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?#19978;?#20462;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六卷 棋盘上的飞刀 第七十六章 慧根

    盯着妙可刀削般漂亮的香肩,圆润光滑的后背,王思宇的心里怦怦直跳,立时变得口干舌燥,心慌意乱,但任他色胆包天,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,于青云庵?#26657;?#35843;戏这位极有手段的美貌尼姑。

    他毕?#25925;?#32426;委书记,而不是采花大盗,面对这般香艳的景象,也只能过过眼瘾了,沉吟半晌,王思宇叹了口气,极不情愿地转过身子,悄声道:“抱歉,妙可大师,我来的真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妙可娇躯一颤,猛然惊醒,忙用双手抚了?#20013;兀?#22238;头望了一眼,微微蹙眉,轻声道:“王书记,?#22278;?#36215;,是我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‘嗯’了一声,也不好意思在房间里呆下去,就笑着道:“妙可大师,我先去静心那里坐会,晚点再过来拜访您。”

    妙可俏脸绯红,柔声道:“也好,王书记,您先到那边去,?#28982;?#26041;便了,让静明过去请您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点头,慢吞吞地向外挪着步子,伸手握住门把手时,他忍不住转过头,?#20302;得?#20102;一眼,却瞥妙可手扶?#23601;埃?#36523;子轻轻一晃,一条水嫩柔滑的**探了出来,白生生的脚尖绷得?#25163;保?#22312;前方的椅子上挑?#24605;?#19979;,终于勾了挂在上面的粉色毛巾。

    望着那条挂满水珠的纤长美腿,王思宇虎躯一震,一股热流从小腹涌了上来,下身竟然起了变化,他不敢再停留,忙推开房门,快步走了出去,随手把房门轻轻关上,来到院子里,躁动不安的心情才渐渐松弛下来,苦笑着道:“妙可师姑,你这出家人,怎么也敢开?#24245;?#29609;笑,就?#24908;?#32769;衲一时火起,用?#30340;?#26485;收了你?”

    站在院子里东张西望,腹诽半晌,直到静明怀里抱了一团锦被,从外面走过来,他才放弃杀个回马枪的念头,背着双手,慢悠悠地向回走去,进了静心的房间,却见小家伙坐在椅子上,双手捧腮,嘴里叼着一根铅笔,对着面前的本子怔怔发呆,一?#32972;?#30473;不展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静心,有不会做的题目?”

    静心轻轻点头,把铅?#21490;?#19979;,摸起本子,有些不好意思地道:“叔叔,我真的好笨,听时好像是明白了,可做起题来,就又糊涂了,?#25925;?#27809;有搞懂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拉了椅子坐下,微笑道:“没关系的,静心,你不是笨,只是基础不太好,叔叔再讲一遍,你仔细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静心起身倒了茶,站在王思宇身侧,听着他的?#27493;猓?#19981;时小声地发问,过了一会,她终于恍然大悟,回到桌边,很快把作业写完。

    王思宇检查了一遍,笑着打了满分,随后轻声道:“静心,你很聪明的,要对自己充满信心,只要用心学习,肯定能把功课赶上。”

    静心歪着脑袋,又咬了铅笔,笑嘻嘻地道:“?#24653;?#21460;叔鼓励,我一定会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端起杯子,喝了口茶水,把目光投向窗外,好奇地道:“静心,你们这边都用?#23601;?#27927;澡吗?”

    静心微微一怔,随即掩嘴笑道:“叔叔,你瞧见师傅洗澡了?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摇头道:“没?#26657;?#25105;只看到了?#23601;啊!?br />
    静心眨了眨眼睛,咯咯地笑了起来,悄声道:“叔叔,青云庵里面,只有师傅是用?#23601;?#27927;澡的,她在洗澡水里面加了一些很特别的东西,洗过之后,可舒服啦!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加了中药吗?#32943;?#22312;药浴确实很流行的。”

    静心回到桌边,把书本收拾起来,摇头道:“不清楚呢,师?#24471;?#26377;告诉我们,我只?#20302;?#27927;过一次,但是那种东西放多了,当时是很舒服,后来发了两天高?#30504;?#22909;了以后,师?#21040;萄盗?#25105;一顿,再不准我洗?#23601;?#28577;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,真是够调皮的!”王思宇笑了笑,摸起杯子,不紧不慢地喝着茶水,脑海里却在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,?#23601;?#37324;伸出的那条**,就如同探到他的胸腔里,那几根白嫩的脚?#28023;?#29369;在微微颤动,?#35980;?#30528;他那颗躁动不安的心,要是能在?#23601;?#37324;洗个鸳鸯浴,体验下古时的乐趣,?#27465;?#22810;么快活啊!

