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七卷 渭北风云 第二十七章 烦恼

    市委办公大楼的前面,是东方时代广场,占地约两万平方米,广场中央,矗立着一座巨型雕塑,雕塑是一组由青铜制成的人物群像,象征着广大人民群众,这些青铜像高达两米,形象各异,面目表情刻画得极为逼真,栩栩如生,充满了活力。

    雕塑刚?#31456;?#25104;时,上面还有一个不锈钢球状物体,象征着一轮冉冉升起的朝阳,可?#36824;?#22810;久,就遭到了恶搞,不知是哪个无聊闲人,?#31859;?#22812;晚,来到广场,蹬着人群雕塑来到球体上,在上面刷了白漆,并写了一行醒目的红色大字:“人民群众顶个球!”

    数日之内,消息迅速传开,引得许多市民前来观?#30679;?#37117;觉得此种解释,颇为符合创作者的原意,因此大为赞叹,纷?#30528;恼?#30041;念,有关部门反应迅速,对球状物体重新进行了清理,并在大理石基座上,补了一行镏金大字:“人民群众的利益高于一?#23567;!?br />
    可?#36824;?#22810;久,镏金大字就被用沥青涂上,球体上面依旧被刷上那行红字,‘人民群众顶个球’,几番较量,话语权竟被恶搞者牢牢控制,无奈之下,有关部门经过开会研究,索性将球体拆除,只保留?#35828;?#22609;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引发了又一轮的议论,有记者在得到消息后,在快报底栏画了漫画,隐晦地嘲讽道:“若是听话,还能顶个球,若是不听话,连球都顶不上。”

    球虽?#24187;?#20102;,?#36824;?#24191;场修得的确漂亮,吸引了许多市民,尤其是一些离退休的干部,平时最?#19981;?#21040;这里休闲娱乐,打太极拳、下象棋、跳交谊舞,倒也怡然自得,而一些年轻人也把这里当成了滑?#24403;?#30340;场所,穿着?#24403;?#38795;的青年男女随处可见,?#21051;?#19979;午,广场都聚集了许多市民,极为热闹。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极为明媚,碎云般的鸽子从远处飘?#30679;?#33853;在雕塑附近,发出?#31455;?#30340;叫声,早已?#32676;?#22312;这里的一些男女?#20185;伲?#24537;?#30423;?#36807;去,手捧米粒,喂着这二十?#38050;?#24191;场的常客,这些性情温顺的鸽子,也为广场带来了许多乐趣。

    雕塑附近的花坛边,王思宇背着双手,仰头望向天空,半空?#26657;?#26377;一只蝴蝶风筝,正在飘飘荡?#30679;?#26179;晃悠悠地升了上去,到了高处,风筝下面的那根弦却绷得紧紧的,似乎随时都会断裂,令人很是担心,而十几米外,几个调皮的半大小子,正在你追我赶,欢快地向西方奔去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王思宇收回视线,走到花坛边的长椅上坐下,把公文包放在旁边,点了一颗烟,皱眉?#32842;?#20102;起?#30679;?#21776;卫国给?#24700;?#20221;档案,分量极重,其中有两起商业机密,涉及到十几位于系的京官,若是适时引爆,无疑会闹出一桩丑闻。

    这也印证了之前的猜测,唐家和陈家在联手拿下渭北之后,并没?#26032;?#36275;,而是将目光投向京城,希望能够策动第二波打击,继续扩大战果,若非两?#39029;?#20102;矛盾,恐怕用不了多久,这两枚地雷就会爆炸,把于家打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于家在京城树大根深,若想以这样的案件?#26149;?#21160;根基,显然是不太可能的,但在这种敏感时刻,各方?#23478;?#26684;外小心,免得棋差一步,满?#25506;?#36755;,于春雷若是受到案件影响,身上背了污点,无法顺利出线,那么于系的未?#30679;不?#21464;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因此,在看?#35828;?#26696;中的材料之后,王思宇没有丝毫的犹豫,马上同意与唐卫国合作,携手拦下陈启明。

    并且,唐卫国这种过度反应,也引起了王思宇的警觉,似乎,?#32422;?#23545;形势估计不足,没有考虑到事态的严重性,诚如对方所言,陈启明若是到了洛水,担任市委书记,恐怕以两?#35828;氖盗Γ?#27809;办法对他形成制约。

    而省委梁书记走出这步棋,就让人难以?#32842;?#20102;,或许,梁鸿达只是对洛水的现状不满意,试?#20960;?#21892;,也有可能,是对唐卫国有些别的看法,?#21482;?#32773;,是受到陈家的压力,无奈之下,做出妥协。

