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五卷 漫漫官商路 第169章 朋友or情人

    早上醒来的时候,王思宇睁开眼睛,却发现白燕妮已经穿戴整齐,正坐在床边,默默地注视着自?#28023;?#20182;不禁呵呵一笑,翻身坐起,轻声调侃道:“燕妮,在犯花?#31456;穡俊?br />
    “少臭美了哟!”白燕妮啐了一口,红着?#30196;?#36215;来,走到衣柜里,取出崭新的衬衫西服,以及一条暗红色花纹的领带,平放在床边,柔声道:“早饭已经做好了,快点起来吧,懒鬼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穿了?#36335;?#27927;漱一番,就坐在餐桌边,陪着白燕妮用了早餐,收拾了桌子后,白燕妮把他拉到镜子旁,为他系好了领带,又帮他梳理了头发,用摩丝定了型,这才笑着道:“全省的县委书记里,你大概是最帅的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颇以为然,很自恋地挑了挑?#32426;罰?#21448;摆了个酷酷的造型,白燕妮翻着白眼走开。

    上班后,?#23853;?#22352;在办公桌后,一阵剧烈的震动传来,王思宇摸出手机,看了号码,见是梁桂芝打来的,他心中已?#24187;?#30333;?#24605;?#20998;,忙接通电话,笑着道:“梁市长,你好。”

    梁桂芝微微一笑,扶了扶眼镜,半开玩笑地道:“一点都不好,正生闷气呢!”

    王思宇咧了咧嘴,佯装不解地道:“老领导,这大早晨的,谁惹您生气了,是俞书记吗?”

    梁桂芝哼了一声,用签字笔轻轻敲了桌面,拉长声音道:“王大书记,你还在装糊涂,以后是不打算登我们家门了吗?”

    王思宇嘿嘿一笑,忙解释道:“老领导,别生气,我也是?#23853;?#25165;得到消息,而且上面还没发文,怕有变化,这才没有告诉您。”

    梁桂芝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,把签字笔丢到一旁,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,笑着道:“不会有变化了,恭喜你啊,这次大家又要在一起共事了,我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呵呵一笑,谦虚地道:“是啊,又能在老领导身边工作了,我也非常开心,以后还请老领导多支持。”

    梁桂芝叹了口气,压低声音道:“王书记,咱们两个就不要?#25512;?#20102;,这边情况复杂,不瞒你说,我现在的处境也很艰难,正需要你的支持,电话里不方便多讲,等你来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收起笑容,表情严肃地道:“好的,闵江的情况,我也多少有所耳闻,老领?#35760;?#25918;心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梁桂芝微微一笑,伸手摸着喉咙道:?#26263;?#24895;吧,最近烦心的事情太多,我一直在上火,嗓子都肿了,难得听到这样的好消息,你来的太及时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摆弄着桌上的杯子,笑着道:“老领导,我给你出个偏方,只要想办法把老俞调过去,保证能去了你的火气,他才是你的及时雨啊。”

    梁桂芝咯咯笑了起来,低声骂道:“你啊,真是不像话,升官了,胆子也变大了,居然敢拿我开涮,看梁姐到时怎么收拾你,哼!”

    王思宇喝了口茶水,笑着道:“老领导,这是有科学根据的,我可不是在信口开河。”

    梁桂芝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他来了也没有用,现在是一?#24597;衣椋?#29702;不清头绪,工作上打不开局面,哪?#24515;?#31181;心思啊……不和你说了,咱们见面再聊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点头,笑着挂?#31995;?#35805;,随即紧皱?#32426;罰?#25720;起签字笔,在本子上写了‘闵江’二字,将两个字圈了起来,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正?#28872;?#38388;,秘书郑辉敲门进来,笑着提醒道:“王书记,还有十分钟就要开会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放下茶杯,摸起日程?#25165;?#34920;,扫了一眼,就拿笔在上面勾了下,轻声道:“下午的剪彩活动我就不去了,请海洋书记代替参加,我要到亚?#32959;?#36716;,你去?#25165;?#19968;下。”

    郑辉忙说了声好,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思宇摸起手机,走到窗前,拨通了叶小蕾的号码,悄声道:“小蕾阿姨,我下午到亚钢看看,借着周末的机会,我们一起去?#19997;?#21306;。”

    叶小蕾莞尔笑道:“好的,大老板,随时欢迎你来视察,不过?#19968;?#22312;市环保局,要下午三点钟才能返回去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呵呵一笑,低声道:“?#36824;?#31995;,你忙正事要紧,不必急着回来。”

    叶小蕾轻笑道:“那好,我办完手续再回去,一年多没见了,还真有点想我这宝贝女婿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怔,苦笑道:“小蕾阿姨,您?#25925;?#21483;我小宇好了,我有点不?#35270;Α!?br />
    叶小蕾叹了口气,柔声道:“小宇,阿姨真的已经想开了,只要你能真心对媚儿好,阿姨就不反?#38405;?#20204;在一起,做情人就做情人吧,这是她的命,谁让她死心塌地?#19981;?#19978;你了呢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尴尬地笑了笑,忙低声道:“小蕾阿姨,我要去开会,咱们见面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叶小蕾‘嗯’了一声,挂断?#35828;?#35805;,听着手机?#21019;?#26469;嘟嘟的盲音,王思宇有些失神地?#35835;?#21322;晌,直到敲门声再次响起,他才把手机放回上衣口袋里,愁眉苦脸地嘟囔道:“有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岳母,哪个女婿受得了啊!”

