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七卷 渭北风云 第五章 中流砥柱

    周三的下午,全市干部大会上,宣布了对王思宇的任用决定,省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陈启明、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长?#35780;?#20975;出席会议,并做了重要讲话,市长唐卫国主持了会议。

    ?#35780;?#20975;的出席,多少让洛水市的干部们有些意外,而他在十几分钟的发言中,毫不吝惜褒奖之词,对王思宇过去?#22675;?#20316;经历给予了高度评价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?#35780;?#20975;毫不?#25512;?#22320;指出,洛水现在的班子还存在一些问题,作为市委主要领导,不能搞小圈子,小集体,应该加?#23458;?#32467;,切实把各项事业搞上去。

    他这番话分量很重,不但搞得台上台下众人面面相觑,唐卫国听了更不是滋味,直皱?#32426;罰?#30693;道对方把矛?#20998;?#21521;自?#28023;?#22312;影射市委书记赵怀臣生病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很多人看来,赵书记肯定是受到他的排挤,这才不肯出来主持工作,其实,这倒有些冤枉唐卫国了,在赵怀臣生病期间,他不但曾两次到医院探望,并多次通过人传话,希望对方在养好身体之后,能够尽快回到工作岗位上,免得造成不良影响,落下口实。

    然而,赵怀?#23478;?#26377;自己的打算,他是不肯当牌位?#36824;?#36215;来的,也不愿得罪这位唐家三太子,索?#22253;?#21040;外地疗养,暗地里,却在四处拜访以前的老领导,寻找门路,希望能够外调,在退休以前,真正掌握到实权,捞些实惠,只要有一点的可能,就不愿去当这个傀儡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倒坐?#30423;?#21776;卫国依仗家族势力,排挤顶头上司的言论,让他多少有些不自在,而?#35780;?#20975;这门大炮,在会场上公然开火时,他也只能忍受着,不好发作,只是脸色已经变得阴云密布,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唐卫国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,也和王思宇类似,前期崛起的速度太快,如果直接出任市委书记,显得过于惊世骇俗,因此,要在二把手的位置上缓和一?#38382;?#38388;。

    本来,市委书记的最佳人选就是赵怀臣,只要再等三年,此人年纪到杠,唐卫国就可以顺理成章地顶上去,?#19978;?#36213;怀?#23478;?#19981;是省油的灯,要里子不要面子,不肯给予配?#24076;?#36825;就导致了现在的尴尬局面。

    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人选,非同小可,要中央讨论才能通过,如果此时赵怀臣调离,情况可能会变得复杂起来,会给其他?#19978;?#20197;机会,只要空降一位强势人物,就有可能会搅动洛水政局,甚至让渭北的?#38382;?#20063;随之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,官场上的事情,有时就是那样玄妙,若是唐卫国不来渭北,这里恐怕仍旧是于系的地盘,也就没了李浩辰案,省委书记李宗堂更不会提前退休。

    唐家和陈家也就不会在几个省份联手,在换届前,提前发起冲击,这些?#27492;?#20598;然的事情里,都有着?#25345;直?#28982;的联系,因此,对于王思宇的到来,无论是陈启明,?#25925;?#21776;卫国,都是满怀戒备的。

    ?#35780;?#20975;发言过后,王思宇摸过麦克风,做了一番简短发言,表示一定会按照省委的指示,配合好市委赵书记,积极克服各种困难,把洛水市的各项工作抓好,他发言虽然简单,却意味深长,与?#35780;?#20975;的讲话遥相呼应,‘捧赵打唐’之势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唐卫国抬起头来,望着主席台下黑压压的人?#28023;?#24494;微一笑,率先鼓掌,在他的带动下,大礼堂里掌声雷动,极为热?#36965;?#21482;是,鼓掌的干部们却表情各异,投向王思宇的目光里,多了些耐人寻味的东西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,众人簇拥着出了大礼堂,在门口寒暄了几句,不紧不慢地向前走去,其他几位领导和前面四人保持着距离,随着他们的步点,走走停停,表情却极为自然。

    前面那四位领导中,有三人都是根正苗红的太子,那么,王书记的真实身份,也就呼之欲出了,很多人?#23478;?#32463;认识到,洛水的棋盘上,似乎又在发生着?#25345;?#24494;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和陈启明悄声聊了几句,唐卫国停下脚步,背着双手,望着面色严峻的?#35780;?#20975;,笑吟吟地道:“黄叔叔,到前楼坐坐吧,好久没有聆听您的教诲了。”

