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五卷 漫漫官商路 第147章 心愿

    过了几天,在一个细雨绵绵的日子,王思宇到接到电话通知,到市里参加了一项经济工作会议,会议结束后,市委书记岳明松单独接见了他,岳明松先是很随意地闲聊了几句,随后单刀直入地道:“王县长,焦南亭同志要调走的事情,你得到消息了吧?#20426;?br />
    王思宇微笑着点?#35828;?#22836;,轻声道:“是听到过一点风声,但不是很确定。”

    岳明松点了一支烟,把打火机放在办公桌上,慢悠悠地吸了口烟,神色轻松地道:“已经定下来了,去省财政厅担任副厅长,在副厅长里面排名第三,下周五以前,省委组织部就会发文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,望了眼烟雾缭绕中的岳明松,随即把目光移到办公桌的杯子上,微笑道:“说实话,有些舍不得,焦书记到西山来,干了不少实事。”

    岳明松呵呵一笑,皱着?#32426;?#21560;了一口烟,把身子仰在宽大的靠背椅上,轻轻摇了摇,语气平和地道:“是啊,南亭同志到西山以后,做了大量卓有成效?#22675;?#20316;,也善于团结同志,你们一起搭班子非常融洽,我对西山?#22675;?#20316;?#25925;?#38750;常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谦逊地道:“岳书记,我们只是在认真贯彻市委领导的指示,尽量把工作做得扎实一些。”

    岳明松满意地点?#35828;?#22836;,爽?#23454;?#31505;了起来,笑声过后,他端起杯子,喝了口茶水,面色和蔼地望着王思宇,慢条斯理地道:“王县长,至于新的县委书记人选,省里争求市委的意见,我的态度很明确,由你来接任最适合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神色坦然地笑了笑:“多谢岳书记支持。”

    岳明松摆了摆手,放下杯子,面色凝重地道:“你别高?#35828;?#22826;早,过段时间,省委组织部要选调六位干部出国学习,你还年轻,应该出去学习一下,到外面去走走看看,争取把学到的东西用到西山县的建设当?#26657;?#22312;此期间,西山?#22675;?#20316;不能出问题,否则,板子照样会落到你的屁股上,怎么样,有信心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王思宇笑着点点头,语气轻松地道:“请岳书记放心,西山的班子是能够经得起考验的,只要?#32454;?#25353;照市委定下的调子来实施,县里的各方面工作不会受到任何影响。”

    岳明松笑了笑,点头道:“好,本来?#19968;?#26377;些不放心,既然你这样肯定,那就这么定了,机会难得嘛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岳明松掸?#35828;?#28895;灰,像是很随意地问了一句:“王县长,你们县里有位常委,名叫庄俊勇,他的情况怎么样?#20426;?br />
    王思宇心中陡然一惊,在这个当口,岳明松打听起庄俊勇的状况,其意不言自明,王思宇有些含糊地回答道:“还可以,庄主任?#25925;?#24456;细心的,很适合在委办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样啊。”岳明松皱了皱眉,就岔过话题,笑着问道:“过段时间,市里要开会讨论人事问题,西山县代县长的人选,也要在常委会上议一下,我想先听听县里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想了想,就斟酌着语句,很谨慎地道:“岳书记,西山现在的发展态势?#25925;?#19981;错的,如果不出意外,经济增幅将是去年的两倍,?#39029;?#22269;这段时间,政府方面?#22675;?#20316;?#25925;?#30001;马君寒县长代管比较适合,当然了,市里如果从全局角度出发,另派人选过来,县委也一定会全力配合的。”

    岳明松很专注地听着,摩挲着头发,若有所思地道:“是啊,大好局面来之不易,应该珍惜,?#25925;?#23562;重县里的意见吧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没有说话,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,之前没有提防,倒险些被庄俊勇钻了空子,看来这人留不得了,要想办法踢出去,但现在肯定不是提这件事的时候,要过些日子才能运作。

    他刚想到这,岳明松就说话了:“王县长,这样吧,那位庄俊勇同志就调到市里来工作吧,有人打了招呼,总要有所安排,不然他们会说我岳明松不通情理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忙笑着道:“那样也好,既然岳书记亲自点将,我们县里只好忍痛割爱了。”

    岳明松心情不错,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拿手指敲了敲桌子,半开玩笑地道:“你啊,少在我这耍滑头,记得把招商引资工作干好,以后有机会,我要去西山转转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终于放松下来,笑着说:“随时欢迎岳书记下来视察。”

