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?#19978;?#20462;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六卷 棋盘上的飞刀 第四十三章 不期而遇

    窗外,最后一盏街灯已然熄灭了,夜色正浓,浓得如同化不开的墨汁,席卷而来,它就像是沉默的怪兽,于无声无息间,轻易地吞噬了一座城。

    ?#21534;?#37324;,幽暗的灯光从蓝色的台灯罩中溢出,周媛身着白色的睡裙,安静地坐在钢琴旁,冰冷的指尖轻柔地抚摸着雪白的琴键,仿佛是触摸着遥不可及的记忆。

    伴着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,她的手指轻轻挥动,在键盘上轻灵地弹奏着,如水的钢琴声倾泻而出,每个音符都如同跳跃的火焰,孤独而清冷,在风中摇曳着,忽明忽暗,恍恍惚惚,忧伤的旋律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王思宇安静地坐在沙发上,手里端着茶杯,默默地凝望着光影之?#26657;?#37027;个孤独落寞的背影,叹了口气,闭上眼睛,陶醉在这纯美的钢琴声里,浑然忘?#25671;?br />
    恍惚间,他睁开眼睛,走到茶几边,摸起纸笔,轻柔地画了起来,在荒芜的莽原上,有一间小木屋,木屋前站着一个衣袂飘飘的白衣女子,她一直在等待那个永远不能归来的?#31561;恕?br />
    莽原的尽头是海,海的尽头,是无尽的虚空,她的?#31561;耍?#21017;远在虚空的尽头,永不能见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最后一个音符落下,房间里陷入了一片寂静,王思宇?#32426;?#32039;锁,脸上露出一丝怅然之色,他丢下手中的铅笔,缓缓走过去,从后面拥住周媛柔若无骨的娇躯,悄声道:“这是什么曲子,怎么会这样动听?”

    “夜的钢琴曲,他最?#19981;?#30340;曲子。”周媛脸上浮过一?#21487;?#24863;之色,她的声音轻柔而低沉,仿佛梦中呓语,?#20302;?#20043;后,再次沉默下来,眼中已是一片晶莹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,王思宇把手掌移到她滑嫩的脸上,触摸着?#31508;?#30340;眼角,轻声安慰道:“怎么跟个孩子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媛咬了嘴唇,握住王思宇的手腕,有些伤感地道:“他走了,爸爸?#24598;?#20102;,我感觉很累,想哭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叹了口气,抱了她起来,缓缓进了卧?#36965;?#25226;周媛轻轻放在床上,拉了被子,悄声道:“别多想了,早点睡吧,太阳起?#26149;螅?#19968;切都会继续。”

    周媛‘嗯’了一声,听话地闭了眼睛,泪水扑簌而下,柔声道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王思宇淡淡一笑,默默地注视着她,良久,转身走了出去,返回自己的房间,点了一根烟,站在窗边,遥望着浓郁的夜色,不禁叹了口气,喃喃地道:“?#25925;敲挥?#24536;掉他啊……”

    吸完烟,王思宇上了床,拉了被子?#19978;攏?#24515;绪不宁,一时难以入睡,就摸出手机,拨着号码,和女人们聊天。

    “小影,睡了吗?”他侧着身子,轻声道。

    张倩影还?#25381;?#30561;醒,过了好一会,才眯着眼睛,柔声道:“早就睡了,小宇,怎么了,这么晚还打电话过来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拿手揉着眉心,愁眉苦脸地道:“晚上失眠了,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微微?#20037;迹?#23567;心翼翼地问道:“小宇,工作压力太大了吧?要不换个环境吧,回京城?#31383;桑 ?br />
    王思宇轻轻摇头,叹息道:“再等等吧,现在还不想过去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打了个哈欠,闭了眼睛,悄声道:“快点睡吧,明儿还要早起,陪老三媳妇做身体检查呢”

    王思宇登时来了精神,好奇地道:“嗯,她怎么了,怀上了?”

