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?#19978;?#20462;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六卷 棋盘上的飞刀 第六章 危言耸听

    房门开了,周媛出现在门口,她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,赤着小脚,嫩若凝脂的脸颊上,带着一丝隐约的惆怅,虽然许久未见,这位冰山美人,倒没有半点的改变,依然是那样的恬静淡漠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门边,对望?#32824;?#20960;秒,似乎都在仔细地打量着对方,短暂的沉默过后,周媛秀眉微蹙,侧过身子,表情冷淡地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缓缓走进房间,坐在沙发上,环视四周,目光落在墙角的三角钢琴上,盯着琴架上那张合影,不禁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周老师,我调到?#23665;?#26469;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周媛轻轻点头,默默地走到冰箱前,拉开柜门,摸出两盒苹果汁来,回到沙发边坐下,丢给王思宇一?#26657;?#23601;摸起茶几上的遥控器,打开电视,嘴里叼着吸管,安静地喝着饮料,对旁边的王思宇不理不睬,倒似身边根?#20037;?#26377;这个人一般。

    王思宇?#25925;?#24050;经?#35270;?#20102;,也不以为意,把一盒果汁喝完,就摸出一根烟,点上后,斜倚在沙发上,摸起一本画报,信手翻了几页,目光就从画报上飘了出去,落在暗红色的羊毛毯上,灯光下,一?#22253;?#23273;的玉足,散发着柔和的光?#21361;?#26174;得分外的娇美。

    似乎是察觉到?#32824;?#20040;,周媛有些不自然地挪了挪身子,将双腿收到沙发上,用橙红色的软垫遮住了那双小脚,又摸着遥控器换了台,一言不发地望着屏幕里喧闹的古装剧,双眸似颦似嗔,而她光洁的腮边,也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粉色。

    王思宇哑然失笑,他从沙发上站起来,走到窗边,拉开窗帘,望着外面的夜景,皱眉吸了口烟,轻声道:“周老师,这么久了,你?#25925;?#19968;点都没有改变。”

    周媛微微?#20037;跡?#20851;?#35828;?#35270;机,转头望着王思宇的背影,淡淡地道:“你呢,变了吗?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点头道:“变了很多,有时候,?#23478;?#32463;认不出?#32422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周媛咬着嘴唇,沉默半?#21361;盘?#20102;口气,轻声道:“官场是最能改变人的地方,?#32972;?#25512;荐你去青州市委,可能是一种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王思宇转过身来,讶然地道。

    周媛转过身子,双手抱着双膝,淡淡地道:“那时候,其实是存了赌气的念头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怔,随即醒悟,转过身子,又吸了口烟,微笑道:“是啊,我和长青长得太像了,周秘书长见了,肯定很不开心,经常能在委办看到我,这对老爷子来讲,其实是一种变相的?#22836;!!?br />
    周媛没有吭声,而是撅起嘴巴,眼里闪过一丝?#22120;?#30340;笑意,但眸光很快黯淡下来,她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摆了摆手,缓缓走回沙发边,把烟蒂掐灭,丢进纸篓里,轻声道:“周老师,你根?#38745;?#24517;道歉,我现在的生活很好,也希望你能改变下?#32422;海?#35753;生活变得更丰富多?#24066;!?br />
    周媛轻轻摇头,神情落寞地道:“你不懂的,我更?#19981;?#21333;调些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皱了皱眉,轻声道:“周老师,上次遇到老爷子,他还念?#35835;?#35768;久,你的婚事,现在是他最大的心病。”

    周媛微微?#20037;跡?#33080;上露出一丝不悦之色,淡淡地道:“你回去吧,我要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叹了口气,缓缓走到门口,转头望了那个落寞的身影,推开房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媛移开橙红色的软垫,伸手摸着白皙精致的脚?#28023;?#20302;声道:“真是没想到,已经当上纪委书记了呢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回到房间,躺在床上,继续钻研那本《艳史通鉴?#32602;?#30452;到深夜,他才关?#35828;疲?#25289;上被子?#19978;攏?#36731;声咕嘟道:“这么久都没有找?#20449;?#21451;,不是在等我吧?”