    岳明松点?#35828;?#22836;,再次提醒道:“前段时间省里发生了不少事情,我们要吸取教?#25285;?#22312;用人问题上要格外谨慎,一定要把好关,要有一双火眼金睛,不能让**分子钻了空子,西山这边?#38382;?#19981;错,引进了不少大项目,但更要提高警惕,要避免‘工程上马,干部下马’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的表情严肃起来,连连点头,拿笔在本子上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离开玉州市委大?#28023;?#29579;思宇抬腕看了下表,就给廖景卿打?#35828;?#35805;,随后开?#36947;?#21040;少年宫门口,下车之后,点了一根烟,站在大门外面,不紧不慢地吸了起来,过了十分钟左右,前来接孩子的?#39029;?#36880;渐多了起来,把门口围得水泄不通,许久没有见到瑶瑶了,心里颇为挂念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,放学的铃声响起,很快,学生们排着队伍走出来,王思宇正站在人群中观望,大?#32676;?#22320;被人一把抱住,低头一望,正是瑶瑶,她身上的校服上沾满了?#23601;粒车吧?#20063;满是汗渍,王思宇不禁哈哈一笑,把她抱了起来,笑着问道:“小宝贝,怎么搞得浑身脏兮兮的,像刚从地窖里钻出来。”

    瑶瑶嘻嘻一笑,抬手擦了把?#24120;?#25733;着嘴巴道:“下午去做?#36710;瘢?#19981;小心摔倒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低声问道:?#21543;车?#20570;的是什么啊?#20426;?br />
    瑶瑶奶声奶气地道:“是舅?#35828;牧常上?#27809;做好,后来耳朵掉了一只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不禁莞尔,捏了捏她的小?#36710;埃?#25265;着她钻进车子里,开车返回电视台家属楼,直接去了廖景卿家里,瑶瑶打开房门后,先回到卧室里换了件漂亮的连衣裙,接着跑到沙发上,坐到王思宇的怀里,摇?#22346;文?#22320;道:“舅?#32781;?#20320;最近怎么总不来看我啊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剥了葡萄,塞进她的小嘴里,笑着道:“舅舅最近太忙了。”

    瑶瑶竟叹了口气,愁眉苦脸地道:“舅?#32781;?#25105;现在?#37096;济?#20102;,每天?#23478;?#23398;英语,还要去少年宫参加活动,周末还要?#24187;?#20799;阿姨拉去学钢琴,学画画,学舞蹈,我都快痛苦死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有些心疼地咧了咧嘴,随即牵着她的小手,走到浴室,帮她洗了?#24120;?#31505;着?#21442;?#36947;:“学那些东西一点都不痛苦,你呀,就是太娇惯了。”

    瑶瑶却嘟着小嘴道:“才不是呢,人家就是不?#19981;?#23398;嘛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叹了口气,抱着她走出来,轻声道:“小宝贝,要不我去和媚儿阿姨说,咱们周末的钢琴不学了,就在家里玩好不好?#20426;?br />
    瑶瑶却把头摇成了波?#26031;模?#27809;精打采地道:“?#25925;?#31639;了,媚儿阿姨?#30475;?#37117;给我买好吃的,要是真不去了,她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呵呵一笑,在她粉雕玉琢的小脸上亲了一口,低声道:“小宝贝,学了什么舞蹈,给舅舅表演下吧。”

    瑶瑶‘嗯’了一声,乐颠颠地跑到镜子前面,跳起了独舞《擦玻璃》,王思宇看得乐不可支,不时哈哈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瑶瑶跳完之后,有些不好意思地张大了嘴巴,摇摇?#20301;?#22320;跑了过去,一头扎在王思宇的怀里,用脑袋使劲地顶着王思宇的小腹,过了半晌,她才扬起头来,勾了勾手指,有些神秘兮兮地道:“舅?#32781;?#33285;?#32781;?#20320;以后千万不要跟媚儿阿姨生小孩啊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怔,低下头来,笑着问道:“为什么啊?#20426;?br />
    瑶瑶咬着嘴唇支吾半天,才犹豫着道:“要是有了小孩子,舅舅就不会?#19981;?#25105;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不禁莞尔,摇头道:“怎么会呢,舅舅永远都?#19981;?#29814;瑶。”

    瑶瑶却一脸不信的样子,撅着嘴巴道:“骗人,好多小朋友都那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把嘴?#30171;?#21040;她的耳边,耐心哄了半晌,又勾了手指,瑶瑶才?#25351;?#20852;起来,坐在王思宇的膝盖上,讲了很多小伙伴间的趣事,王思宇竟也听得津津有味,不时插话问上一句,瑶瑶则一本正经地回答着,单看那神态语气,活脱脱一个小大人,极为惹人怜爱,王思宇忍不住把她抱在怀里,亲了又亲。

