崇拜你的,说你那天?#30171;?#24466;打架的时候,特帅,还会耍飞刀呢!”

    王思宇登时无语,转头望去,却见众人都似笑非笑地把脸扭到一边,面上露出尴尬之色,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小玉,你别听她们乱说,王叔叔可不会耍什么飞刀,当时情况危急,叔叔情急之下,也不知丢了什么东西过去,现在都忘记了,但肯定不是飞刀。”

    夏小玉听了,就不再吭声,而是抿嘴窃窃地笑。

    王思宇接过笔,翻开本子,在上面写了一些勉励的话,接着龙飞凤舞,署上自己的名字,夏小玉看了,更加开心起来,喜?#22871;?#22320;抱着日记本走到一边,低头翻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思宇点了一支烟,和众人聊?#24605;妇洌?#23601;找了机会,拉着?#22675;?#26519;进了书房,把一叠钱交给他,?#22675;?#26519;坚决不肯收,两人在书房里推搡起来,最后?#25925;?#29579;思宇力气大,?#27493;?#38065;塞到他的上衣口袋里,这才松了手。

    ?#22675;?#26519;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这事闹的,不就是一件小玩意么,又不是太值钱的东西,王县长,你何必这样认真,倒让我觉得不自在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着道:“老夏,小玉出手大方,我这个做叔叔的也不能太小气,这些钱?#22351;?#26159;给孩子的零花钱,她?#19981;?#20160;么就买点。”

    ?#22675;?#26519;呵呵一笑,摇头道:“不能给她太多钱,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,以后就该吃苦头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从书房里出来,见众人已经把餐桌摆好,切?#35828;?#31957;,一番热闹之后,几人便开始推杯换?#25285;?#20030;杯畅饮起来,王思宇下午的酒还没消?#31119;?#22312;酒桌上状态低迷,不过他不肯服输,就与?#22675;?#26519;拼了个两败俱伤,晚上没有回西山宾馆,直接在夏家住了一夜,第二天早晨才离开。

    李飞刀在西山县逗留了三天,一直住在西山宾馆,白天王思宇让秘书郑辉开车带他到各处走走转转,晚上几人就在?#40644;?#21917;酒打麻将,倒也逍遥快活。

    直到周六的上午,王思宇开车带着他去了省城,与廖景卿和叶小蕾见了面,当面介绍了一番,两人听?#36947;?#39134;刀以前是特种兵出身,又是王思宇的半个师?#25285;?#20026;人忠心可靠,在见?#35835;?#20182;的飞刀绝技之后,两人不禁大为赞叹,也都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李飞刀在见了这两?#40644;叔?#24322;的美女后,这才明白,王思宇为什么叮嘱,保护人最重要,?#21482;故?#20854;次,自古红颜如祸水,这两位倾国倾城的尤物,自然是祸水中的祸水,当然要小心保护了。

    众人坐在沙发边喝了一会茶,王思宇便?#24433;?#37324;取出那块玉石来,递给廖景卿,笑着道:“姐,这是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廖景卿接过玉石,仔细鉴赏了一番,便莞尔笑道:“小宇,这可是上等的巴林福黄石,价值不菲,金石界素?#23567;?#19968;寸福黄三寸金’的说法,这块福黄石是金橘黄,已经可以与田黄?#25970;?#20102;,福黄石最适合做印章,正?#27809;?#39302;需要雕刻新的印章,原本找了块上好的?#30701;?#29577;,但?#23454;?#36828;不如这块福黄石,明儿找师傅雕出三枚印章,我们三人各带?#24187;叮?#21482;有加盖了印章的?#21482;?#25165;可以证明是出自芜菁国画馆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点头道:“前些天收到这件礼物的时候,我就?#32842;?#30528;画廊也许能用到,还真被?#20063;?#30528;了。”

    叶小蕾抿了口茶水,望了李飞刀一眼,笑着道:“这回好了,联系到了李师?#25285;?#25105;们就可?#22253;?#21407;来的方案操作了,开业的当天,就把那幅字在画廊里展出,一定能引起轰动。”

    廖景卿莞尔一笑,点头道:“叶阿姨说的对,等李师?#34507;才?#22949;当,回到玉州,我们就要联?#24471;教?#30340;朋友了,相信这幅字一旦曝光,会有很多收藏爱好者前来参观,我们要提?#30333;?#22909;?#24613;浮!?br />
    众人商议了两天,就觉得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,开业当天的不少细节都需要仔细斟酌,好在时间充裕,一切都可以从容筹划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王思宇也开始忙碌起来,因为?#24613;?#20805;分,人大会顺利召开,圆满结束,政府这边几项重要的人事任命?#23478;?#39640;票通过,王思宇头上的那个‘代’字也顺利地取了下来,这使得他?#26188;?#20102;西山县名副其实的县长,也是西山立县以来最年轻的县长。

    而人质事件的顺利解决,让西山县公安?#21482;?#24471;了省公安厅的通令嘉?#20445;?#21009;侦大?#23588;?#33719;集体二?#35033;Γ?#32780;在解救人?#25163;?#36215;到关键作用的女?#21497;?#30333;燕妮,更是荣立个人二?#35033;Γ?#30465;台记者特地来到西山,为她做了?#40644;?#19987;访,很快,这位智勇双全的女警花便成了西山县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。

    然而,白燕妮在去了趟?#32972;?#20065;,看了儿子乐乐之后,回?#26149;?#20415;大病一场,终日茶饭不思,闷闷不?#37073;?#36825;让王思宇?#36865;?#20102;脑筋,每天下班回来,都会想尽办法讨她开心,经过一周时间的精心?#33108;ぃ?#30333;燕妮终于康复,又开始美?#22871;?#22320;上班去了。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福彩3d开奖试机号 陕西快乐十分怎么选号 云贵川22选5选号秘籍 e时代娱乐平台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大赢家 快3开奖结果今天 五分彩怎么玩 江西多乐彩遗漏数据 jj斗地主手机版官网下载 3d试机号分析300期 棒球大联盟好看吗 黑龙江p62中奖号码 四肖中特期期準 陕西十一选五视屏 北京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