    ?#30333;?#36807;!罪过!”王思宇把玩着茶杯,脸上露出?#29992;?#30340;表情。

    二十?#31181;?#21518;,静明敲门进来,双手合十,恭敬地道:“王书记,师傅有请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起身站了起来,跟着静明走了出去,再次来到妙可的房间,坐到沙发上,他此时的表情极为庄重,温文尔雅,颇有先秦君子风范,似乎早已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静明递过茶水,?#20302;?#30623;了他一眼,就转过身子,悄悄退了出去,把房门随手关上。

    妙可倚在床边,含笑望着王思宇,刚刚出浴的她,身上?#21246;?#30528;些许水汽,那张漂亮的瓜子脸上,?#21246;?#30528;淡淡的红晕,更加显得娇俏可人,妩媚多姿。

    半晌,她朱唇微抿,柔声道:“王书记,怎么有空来这边,是路过吗?”

    王思宇端起杯子,?#30423;?#21475;气,笑着道:“妙可大师,这几天有些心浮气躁,总是静不下来,就想着到庵堂里来坐坐,顺便看看师姑。”

    妙可展颜一笑,淡淡地道:“王书记,官场是说不清,道?#24187;?#30340;是非之地,里面鱼龙混杂,太多的聪明人削尖了脑壳往里钻,勾心?#26041;牽?#20105;权夺利,尔虞我诈,很容易让人心情烦闷,我这里有几本佛经,你可?#38405;?#21435;,焦虑不安的时候看看,或许会有些帮助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喝了口茶水,目光落在她青灰色的僧袍上,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妙可大师,若是遁世出家,斩断了七情六欲,也就没有凡人的烦恼了吧。”

    妙可起身取?#24605;?#26412;经书,放在茶几上,轻笑道:“王书记,僧尼也是凡人,哪里会那么容易斩断七情六欲,只是我们生活恬淡,独居一隅,大半时间与外界隔绝,烦恼自然会少上一些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摸起一本经书,翻开之后,低?#39134;思?#30524;,就叹了口气,含蓄地道:“上次师姑送的那本书,确实很有意思,?#19978;?#21040;了要紧关头,总是把持不住。”

    妙可莞尔一笑,转身走到窗前,望着墙角挂着的那口铜钟,轻叹道:“各人都有自己的缘法,?#22771;?#19981;得,顺其自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有时想想,真不知这桃花运是好?#25925;腔担?#25630;不好,以后要倒在这上面。”

    妙可回眸一笑,柔声道:“不必担心,前些日子和大师兄通过电话,他?#30340;?#30340;运势一直很旺,暂时不会出现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皱眉,好奇地道:“妙可大师,他有没有提过,为什么会帮我转运?”

    妙可淡淡一笑,悄声道:“你不听他的提醒,腹?#24656;?#20102;一刀,伤了龙…自然要用桃花水来慢慢滋养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心里突地一跳,两眼放光,诧异地道:“妙可大师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妙可轻轻摇头,柔声道:“有些东西,很是玄妙,都是信则?#26657;?#19981;信则无的,你就别再追问了,免得自寻烦?#30504;?#20498;耽误了正经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如有所悟,轻轻点头,微笑道:“也是,妙可大师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两人闲聊?#24605;?#21477;,王思宇话锋一转,提起静心的事情来,只?#30340;?#20040;小的孩子,就削发为尼,总觉得?#19978;В?#22914;果有需要,他可以出面,和区里领导打招呼,让他们妥善安排好静心的学习生活,让她能和别的孩子一样,过上正常的生活。

    妙可沉吟半晌,微笑道:“王书记,主持也曾经有过这方面的考虑,只是一来静心不?#20384;?#24320;,二?#21019;?#23478;都格外宠着她,也怕她在外面受了委屈,过几年,等她再大了些,若是动了还俗的念头,庵里不会阻拦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把玩着茶杯,点头道:“也好,静心也把这里?#32972;?#20102;家,刚才劝她,她也是执意不肯。”