    ?#35780;?#20975;却淡淡一笑,摆手道:“唐市长,不?#19994;保?#20320;现在很能干,只怕用不了几年,就要青出于蓝而胜于?#35835;耍?#25105;岁数大了,头脑僵化,给不了你们年轻人什么教诲。”

    唐卫国颔首微笑,有些矜持地道:“黄叔叔说笑了,那我和陈部长先过去,改天再登门拜访。”

    ?#35780;?#20975;点点头,见两人走远,转头瞥了王思宇一眼,笑着道:“走吧,咱们也去聊聊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陪着?#35780;?#20975;进了办公?#36965;?#25226;他让到宽大的办公桌后,亲?#20113;?#20102;茶水,递过去,微笑道:“黄部长,本?#21019;?#31639;周末过去拜访您,没想到,您今天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?#35780;?#20975;接过茶杯,放在桌上,笑眯眯道:“怎么样,安顿好了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王思宇坐在沙发上,微笑道:“都安排好了,在江北区买了房子,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?#35780;?#20975;?#28872;?#29255;刻,叹了口气,有些感慨地道:“李宗堂就是不肯听劝,当初要是硬气些,不搞绥靖政策,也不至于落到现在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不好接话,就低头喝了口茶水,半晌,才笑吟吟地道:“其实渭北的经济建设搞得极好,各项指标在全国也名列前茅,李书记?#25925;?#26377;功的,相信中央对他会有公正的评价。”

    ?#35780;?#20975;哼了一声,摆摆手,不以为然地道:“政绩只是一方面,他在用人上?#25925;?#26377;问题,让一些投机分子混进了队伍,那些人搞出了麻?#24120;?#26368;后黑锅都落到他的头上,能够全身而退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端起茶杯,?#30423;?#21475;气,抬起头,语重心长地道:“佑宇,你要?#28205;?#25945;训,高级干部在人事问题上,要格外慎重,宁缺毋滥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轻轻点头,微笑道:“黄部长说的对,工作要想干好,关键还在用人上,也要建立健全监督机制,不受约束的权力,是腐化堕落的根源。”

    ?#35780;?#20975;饶有兴致地听着,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轻声道:“这?#21355;?#27931;水,有什么思路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王思宇斟酌着字句,不紧不慢地道:“大方向上,应该?#38498;?#20316;为主,不管怎样,要把工作搞上去,不能把棋盘搞乱了,?#19978;?#20043;间的矛盾,要为大局让路,至于斗争的层面,要因?#35780;?#23548;,顺势而为,这其中尺度的把握,要根据?#38382;?#30340;变化来定,不能提前预设,否则,要犯大错误,会成为罪人。”

    ?#35780;?#20975;点点头,?#28872;?#36947;:“省里你不用担心,有什么压力,我和老庞会顶住,洛水这边,小黎很可靠,政治上也成熟,你们要经常?#20302;ǎ?#22256;难都是暂时的,只要度过这两年的艰难时期,春雷兄成功当上政治局常委,我们也就算完成任务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黄部长是中流砥柱,有您在渭北坐镇,情况很快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顶高帽送过去,?#35780;?#20975;果然十分受用,拿手指了指王思宇,笑着道:“别拍?#30757;ǎ?#25105;和你老子是发小,几十年的交情,用不着来这套,你在下面的情况,我也知道一些,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头,也做出?#35828;?#25104;绩,不过华西格局太小,出来的干部都小家子气,你要克服这个缺点,眼光放得长远些,手腕也要硬起来,别怕?#36965;?#21482;要能赢,付出些代价是必要的,想做一世枭雄,就别怕下地狱!”