    这样一想,就觉得大有可能,王思宇立时又精神起来,眉花眼笑地翻了个身,在被窝里点了一根烟,皱眉吸了一口,掰着手指道:“第一,她苦苦等了我这么多年,只是脸皮太薄,?#32531;?#24847;思开口罢了,男人应该主动些。第二,她是我的梦中情人,半个初恋之一,有机会再续前缘总是好的。第三,做人要有同情心,她对我又有恩,不能眼见着她这么孤单下去。第四,她?#25925;?#37027;么漂亮。第五,不想当师公的学生不是好学生。第六,她要是跟了我,老爷子?#19981;?#39640;兴的,做情人总?#35033;?#21333;一辈子要好吧?第七,反正都这么多了,也不差她一个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根烟吸完,王思宇蒙了被子,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半个小时,仍是无法安眠,他默默地数了两千只羊,总算是让兴奋过度的大?#22253;?#38745;下来,昏昏?#33080;?#22320;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早?#31185;?#26469;,王思宇到三楼用了餐,又坐在窗边喝了两杯茶水,也不见周媛下来,他有些焦急,?#24202;缓?#21644;梁桂芝说些什么,?#32531;?#24763;悻地出了餐厅,夹包走进电梯,下楼后,坐进奥迪车,司机缓缓发动车子,小?#20498;?#36827;主道,驶向市委大院。

    来到办公?#36965;?#29579;思宇坐在办公桌后,看?#35828;?#22825;的?#23665;?#26216;报,又批阅了几份市委转发的文件,刚刚丢下签?#30452;剩?#22806;面就响起一阵清脆的敲门声,他抬起头来,沉声道:“请进!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,孙宝钛抱着几个厚厚的牛皮纸袋走了进来,望着办公桌后的王思宇,有些局促不安地道:“王书记,我是来送材料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招手道:“宝?#30740;鄭?#25105;们又见面了,快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孙宝钛脸色涨得通红,快步走了过来,忙不迭地道:“王书记,您别开玩笑了,‘宝?#30740;幀?#36825;三个字,万万当不得,您?#25925;墙?#25105;孙宝钛吧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呵呵一笑,起身泡了杯茶,递了过去,笑吟吟地道:“为什么,就因为我是纪委书记?”

    孙宝钛点点头,又赶忙摇头,苦笑道:“王书记,您越是平易近人,我就越是紧张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把牛皮纸袋接过来,皱眉道:“重机厂的材料这么多?”

    孙宝钛赔笑道:“是的,王书记,重机厂是咱们市的上?#20040;?#25143;,经常有工人写举报信,这些年的材料都在这里了,我做了目录,按照时间顺序进行了编?#29275;?#30446;录上还记着举报信的大致内容,便于您进行查?#25671;!?br />
    “?#37327;?#20102;。”王思宇点点头,伸手摸起杯子,喝了口茶水,笑着问道:“宝钛,今天的股市行情怎么样啊,大盘是涨了?#25925;?#36300;了?”

    孙宝钛脸上一红,又摸出一份检讨书,毕恭毕敬地放在桌上,站起身来,哭丧着脸道:“王书记,经过何主任的批评教育,我深刻认识到了?#32422;?#30340;不足,昨天晚上做了认真反省,痛定?#32426;矗?#24161;然悔悟,写了这份检讨书,以后再不敢在办公时间炒股了。”

    ?#30333;?#19979;说,不要拘束。”王思宇指了指对面的椅子,摸过那份检讨材料,随意地翻了翻,就丢到一旁,微笑道:“是很深刻,文采也不错,好吧,过关了,下次再犯,就要严肃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孙宝钛涨红着脸,连连点头道:“王书记,您放心,以后我一定要?#32454;?#35201;求?#32422;海?#20877;不敢犯低级错误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摆了摆手,微笑道:“宝钛,你在纪委工作很久了吧?”

    孙宝钛有些紧张地拉了拉椅子,表情严肃地道:“是的,王书记,自从转业后,就一直在纪委工作,已经有十年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?#35828;?#22836;,继续道:“十年时间,真是不短了,怎么样,对纪委的工作有什么想法吗?”