    总之,这次调整洛水主要领导的想法,有些耐人寻味,即便是秘书长庞元,也吃不准他?#24700;?#23454;意图,虽然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,就通报了王思宇,但对于这种调整带来的利弊,他也无法给出准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十几?#31181;?#21518;,一辆乌黑发亮的奥迪车悄然驶?#30679;?#20572;在广场入口处,财叔推开?#24471;牛?#36208;了下?#30679;?#20581;步走向群雕,两人在花坛边寒暄了几句,王思宇拉了他坐下,将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,随后打开公文包,把档案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财叔打开档案,抽出几页材?#24076;?#21482;粗粗扫了一遍,?#25104;?#23601;露出吃惊的表情,半晌,才皱眉道:“宇少,这是意外的收获,?#36824;?#20063;很棘手,处理不?#20445;?#20250;引发内部的纷争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淡淡一笑,轻声道:“关键时刻,不能手软,打铁还要自身硬,靠不住的干部,该处理的?#25925;?#35201;处理,把道理讲清楚,大家都会理解的,我们?#32422;?#21160;手,总比外人大做文章要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财叔叹了口气,把档?#21018;?#29702;好,装进包里,点头道:“?#21069;。?#23431;少,你说的很对,?#19968;?#25226;你的意见,带给大家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赶忙摆手,谦逊地道:“财叔,我人微言轻,?#25925;?#19981;要发表看法了,一切都应该按春雷书记的指示办。”

    财叔点点头,沉吟半晌,轻声建议道:“宇少,不如这样,顺水推舟,将陈启明推到洛水任职,激化唐、陈两家的矛盾,他们若能斗起?#30679;?#26368;符合我们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?#25285;?#36716;头望着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,苦笑着道:“财叔,我们还?#36824;?#27827;,就开始?#32842;?#25286;桥了,这样不太合适吧?”

    财叔摆摆手,露出老狐狸般狡诈的笑容,颔首道:“宇少,可以高调反对,暗中推动,这可是唐家老爷子惯用的伎俩,咱们借用一次,倒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不?#23567;!?#29579;思宇皱起?#32426;罰?#22768;音虽然很轻,但语气极为坚定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财叔叹了口气,夹包站起,轻声道:“好吧,宇少,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办,把他拦下?#30679;还?#38169;失了一次?#21482;?#29926;解对方的?#27809;?#20250;,?#19978;?#21834;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摆摆手,笑着道:“第一次合作很重要,若是失信于人,以后就没办法再?#20302;?#20102;,?#25925;?#24212;该把目光放长远些。”

    财叔笑笑,沉吟道:“也好,按照他们两家现在的表现,即便矛盾没有激化,?#19981;?#20114;相提防,应该不会联手做局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站了起?#30679;?#24494;笑道:“渭北这边,维持现在的平衡很重要,能够形成彼此牵制,还不至于把棋?#32439;?#27515;,至于陈老虎,?#25925;?#20851;在笼子里?#20873;?#22909;,免得出现意外状况,导致形势失控,影响大局。”

    财叔轻轻点头,表情变得凝重起?#30679;了?#21322;晌,微笑道:“宇少,放心吧,?#19968;?#22788;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握了手,目送着财叔走出广场,坐上小?#25285;?#32531;缓离去,王思宇的心情变得轻松起?#30679;?#26377;了唐家和于家阻拦,即便决议在省里顺利通过,到了上面,多半?#19981;?#34987;压下?#30679;?#32780;梁鸿达若是知道两家反对,必然会三思而?#23567;?br />
    这次调整前的放风,竟然促成了于家与唐家的一次合作,打破了双方之前的僵局,仔细想?#30679;?#20498;要?#34892;?#37027;位梁书记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王思宇批阅了会文件,就摸起签字笔,画了张太极图,在阴阳鱼的两个鱼眼?#26657;?#20998;别写了‘权力’、‘资本’二字,又叫来秘书林岳,把图交给他,笑吟吟地道:“林岳,传到党校那边,给青干班的学员看下,就来个看图作文,谁写的好,我在洛水最好的?#27807;暾写?#20182;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王书记。?#32503;?#23731;接过太极图,走到外间,给党校那边挂?#35828;?#35805;,将王思宇的原话传达过去,又发了传真,就摸着这张图,定睛看了半晌,也有些跃跃欲试,就打开电脑文?#25285;?#24320;始试着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几?#31181;?#21518;,一阵?#26522;?#30340;手机铃声响起,王思宇看了?#24597;耄?#35265;是张倩影打来的,心里就明白了几分,赶忙站了起?#30679;?#36827;了里间的休息室,把房门关上,坐在床边接通?#35828;?#35805;,笑着道:“老婆大人,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张倩影却只是窃窃地笑,半晌,才把玩着一?#24863;?#21457;,柔声道:“小宇,猜猜?#30679;?#21018;才?#36864;?#22312;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嘿嘿一笑,摸着下?#20572;?#27785;吟道:“小影,不会是霜?#23601;?#21543;?”