    王思宇悚然一惊,迟疑地望着这位笑容可掬的老人,暗忖道:“这位黄大炮果然口无遮拦,敢想敢说,不过,要不是因为这张嘴巴经常惹祸,以他家的背景,恐怕现在也到了国副级别了。”

    ?#35780;?#20975;见他没有回应,脸色就有些难看了,皱眉道:“佑宇,不要学李宗堂,他就是缩手缩脚,瞻前顾后,这才丢了大好局面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赶忙笑了笑,把手?#35805;冢?#28857;头道:“黄部长,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?#34987;评?#20975;抬腕看了下表,起身摸起公文包,笑眯眯地道:“还要?#28205;?#19968;个剪?#23460;?#24335;,有空记得到家里来玩,遇到什么难题,尽可以打电话,有黄叔给你当后盾,别怕他们搞鬼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忙站了起来,一直送他下了楼,走到?#24403;擼?#26395;着他坐进车子,驶出市委大?#28023;?#25165;轻吁了口气,苦笑着摇了摇头,他也有所耳闻,这位黄部长电话可以打到一号首长那里,只是聊天可以,正事免提。

    返回办公?#36965;?#22352;在办公桌后,王思宇摸起一根铅笔,在一张?#23383;?#19978;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他丢下笔,望着上面那个外形俊朗阳光的唐市长,微微一笑,把?#38477;?#20102;起来,拉开抽屉,放了进去,走到身后的档案柜边,拉开柜门,取出一叠厚厚的档案,专心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”外面忽然响起一阵清脆的敲门声,王思宇把手中的材料丢下,抬头道:“请进!”

    房门被推开,宣传部长黎凤?#20439;?#20102;进来,她只有四十几岁,中等身材,肤色白皙,表情却有些忧郁,眉宇间,似乎有?#21482;?#19981;开的愁绪,单从外表上看,很是文静,没有半点市委领导的气派。

    王思宇站了起来,微笑道:“黎部长,贵客临门,快请坐。”

    黎凤姿抿嘴一笑,走到办公桌边,拉了椅子坐下,轻声道:“王书记,半个月前,就接到了黄部长的通知,知道您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着点点头,轻声道:“黄部长刚才还提起你,?#38498;?#36824;请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黎凤姿拂了拂秀发,慢声细语地道:“王书记?#25512;?#20102;,宣传部这边?#22675;?#20316;,还要请您多指导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谦逊地摆摆手,笑着说:“指导谈不上,不过?#38498;?#22312;工作上,我们可以多商量。”

    黎凤姿会意地一笑,喝了口茶水,回头望了一眼,?#29579;?#30473;道:“怎么,?#22909;?#20070;长没有把秘书安排好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王思宇从桌边找了份名单,递给她,微笑道:“黎部长,帮着?#25991;?#19968;下,秘书?#36864;?#26426;都很重要,要慎重挑选。”

    黎凤?#35828;?#28857;头,接过名单,扫了几眼,就笑着道:“林岳这个年轻人很不错,以前在宣传部的时候,我考察过一?#38382;?#38388;,小伙子很机灵,手脚也麻利;至于司机,马师傅很稳当,他是退伍的老兵,很有正义?#26657;?#23601;是脾气大了些,?#25512;?#20182;师?#26723;墓?#31995;有些紧张,不过嘴巴很?#24076;?#20174;来不传闲话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轻轻点头,笑眯眯地道:“好,那就这两位了。”

    黎凤姿?#20184;?#19968;笑,把名单轻轻放下,风趣地道:“王书记,这只是个人观点,出了问题,概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摆摆手,笑着道:“到我这里出了问题,原因肯定在?#36965;?#19982;黎部长无关。”

    黎凤姿端起杯子,抿了口茶水,就又叹了口气,表情忧郁地道:“王书记,调走的调走,靠边的靠边,坐牢的坐牢,这两年,剩下的老人不多了,前些日子,还有人辞职了,这几年间发生的事情,给我触动很大,要不是黄部长耐心开导,恐怕我也没法坚持下来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目光柔和地望着她,微笑道:“会好起来的,要坚信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╔♀┅♀┅♀┅♀┅♀┅╗

    ︴︴︴︴︴︴︴︴︴︴1︴

    ︴最︴︴小︴︴︴︴︴6︴

    ︴新︴︴︴︴说︴︴︴к︴

    ︴︴︴最︴︴︴︴网︴.︴

    ︴︴︴快︴︴︴︴︴︴て︴

    ︴︴︴︴︴︴︴︴︴︴∩︴

    ╚♂┅♂┅♂┅♂┅♂┅╝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意甲联赛总进球纪录 09年顶呱刮中奖 广东快乐10分摇码器 海南环岛赛游戏在线 3的和值振幅走势图 河南快3一定牛开奖直播 吉林新快3走势图 今天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360彩票澳客网 500w时时彩开奖号码 体彩20选5开奖查询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电话 香港赛马会青龙资料 福彩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天津一定牛 五子棋手机游戏在线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