    妙可莞尔一笑,叹息道:“那孩子心地善良,就是顽皮了些,很难管束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一个年长的尼姑敲门进来,双手合十,?#25512;?#22320;道:“妙可师傅,主持请您过去说?#21834;!?br />
    妙可走到门边,回头望了一眼,抿嘴道:“王书记,您先坐会儿,我去去就回,晚上在庵里吃了斋饭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放下茶杯,微笑道:“好的,妙可大师,你只管去忙,不必?#23637;?#25105;。”

    妙可出门之后,王思宇站了起来,在屋子里轻轻踱着步子,过了一会,他?#25386;?#26469;到窗口的桌边,抽出几本经书,随意翻了翻,不经意间,目光落在旁边的?#26597;?#19978;,却发?#32456;?#22836;下面,露出书页一角。

    他心中好奇,悄悄走了过去,把书抽了出来,定睛望去,却是一本?#27573;?#21410;记》,他不禁哑然失笑,果然做了尼姑,也不见得清净的,妙可大师这样的?#20219;錚?#33707;非也在等着张生来勾引?

    王思宇把书放回原来的位置,压了枕头,就?#21482;?#21040;沙发边坐下,喝着茶水,想着刚才的话题,却总觉得有些不可?#23478;椋?#33021;从面相上看出人将来的成就,大都是江湖术士的骗术,多半是不可信的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万一准了,那除了把‘国?#24187;?#24378;’改成‘民富国强’之外,构建和谐后宫也是极有必要的,王思宇眯着眼睛,手里摸着茶杯,畅想着美妙的将来,竟然有些飘飘然了。

    十几?#31181;?#21518;,妙可陪着主持走了进来,那尼姑虽然已经满脸皱纹,腰杆却拔得?#25163;保?#30446;光也炯炯有神,似乎一眼就能望到人心里,三人在房间里闲聊起来,主持虽然说话不多,却夸赞王思宇面相忠厚,有慈悲心肠,与佛门有缘。

    王思宇倒吓了一跳,唯恐这老尼姑也是有大神通的人物,看透了自己的结局,那可大大?#24187;?#20102;,于是喝了口茶水,试探着问道:“主持大师,我?#25925;?#20063;有向佛之心,只?#19978;?#22826;多事情放不下,怕是很?#35759;?#20837;空门了。”

    主持?#36335;鸝创?#20102;他的心事,笑着摆手道:“王施主,你是做大官的,只要心存善念,能为百姓多做些事情,你就是?#36164;?#20013;的真佛,哪里还用出家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心里安定下来,微笑道:“主持说的有道理,只要心存善念,人人都能成佛,倒不必非要当官。”

    主持点点头,轻声道:“说得不错,王书记,你是有慧根的人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赶忙谦虚了一番,主持微笑?#30424;?#30528;,却不说话,半晌,才深深望了王思宇一眼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两人送到门边,望着主持颤巍巍地走远,妙可淡淡一笑,转头道:“王书记,主持很少这样夸人的,吴市长来过多次,她都视而不见,唯独?#38405;?#38738;眼有加,可见,你的确与佛门有缘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叹息道:“刚才吓了一跳,以为主持大师要劝?#39029;?#23478;。”

    妙可莞尔一笑,摇头道:“你若是剃度出家,庙里不过是多了个花和?#26657;?#22806;面却少了一个难得的好官,孰轻孰重,主持自然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尴尬地笑了笑,回到沙发边坐下,与妙可继续攀谈起来,妙可口才极好,见识广博,两人谈得颇为投机。

    吃过斋饭,王思宇见天色已晚,忙起身告辞,出了青云庵的大门,刚刚坐到?#36947;錚?#23601;见静心爬上墙头,冲着他吐着舌头,做了个鬼脸,随后摸起一个口琴,专心地?#30423;?#36215;来,在那清脆嘹亮的声音里,王思宇摆了摆手,驾?#36947;?#21435;,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状态糟糕,每天更新的都很晚,实在是抱歉,为毛只有?#21019;?#25103;才能出状态呢?#39063;。。。?/p>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?#20081;?#39029;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中国竞彩网竞彩258 北京pk10玩法 一波中特网 山西11选5跨度 香港正版四不像二肖中特 体育彩票中心在哪里 陕西快乐十分20选8技巧 二连码是什么 电子游艺玩法技巧 广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河南11选5技巧稳赚 喜乐彩2019040310期 今天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新浪彩票3d猜测 中国福利彩票3d字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