    张倩影抿嘴一笑,?#32531;?#22855;地道:“女人家的事情,你问那么多做什么,讨厌,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摸着鼻?#26377;?#20102;起来,半晌,又拨了号码,笑着道:“青璇,是?#25671;!?br />
    李青璇坐了起来,呆了半晌,才轻声抱怨道:“唉,怎么回事啊,这么晚还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翻了个身,用脚丫子蹭着粗壮的大腿,懒洋洋地道:“我失眠了,想找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哭笑不得,带着哭腔道:“明天白天再打好吗?求求你了,人家要是出了黑眼圈,化?#31508;?#20250;抱怨的,那个娘娘腔要是唠叨起来,会要人命的!”

    王思宇叹了口气,无精打采地道:“青璇,最近想过我吗?”

    李青璇揉着眼睛,把头摇成了拨浪鼓,赌气地道:“?#25381;小!?br />
    王思宇哼了一声,拉长声音道:“那在想谁,不会是江涛吧?”

    李青璇微微一怔,随即掀开被子,怒不可遏地道:“王思宇,你混蛋,大晚上的不睡觉,想吵架是吧?”

    王思宇伸手挠头,摇头道:“不是,就是话赶话说到那了,青璇,?#24794;?#22810;想,我没那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叹了口气,仰头倒了下去,气哼哼地道:“讨厌,不和你说了,我谁都不想,就想早点进中央台!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歉然道:“呃,你会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成了京城电视台一姐,脾气见长啊!”王思宇不满地嘟囔了一句,又拨了白娘子的电话号码,唉声叹气地道:?#25226;?#22958;,我失眠了。”

    白燕妮叹了口气,惨兮兮地道:“我也是,一连三天都没睡好觉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有些心疼了,忙动情地道:“怎么,想我了吗?要不把你调过?#31383;桑 ?br />
    白燕妮轻轻摇头,摸起杯子,喝了口水,愁眉不展地道:“没,我想小乐乐啦,上周去看他,他喊那个女人做妈妈哟,让我心里好难过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有些泄气,耷拉着脑袋道:“唔,那就要回?#31383;伞!?br />
    白燕妮放下杯子,迟疑道:“再等等吧,老太太身体越来越弱,怕是顶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情绪低落到了极点,有些心不在焉地道:“嗯,别乱想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白燕妮嫣然一笑,拉了被子躺好,悄声道:“好吧,你也是,早点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翻身坐了起来,又拨了号码,满怀希望地道:“喂,是?#36965;?#26202;上失眠了,想找你说说话!”

    程琳闭了眼睛听着,过了半天,才缓过神来,气?#30415;?#21898;道:?#21543;?#32463;病啊,这么晚打什么电话,我要拿刀杀?#22235;悖。。 ?br />
    王思宇愕然,把手放在嘴边,剧烈地?#20154;?#36215;来:“咳咳,?#24794;?#37027;?#21019;?#22768;好吗,耳膜都快被震破了!”

    程琳早已火冒三丈,不?#22836;?#22320;嚷嚷道:“我警告你,臭司机,再敢这么晚打骚扰电话,我就把你那玩意咬下去,让?#24794;涑伤?#22826;监!”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苦笑着咧了咧嘴,又拨了柳媚儿的号码,媚儿却已经关了机,他是不敢去骚扰方晶的,不然又会被缠得几天都不得空?#26657;?#23601;闭了眼睛,想着远在青羊的李青梅,过了一会,调出号码,凝视良久,就叹了口气,把手机丢到床头柜上,蒙了被子,翻来覆去折腾了许久,直到天光放亮,才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上班以后,王思宇把精力都放在纪委内部分工调整上来,根据之前掌握的情况,田宏业的几个亲信都被做了岗位调动,其中两人不便马上就动,王思宇也联?#30423;?#32452;织部门,让他们近期到省党校学习,而纪委常委的分工?#26657;?#37049;桂平和石锟都掌握了一定的实权,这让两人不禁暗自庆?#19994;背?#30340;决定。