    孙宝钛精神一振,挺直了腰杆,满脸正气地道:“王书记,我认为,纪检监察工作责任重大,作为纪委工作人员,我们身处反腐倡廉的第一线,责任重大,肩负着庄严而神圣的工作,事关党和国家的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摆了摆手,打断他的话,皱眉道:“宝钛,这里就咱们两人,你就不要搞诗朗诵了,实话实说,我想了解这里的真实情况。”

    孙宝钛讪讪地笑了笑,犹豫了下,就挠着后脑勺,忐忑不安地道:“王书记,咱们这的真实情况很简单,一年最多查两三件案子,抓几个小?#22909;祝?#23436;成指标,平时都是没事做的,咱们这边要是忙起来,外面就该有一大批人睡不着觉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怎么,纪委的工作力度不够?”

    孙宝钛喝了口茶,摇头道:“王书记,纪委的工作不能较真的,不然信访?#20381;?#37027;么多举报信,几乎涉及到各个部门的领导,甚至还有市委鲍书记的,要是都去?#32824;擔?#24656;怕?#23665;?#24066;的工作就?#27426;?#20102;,非乱套了不可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点头,微笑道:“宝钛,你在信访办工作,应该很了解情况,群众意见比较大的单位或者个人有哪些,应该?#38393;?#26377;数吧?”

    孙宝?#30740;?#26377;成竹地道:“王书记,这方面的情况,我最熟悉不过了,不瞒您说,好多信访材料都挺有意思的,里面什么内容都?#26657;?#21487;以当花边新闻看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呵呵一笑,拿手指了指他,轻声道:“?#24774;。?#29392;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,不过这样最好,在没有外人的时候,咱们大可以这样轻?#38378;?#22825;。”

    孙宝钛?#32531;?#24847;思地喝了口茶,思谋半?#21361;?#21448;善意地提醒道:“王书记,您刚到?#23665;?#24456;多情况可能还不太熟悉,在办案方面,?#25925;?#24212;该谨慎些好,不然容易得罪一些实权派,不利于工作的顺利展开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点了一根烟,倚在宽大的靠背椅上,审视着对面的孙宝钛,似笑非笑地道:“宝钛,你的意思,这边的情况可能很?#29616;兀俊?br />
    孙宝?#35759;?#22836;有些冒汗,但?#25925;?#36731;轻点头,迎着王思宇的目光,语气坚定地道:“王书记,要是打算动真格的,恐怕要做出最坏的打算,?#23665;?#26377;些官员背景很复杂,他们在黑白两道都有关系,谁要想把他们送进监狱,就要做好被他们送进地狱的?#24613;浮!?br />
    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,不动声色地道:“宝钛,不要危言耸听,哪有那么?#29616;兀 ?br />
    孙宝钛伸手擦了?#26753;梗?#26377;些自嘲地道:“是啊,王书记,和您说话有些紧张,有时都不知?#32422;?#22312;讲什么,大脑经常一片空白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?#21361;?#24573;地笑了起来,点头道:“那好,宝钛,先这样,过几天我要去?#31639;山?#37325;机,你也跟着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孙宝钛有些激动地站起来,神色恭敬地道:“好的,王书记,?#34892;?#24744;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沉吟道:“宝钛,你选出几封举报材?#20384;矗?#21333;独交给我,但要注意保密,不许和任何人讲。”

    孙宝钛深深地望了王思宇一眼,轻声道:“放心,王书记,我这就回去?#24613;浮!?br />
    王思宇点?#35828;?#22836;,望着孙宝钛走出办公?#36965;?#30385;眉吸了口烟,在丝丝缕缕的烟雾?#26657;?#20182;的面色变得异常凝重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祝书友们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。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qq欢乐斗地主算牌器 上海时时乐方法技巧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湖北30选5开奖号 老快3最大遗漏号 北京赛车pk10技巧 30选5开奖结果2019333 彩票计划qq群群号 围棋人机大战 湖南彩票双色球115期 13120期七星彩 京东彩票入口在哪 浙江快乐12开奖走势图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