    张倩影点点头,故意做出吃惊的表情,诧异地道:“老公啊,你怎么会知道呢?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轻声道:?#22885;也?#30340;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撇了撇嘴,啧啧地道:“厉害,没想到啊,你现在的本事越来越高了,去了洛水没几天,已经当上宁家的准姑爷了,了不起呢!”

    王思宇哈哈一笑,摆手道:“好啦,别泛酸了,满嘴都是醋味,?#36824;?#26159;当挡箭牌罢了,做戏的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嘻嘻地笑了起?#30679;?#26580;声道:“老实交代,有没有假戏真做的想法?”

    王思宇摆摆手,轻声道:“别想了,那?#23601;防?#23475;着呢,咱可不能惹她,免得被子弹打成筛子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哼了一声,?#21487;?#36947;:“我就不信了,那?#27492;?#28789;的一颗小白菜,你就没动心思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?#30679;?#21497;息道:“小影,你要是见到她一?#30424;?#39134;了椅子,拿枪指着别?#35828;哪鑰牵?#24656;怕就不会把她当成小白菜了,女杀手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张倩影张大了嘴?#20572;?#21643;舌道:“真有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点头,笑着道:“千真万确,这样的女孩子,一般的男人降不住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抿嘴笑了起?#30679;?#25671;头道:“?#19978;?#21834;,这?#25925;?#33853;花有意,流水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皱眉,轻声道:“小影,那是你多想了,她可没那?#20013;?#24605;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莞尔一笑,?#21487;?#36947;:?#21543;道?#20844;啊,你也不想想,外面有那么多男人,她不去找,为什么偏偏选了你?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笑,轻声道:“霜?#23601;?#35828;了,要考虑家庭背景的,门?#34987;?#23545;,家里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叹了口气,幽幽地道:“你这呆子,女孩子的心思,你哪里会懂!”

    王思宇有些无语,挠头道:“无所谓了,她要真有?#20999;?#24605;,也是好事,就当给你找个小的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啐了一口,没好气地道:“臭小宇,什么叫给我找个小的?”

    王思宇哑笑半晌,点头道:“好吧,是我想找个小的,这回总成了吧?”

    张倩影‘扑哧’一笑,娇憨地道:“小样,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王思宇摆摆手,苦笑道:“我的?#36947;?#23110;,老公起了?#28041;?#30340;心思,怎?#26149;?#20687;你更开?#21738;兀 ?br />
    张倩影哼了一声,撇嘴道:“还不是为你着想,总要有个门?#34987;?#23545;的老婆才好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皱起?#32426;罰?#27785;吟半晌,苦笑着道:“小影,说过多少次了,时代不同了,不要把出身看得太重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点点头,在手机上吧嗒亲了一口,悄声道:“好了,?#20063;还?#20102;,?#36824;?#26426;会既然出来了,就要好好把握,实在不成,?#19968;?#20250;把生米煮成熟饭,那方面,你是很有优势的,?#22253;桑俊?br />
    王思宇愣住了,半晌,才捂着?#20146;有?#20102;起?#30679;?#25226;头点得如小鸡琢米一般,连声道:“对,对,小影,你说的实在太对了!”

    张倩影俏脸绯红,啐了一口,把电话挂断,恨恨地道:“这个臭小宇,真是个糊涂虫,?#38376;?#30340;不去碰,竟招惹些不?#38376;?#30340;,都快愁?#29282;?#20102;!”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体彩p3藏机图139qi 法甲联赛33轮 香港赛马会中彩网图 爱彩通湖北11选5 中国竞彩网彩豆 大乐透走势图表近30期 北京pk10彩票是否合法 20选5复式投注浙江 香港内部透码图怎么看 黑龙江时时彩网上投注 足彩比分 人人彩票北京单场最坑 第12145期足彩胜负彩 青海十一选五奖金多少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