    晚上五点多钟,王思宇正陪着瑶瑶看动画片,房门被轻轻打开,廖景卿和叶小蕾,柳媚儿三人微笑着走了进来,屋子里登时热闹起来,众人闲聊了一会,便围坐在桌边,包起了饺子。

    叶小蕾笑着道:“小宇,全国巡展结束后,画馆的生意一直不错,如果乐观估计,不出四年,我们就可以完成原始积累,到西山找矿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皱了皱眉,沉吟道:“小蕾阿姨,现在情况有了变化,我在西山也许只能干上一年多,从国外回来就会调走,如果铜矿的消息确实可靠,那就应该提前动作,否则西山的班子一旦有了变化,就会对后续工作造成影响。”

    叶小蕾微微一怔,把捏好的饺子放在盘子上,踌躇道:“经过这半年时间的研究,我确信矿藏的位置就在那十五公里的?#27573;?#20869;,只是要找到矿床的精确位置,恐怕需要大量的投入,至少要有五千万的先期投入才成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和天鹏乳业的张总联系一下吧,让他把款子准备出来,只是账目要搞好,将来也许会有人从天鹏这条线?#20384;床?#25105;,不能留下尾巴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吓了一跳,忙扭头道:“哥,怎么说得这样严重,怪吓?#35828;模?#35201;不别去搞那个什么矿了,就这样经营画馆也很好的,大不了以后?#24050;?#20320;,这个假期我赚了三万多呢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呵呵一笑,一边揉着面,一边轻声赞许道:“媚儿倒挺有经济头脑的,培训院做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廖景卿也蹙起秀眉,柔声道:“小弟,是不是太急了些,做生意?#25925;?#31283;扎稳打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姐,看准了就得干,拖得太久反倒容易出差错,隐湖集团出事后,我始终担心亚钢会再度出现问题,那样黄龙镇容易出乱子,如果能够早日找到铜矿,就能把这块隐患解决掉,也会全面拉动西山的经济,既然是好事,那就不要犹豫了,尽早把项目搞起来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撅着嘴巴道:“哥,你?#36824;?#30528;想着好事了,就没有想到,一旦找矿失败,那五千多万可就打了水漂,到时候拿什么来还啊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着道:“不用担心,大不了把领袖那幅字?#25351;?#20182;们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却撇嘴道:“你?#25925;?#33293;得,没了那幅字,国画馆的生意会一落千丈的。”

    叶小蕾嫣然一笑,轻声道:“媚儿,你放心吧,铜矿一定会找到的,小宇既然这样讲了,我们抓紧运作就好了,更何况,我也盼着早点把这件事情办了,如果能把铜矿找到,再?#19968;?#20250;?#23637;?#20122;钢,也算是?#38405;愀盖子?#20102;交代,想必他在九泉之下,也能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听了,就不再反对,低头捏着饺子,过了半晌才叹了口气,神色黯然地道:“好久没有梦到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叶小蕾哼了一声,拿手指戳了?#20102;?#30340;额头,低声道:“你啊,最没有良心了。”

    柳媚儿苦涩地一笑,抬起手腕,擦掉额头上的面粉,转头道:“景卿姐姐,妈妈要是离开国画馆,你一定很忙的,要不我过来帮忙吧。”

    廖景卿微微一笑,柔声道:“媚儿,那你的学业怎么办?#20426;?br />
    柳媚儿撇嘴道:?#21543;?#23398;最没意思了,还不如做生意好呢,每天数钞票的感觉棒极了。”

    瑶瑶这时跑了过来,拉着廖景卿的衣袖央求道:“妈妈,妈妈,我也不要去上学了,我来帮你数钞票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,无不莞尔。

    热热闹闹地吃过晚饭,众人又坐在沙发上商量了一会,见外面的天渐渐黑了下来,王思宇赶忙下了楼,开车返回西山,明天要早起到岭溪乡视察,从玉州赶路,怕是要耽误时间。

    回到家?#26657;?#27927;过澡,躺在床上看了会书,夏小玉的手机短信?#32557;?#32780;至,王思宇?#24895;?#22899;儿如潮?#22675;?#21183;搞得有些心神不宁,烦恼之余,也有些许的期待,在被撩拨了一通后,他终于按捺不住,摸着手机回了一封短消息过去:“小玉,你以后选择?#20449;?#21451;的标准是什么样的?#20426;?br />
    几分钟后,手机再次震动起来,王思宇翻开短信,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字:“财大器粗。”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北京赛车pk10冠军论坛 江西时时彩开奖重复 甘肃快三和值表格 吉林市福彩中心主任 和记彩票安徽快3官网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百度 体彩贵州十一选五48 海南飞鱼彩票控 网球俱乐部 白小姐透特彩图120期 浙江风采网走势图 四川时时彩走势图开奖 甘肃11选5遗漏数据 青海11选5玩法介绍 广东26选5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