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七卷 渭北风云 第七十三章 我是被动的

    宁露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,清蒸丁桂鱼、干烧水晶海参、香芹炒猪腰、姜葱炒肉蟹、蒜茸炒白菜、香芹炒猪腰、扒牛柳、全鸭汤、此外,还特意摆上了一瓶五粮?#28023;?#22905;和妹妹宁霜也陪着喝?#35828;?#32418;酒,脸上红艳艳的,显得格外娇媚动人。

    与精美的菜肴相比,桌边的这对千娇百媚的姐妹花,更让人食指大动,无论是珠圆玉润的姐姐,还是娇憨可人的妹妹,都让王思宇倾慕不已,只?#19978;В?#20004;人身份特殊,王思宇即便是有些想法,也只能深埋在心里,没有表现出半分的轻佻。

    晚餐后,坐在沙发上闲聊了一会儿,王思宇便起身告辞,离开了别墅,打车回到家?#26657;?#31532;二天上午,接到市委书记尹兆奇打来的电话,两人一起去了?#35760;?#25171;了场高尔夫球,在轻松愉悦的气氛?#26657;?#23545;于一些?#39184;?#20851;心的问题,坦?#23454;?#20132;换了意见。

    在言谈?#26657;?#23609;兆奇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,他到渭北,只是过渡性质,也许,用不了一年半载,就要离开,而尹兆奇现在最为关心的问题,是在换届?#26657;?#20110;系所持有的立场,他详细阐述了五号首长的一些执政思路,希望能够得到于系的大力支持,从而在换届中压倒政?#26657;?#21344;据上风。

    其实,王思宇对于林书记是有所耳闻的,他本身是何系的重要骨干,但在进入最高层后,与何系大佬之间的关系,变得有些紧?#29275;?#23588;其在最近两年间,他推行的一些政策,隐隐伤害到了何系的政治利益,引起了何?#30340;?#37096;一些干部的强烈反弹,因此,此次换届,他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只是,于系与何系之间的关系,在几大?#19978;?#20043;?#26657;?#36824;是比较稳定的,互动也相?#20113;?#32321;,虽?#24187;?#26377;结成盟友,但在彼此有需要的时候,还是能够提供一些必要的支持,如果在这个时候,贸然选择支持林书记,对于系而言,是要?#30333;?#19968;定政治风险的。

    ?#27604;唬?#39118;险越大,回报越是丰厚,在换届前后,各?#19978;?#37117;会加紧运作,争取在新一轮的人事布局当?#26657;?#21344;据主动,于系的根基是在京城,自从渭北丢了之后,元气大伤,影响力也削弱许多,在这种情况下,林书记递过的橄榄枝,还是要慎重考虑的。

    高层政治,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,错综复杂,极为敏?#26657;?#23545;此,王思宇不愿发表过多的意见,只是,作为回应,他当即给财叔打?#35828;?#35805;,把情况简单介绍了一遍,而财叔在请示了于春雷之后,给王思宇回?#35828;?#35805;,表示可以试着接触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两人一起回到京城,去了于家大?#28023;?#20110;春雷非常谨慎,没有亲自出面,而是借故外出,由财叔与尹兆奇进行了?#20302;ǎ?#20004;人在书房里,密谈了三个多小时,直到傍晚时分,于春雷才从外面返回,热情地招待了尹兆奇,饭桌上,只是聊些无关紧要的事情,并没有涉及到政治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半,王思宇陪着于春雷,把尹兆奇送到门外,握手作别,目送着奔驰车驶远,于春雷嘴角含笑,侧过身子,望着财叔,轻声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财叔轻轻摇头,微笑道:“交换条件虽然很诱人,?#20174;小?#20551;道伐虢’之忧,林书记的诚意值得推敲,?#36824;?#22914;果加以利用,向?#28205;?#26045;加压力,争取他们配?#24076;?#36824;是可以做些文章的,短期内,应该保持接触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皱起?#32426;罰?#28129;淡地道:“林要是这个态度,连任很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背过手,笑着提醒道:“可能,和另外两家已经接触过了,这次过来,?#36824;?#26159;货比三家罢了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轻轻点头,做了个手势,三人就回到书房。

    王思宇坐在沙发上,?#33592;?#33590;水,听着两人交流,也对最近的高层政治,有些许的了解,这次换届前,表现出最大的特点,主要有两方面,一是地方?#19978;?#30340;异军突起,对几大?#19978;敌?#25104;的挑战,是前所未有的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是‘条条’风光无限,有压倒‘块块’的趋势,多位大型国企的掌门人,?#23478;?#22312;中组部的考察之?#26657;?#23558;被派到地方,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财叔起身离开,于春雷摘下老花镜,含笑望着王思宇,轻声道:“怎么样,最近在洛水,没有遇到太大的难题吧?”