    而纪委副书记祝文秀因为本身能力极强,人脉又好,她上?#26149;螅?#32426;委基层干部?#25925;?#24456;拥护的,因此,在田宏?#36947;?#24320;之后,纪委的各项工作显得有条不紊,并?#25381;幸?#20026;人事调整,受到太多的影响,一周之后,程刚也调到了市纪委,任纪检监察二室的主任,主抓原临山县县长丁贵锦的案子。

    孙宝钛也修成了正果,成了办公室副主任,负责文字综合工作,分量虽然不重,但不?#25925;?#20027;任,就连几位纪委常委都不敢小看他,因为这家伙是除了祝书记外,极少数能够随意出入王书记办公室的人,尽管此人不学无术,只?#35835;?#39035;拍马,不过众人都得承?#24076;?#23385;宝钛确实走了狗屎运,已经成了王书记身后的跟屁虫,人家虽然发迹的晚些,但是前景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,闵江市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城的大事,周四的凌晨,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如神兵天降,连夜行动,一举?#35828;?#20102;位于新港区的三个大型赌场,并且?#31243;?#25720;?#24076;?#25235;到了几十名赌场从?#31561;嗽保?#29359;罪嫌疑人均被连夜押回省城处理。

    而次日上午,东港区公安分局的六位领导接到通知,到省公安厅参加会议,会后,?#25381;?#20004;名分局领导返回,而包括分局局长林海、政治?#24656;?#20219;吴爱军在内的四位局领?#36857;跃?#34987;留在省里,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在周五的闵江日报上,在显著位置,?#30452;?#26377;两篇新闻通稿,一篇是闵江市公安局发布的《重拳打击闵江市赌博违法活动,严?#28010;?#28784;复燃》,另一篇则是市纪委发布的《严肃查处党员干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案件》。

    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,不但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,就连政府机关也都受到了很大的震动,当然,除了梁桂芝与周媛之外,?#25381;?#20154;清楚,这件案子的幕后推动者,就是王思宇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半,王思宇开过会后,回到办公室里,坐在办公桌外,又拿起那张闵江日报,笑眯眯地看了一会,就摸起手机,拨了个号码,轻声道:“喂,想好了?#25381;校?#20170;儿晚上要收赌注了。”

    程琳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,抓着头发道:“不?#26657;?#25105;才不?#20064;?#22899;仆呢!”

    王思宇轻轻摇头,低声道:“你啊,不许耍赖,现在你就是女仆的角色,要听从主人的指挥,不然皮鞭伺候。”

    程琳翻了白眼,有些嗔怒地道:?#21543;?#26469;了,别玩得太过分啊,小心本大小姐发飙!”

    “?#28783;ぃ?#35201;是我输了,只怕后果更凄?#25671;!?#29579;思宇不满地?#27490;?#19968;句,摸着杯子,喝了口茶水。

    程琳咬着手指,咯咯笑了几声,撅着嘴巴道:“那当然了,你个大男人,好意思和女孩子比吗?”

    王思宇嘿嘿一笑,轻声道:“你啊,有时不像是女孩子,倒像个淘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谁像淘小子了,别乱说,信不信我一板砖开?#22235;悖俊背?#29747;竖起秀眉,挥动粉拳击打着空气,气哼哼地道。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摇头道:?#26263;?#28982;不信了!”

    程琳嘻嘻一笑,换了语气,撒娇般地道:“讨厌,你就信一次嘛!”

    王思宇心中一荡,笑着道:“你要是肯做女仆,我就信。”

    程?#25484;?#20102;撇嘴,抓起薯条塞进嘴里,又好奇地道:“喂,真是奇怪,你怎么知道赌场会出事?”