    开完会,已经到了中午,王思宇到机关?#31243;美?#29992;过餐,坐在餐桌边点了一根烟,与郑?#21834;?#21490;法宪等人聊了一会,就转身出了?#31243;茫?#24930;悠悠地回到办公室,?#23853;?#25512;开房门,就见到一个身材高挑的倩影,正站在窗前向外眺望。

    王思宇随手关上房门,缓缓走到她的身后,笑着道:“婉茹,你的消息?#25925;?#28789;通,我昨天下午才回来,你今儿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唐婉茹叹了口气,轻轻转过身子,斜倚在窗前,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思宇,轻声道:“生意人就要消息灵通,不然怎么?#24515;兀?#23601;像上次,提前知道县里要修高速,让我做好了充足的?#24613;福?#30528;实大赚了一?#30465;!?br />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拉了椅子坐下,怅然道:“婉茹,现在可没什么消息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唐婉茹抿嘴一笑,走到他的对面,坐在桌子上,轻声道:“不用了,天宇公司已经上了轨道,现在接?#22675;?#31243;,明年都干不完,只要不犯低级错误,发展前景?#25925;?#24456;乐观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点头,笑着道:“那就好,?#38405;?#30340;聪明才智,相信公司一定会有很好的前景,不过赚了钱别都揣在腰包里,要记着回报社会。”

    唐婉茹笑了笑,斜眼睨着他,微笑道:“不用书记大人提醒,我已经捐了三个希望小学出来,不然能当上政协委员嘛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苦笑着摇摇头,有些无奈地道:“你啊,说?#30333;?#26159;?#25970;?#23574;刻,那不是交易,而是一种鼓励。”

    唐婉?#38389;?#20102;个懒腰,双手撑在办公桌上,把身子向后仰去,脸上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,轻声?#24202;?#36947;:“?#23478;?#26679;,花钱买名声嘛,这也是一种投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哼了一声,低声道:“市侩!”

    唐婉茹咯咯地笑了起来,把办公桌上的座机推开,侧过身子,目不转睛地盯着王思宇,柔声道:“小男生,听说你要调走了?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点头,把身子向后一仰,微笑道:“是啊,去你小姨那边,月底就走。”

    唐婉茹叹了口气,信手拨弄着桌上的鼠标,轻声道:“早就猜到了,出去培?#30340;敲?#20037;,回来一定是要高升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摸出一根烟来,点上后吸了一口,把几个淡淡的烟圈喷了过去,笑着道: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婉茹,你也不用太?#21387;!?br />
    唐婉茹抿嘴一笑,伸手抢过王思宇手中的烟,蹙眉吸了一口,叹息道:“小男生,你真是太自?#30423;耍?#25105;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,大家只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猫走了,?#26434;?#32769;鼠来说,其实是一件好事,根本不需要伤心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轻轻握住她的手,摇头道:“婉茹,我不是猫,你也不是老鼠,我们之间,应该是介于朋友与情人之间?#22675;?#31995;。”

    唐婉茹拂了拂秀发,微笑道:“小男生,其实有时很想做你的情人,可生怕自己陷进去,难以?#22253;巍!?br />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盯着那张白皙的俏脸,轻声道:“婉茹,哪?#24515;敲囪现兀俊?br />
    唐婉茹却嘟着嘴巴,伸手拨弄着王思宇胸前的领带,轻轻摇头道:“的确很?#29616;兀?#19981;得不说,你是个很有魅力的大男孩,精力充沛,充满了活力,对我来讲,很有诱惑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伸出手去,从她唇边摸回香烟,皱眉吸了一口,低声道:“婉茹,你也一样,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总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你身上的那种野性很让我心动,有时很想征服你,看你在我身体下面婉转承欢的样子,可?#30475;?#21040;了要紧关头,都会感到一丝潜在的危险,或许,我们做朋友更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唐婉茹咯咯一笑,?#24433;?#20844;桌上跳了下去,抬起**,踏在椅子上,将裹在小腿上的渔网丝袜向上提了提,随后转身向外走去,行?#24605;?#27493;,转过身来,微笑道:“小男生,那咱们就做朋友好吧,你走时,我就不送了,不过以后有机会,?#19968;?#21435;闵江看你的,说不定哪天忍不住,咱们就变成情人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叹了口气,摆手道:“在把你身上的刺拔光之前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!”唐婉茹眨了眨眼睛,轻飘飘地抛了个媚眼,扭着身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思宇低头哑笑半晌,走到窗前,向外望去,目送着红色的跑车驶出县委大?#28023;?#24515;中竟有些难言的失落,正惆怅间,目光不经意落在窗棂上,只见那里写着一行小字:“王,我想征服你,而不是被你征服。”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大乐透彩票选号软件 重庆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 天重庆时时彩开奖历史 新浪彩票图表走势图 北京彩票玩法 半全场大小球口诀 彩票泳坛夺金 最快的nba比分网 福彩3d和值走势图2000 20选5在网上买 极速时时彩概率器 2014白姐透码诗全年 波叔一波中特图片 排列五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