    王思宇点点头,微笑道:“还好,目前矛盾的焦点,主要集中在省里,洛水相?#20113;?#38745;些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端起杯子,?#30423;?#21475;气,淡淡地道:“渭北那边,梁鸿达退下去,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?#36824;?#22312;新?#38382;?#22996;书记的人选上,上面争议比较大,短期内很难达成共?#19969;!?br />
    王思宇?#28872;?#21322;晌,皱眉道:“最大的变数,就在于庒孝儒,如果拦不住他,渭北的棋局就会走死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笑笑,轻声道:“是有这种可能性,你要提?#30333;?#22909;准备,上面争议越大,对于庒孝儒,就会越有利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叹了口气,微笑道:“如果他?#20384;矗?#25105;和陈启明就有出局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放下杯子,含笑望着他,轻声道:“未必,上周三,他到京城开会,特意到家里坐了坐,庄省长?#38405;?#30340;印象很好,评价也很高,抽时间,要过去拜访一下,你是晚辈,姿态太高不好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愣住了,半晌,才点点头,苦笑着道:“春雷书记,现在真是雾里看花,水中望月,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,有些理不清头绪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摆摆手,一?#28818;?#31077;地望着他,沉声道:“刚开始,都是这个样子,总要有个?#35270;?#30340;过程,不要急躁,也别有负担,?#23194;?#21435;渭北,主要还是为了锻炼,就算是受点挫折,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把身子向后一仰,摸着皮?#21361;?#35821;气温和地道:“你还年轻,要多?#33905;?#20070;,充充电,最近有读什么书?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经济方面的书籍比较多,偶尔,也?#33905;?#26434;书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点点头,笑着道:“要懂经济,但也不要局限在这个领域,经济学家的视野比较窄,只重分析,没有大局观,很少从战略高度来研究问题,容易陷入反复解释的?#36710;亍!?br />
    王思宇皱起?#32426;罰?#36831;疑着道:“在这方面,我涉及的比较?#24120;?#20294;通过调研和观察,总觉得目前宏观经济的运行情况,不太乐观,存在?#29616;?#30340;产能过剩,以及滞涨的双重风险,如果不能及时做出调整,会?#21476;?#27819;在高位破裂,这样的危害会很大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面色如常,淡淡地道:“你说的问题,中央早已注意到了,也做了相关的部署,在月初的政治?#21482;?#35758;上,就已经定下调子,要着重调整产?#21040;?#26500;,拉动内需,促进消费,把外贸驱动型的经?#23194;?#24335;,转化为消费驱动,还可以通过鼓励民间投资,来解决这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摸出烟?#26657;?#29087;练地弹出一颗?#27748;矗?#28857;上后,皱眉吸了一口,?#28872;?#36947;:“过去盲?#24656;?#35270;的数量,不注重质量,留下了很多隐患,就以现在的洛水为例,还在用钢筋水泥来拉动内需,到处都在搞大拆大建,房产价格还在?#20013;?#19978;涨,?#38382;?#19981;容乐观,要想调整结构,就必须先从房地产下手,拽不住这头疯牛,一切政策都会失效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摆摆手,微笑道:“房地产的比重这样大,不是短期内就能调整好的,而且,宏观经济遇到的困难,远比你想象中要复杂得多,这里涉及到大国间的博?#27169;?#25105;们也准备好了最坏的结果,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可以带着东亚地区国家的经济,一起实现硬着陆,届时,全球经济都会受到重创,西方国家的?#20806;櫻?#20063;不会比我们好过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愣住了,半晌,才掸?#35828;?#28895;灰,诧异地道:“有那么?#29616;兀俊?br />
    于春雷点点头,表情凝重地道:“中美欧俄之间的关系,非常微妙,在近几年间,有矛盾激化的可能,无论在经济层面上,还是在军事层面上,?#23478;?#20570;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皱起?#32426;罰?#40664;默地吸着烟,这番话给他带来的震?#24120;?#26159;前所未有的,也远超他的?#29616;?#26412;来,还想针对一些经济问题,进行讨教,这时倒没了心思。

    于春雷笑笑,和蔼地望着他,轻声道:“很多东西,都是你目前没有接触到的,比如制造?#24471;?#20020;的困难,不是靠政策就能改变的,有很多人都把罪责归咎到房地产上,这是片面的,因为,他们没有考虑到国?#21490;?#24037;,现行的国?#25163;?#24207;,是由西方来主导的,这个秩序不打破,我们在很多问题上,就没?#34809;?#35328;权,?#36824;?#24179;的待遇也很难得到改善,他们会利用各种手?#21361;?#26469;制造麻?#24120;?#38480;制我们的发展……”

    王思宇很认真地听?#29275;?#19981;时点头,目光落在于春雷斑白的双鬓上,心里有些不是滋?#19969;?br />
    几分钟后,于春雷喝了口茶水,放下杯子,话锋一转,笑着问道:“小宇,昨天下午,宁凯之打来电话,搞得我非常意外,你和宁霜之间,究竟在搞什么名堂?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了,这件事情,倒不方便解释,只能含糊地道:“春雷书记,宁霜到底是什么想法,我也很难猜测,?#36824;?#29616;在还好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端起茶杯,皱眉看着他,缓缓道:“小宇,本来,在私生活方面,是不想干涉你的,但是要适度,别招惹太多女人,那样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有些无语,?#38480;?#22320;道:“春雷书记,在这件事情上,我是被动的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不禁莞尔,双手抱肩,淡淡地道:“宁总长正处于?#20185;?#26399;,这次换届之后,必定会成为军委副主席,你和宁霜之间的事情,作为?#39029;ぃ?#25105;们是不会干涉的,?#36824;?#26082;然决定相处,就要好好对待人家,不能朝秦?#25788;?#35265;异?#35760;ā!?br />
    王思宇笑笑,起身道:“春雷书记,时间不早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,感情上的事情,我会处理好的,请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点点头,注视着他离开屋子,轻轻摇头,冷哼道:“臭小子,沾花惹草,四处留情,真是不像话!”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贵州快3走势图今天快3 吉林快三直播下载安装 湖南快乐十分官方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时时彩开奖号码表达 期特码开什么 江苏时时彩玩法规则 研究走势图彩票中奖 新疆十一选五遗漏 江西时时彩历史数据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免费最谁三连码 新11选5官网 黑龙江p62走势图 急速赛车手中文 黑龙江22选5胆拖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