    王思宇端着茶杯,轻轻?#30423;?#21475;气,不以为然地道:“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嘛,我是妙可大师的关门弟子,能掐会算,?#24202;?#20808;知。”

    程琳哼了一声,满脸不信地道:“别胡说啊,我才不信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故意逗她,笑眯眯地道:“如果不信,你怎么解释这个事?#30340;兀俊?br />
    程琳不知该如何回答,却依旧嘴硬道:“不过是瞎猫撞到了死耗?#24433;?#20102;,神气什么呀!”

    王思宇呵呵一笑,轻声道:“美女,晚上?#22812;?#21435;,怎么样,方便吗?”

    程琳吃吃地笑了起来,忸怩道:“今天不成,要到公公家里,不知要多晚才能回来呢,你这馋猫,真是不像话,?#20826;?#19978;瘾了,呸!”

    王思宇摸着鼻子,有些苦?#30415;?#21497;了口气,笑着道:“是啊,已经上瘾了,还能怎?#31383;?#21602;?”

    “凉拌!?#32972;?#29747;红着脸挂断电话,摸出圆珠笔,在闵江日报上勾了几行字,有些不屑地道:“明明是省厅办的案子,和市里?#35805;?#28857;关系,这位纪委书记脸还真大,居然跑出来充大尾巴狼,真够无耻的!”

    “阿嚏!”王思宇没来由地打了个喷嚏,揉了揉有些发痒的鼻子,把手机丢在桌上,喝了会茶水,就打开电脑,玩起斗地主来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办公桌上的电话忽地响了起来,他接起?#26149;螅?#32819;边响起了鲍昌荣爽朗的笑声:“王书记,晚上有安排吗?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就算有也得推了啊,听鲍书记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鲍昌荣心情极好,笑着道:“晚上到家里来坐坐吧,认认门,?#28526;闵?#37327;点事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轻轻点头,微笑道:“好的,恭敬不如从命!”

    “那就恭候大驾了!”鲍昌荣开了个玩笑,随手挂断电话,端着茶杯站了起来,这次省厅的行动,无疑是一?#25105;?#22806;的惊喜,公安厅已经有消息传过来,新港区公安分局的班子烂了一半,其中李晨所信任的那位政治?#24656;?#20219;吴爱军也深陷其?#23567;?br />
    若是捉住机会,把火?#30415;?#40644;海潮身上,除去李晨的这?#35805;?#25163;,?#25925;?#20214;大好事,不过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,牵一发而动全身,要想动黄海潮,也不太容易,需要王书记从中配?#24076;?#40077;昌荣此时?#25925;?#35273;得,把田宏业调走,其实是很正确的一步棋,只不过,那次是被逼无奈做出的选择,太被动了,因此,应?#33945;?#27861;拿出些诚意出来,尽早弥补。

    下班后,王思宇开车买了礼物,来到市委家属楼,拎着礼品上了楼,按响了门铃后,在门口站了一会,房门被轻轻推开,一个娇俏迷人的少*妇出现在门口,四?#32943;?#23545;,两人同?#38381;?#20303;了,程琳揉了揉眼睛,愣愣地道:“纪委书记的司机?”

    王思宇好像也明白过来了,有些尴尬地道:“纪委书记本人!”

    “砰!”房门被重重地关上。

    王思宇呆立当场,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,幸好,约莫一分钟之后,房门很快?#30452;?#25512;开,程?#31449;?#30528;嘴巴,极为委屈地道:“王伯伯好,欢迎您到家里来做客!”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贵州快三结果统计 咸阳福彩中心 江苏快3自动投注软件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 平特肖二中二怎么赔 华东15选5尾数走势图 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云南11选5任今日推荐号码 15选5中4个号多少钱 宝乐彩中大奖怎么领 2019十二生肖开码网址 吉林快3时时彩 免费六肖中特网 2019第47期福彩开奖号 安徽时时彩怎么看不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