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?#35780;?/a>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官道之色戒》->正文
第七卷 渭北风云 第九十四章 预言

    回到家?#26657;?#35265;张倩影坐在沙发上,依旧在与李青璇讨论公司的事情,王思宇脱了外衣,挂在衣架上,挽起袖口,笑着道:“生意上的事情,先放放,两位爱妻,谁有时间,先陪老公鸳鸯戏水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倏地脸红了,摸起?#24187;?#34588;桔,丢了过去,没好气地道:“臭小宇,白当?#22235;?#20040;久的官,一点长进都没?#26657;?#25972;天就想着那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接过桔子,笑眯眯地坐了过去,把她肩头纤细的吊带拨下,露出白嫩晶莹的肌肤来,一脸坏笑地道:“小影,别说得那么不堪,这也是在尽义务嘛,没有男?#35828;?#28363;润,再娇媚的花朵?#19981;?#26543;萎的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拿手捂了胸脯,?#34920;?#30528;他,眸光如水波样清?#28023;?#20284;笑非笑地道:“怎么着,王大书记,又惦记着滋润哪位大美女了?”

    李青璇却在一旁笑了起来,促狭地道:“小影姐姐,还用?#20107;穡?#27809;见他刚刚送过可儿,回来就是这副猴急的模样,分明是在外面起了火气,却来找我们救场,这下流胚子,真是无药可救了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摆摆手,翘起二郎腿,剥着手中的蜜桔,笑着掩饰道:“别?#20063;乱?#20102;,不是你们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拿手掩嘴,怯怯地笑了半晌,才扭着身子,娇俏地道:“臭小宇,今晚不方便,你去找青璇妹妹吧,别来招惹我!”

    王思宇却是不信,吃了桔子,抽出纸巾,擦了手指,就趁?#35780;?#36807;她的纤腰,右手如蛇般探进裙底,隔着薄如轻纱的内裤,撩拨着那敏感区域,眉花眼笑地道:?#21543;?#26469;唬人,明明要过些日子才能来,哪里会不方便!”

    张倩影娇躯一颤,忙夹.紧了双腿,羞得满面绯红,用粉拳敲着他的后背,娇嗔地道:“要死了,当着青璇妹妹的面,也毛手毛脚的,快稳重些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却抿嘴一笑,斜倚在沙发上,轻笑道:“没关系,你们两人?#36824;?#32487;续疯,我就当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又捣鼓?#24605;?#19979;,见下面已经湿透了,就解开腰带,俯身压了过去,双手在张倩影的腰.?#28205;?#25720;来摸去,笑着道:“小影,居然?#19968;?#25253;军情,看老公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张倩影却是不肯,身子左摇?#19968;危?#21452;手推着他的前胸,娇.喘连连地道:“青璇妹妹,快来帮忙,打跑了这色狼,我……唷……我把公司股份分给你百分之三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眼睛一亮,站了起来,轻笑道:“小影姐姐,?#32433;?#20877;大方些,就转让五个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……你趁人之危!”张倩影又挣扎?#24605;?#19979;,身子忽地软了下来,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,已经被扯到腿边,赶忙娇呼道:“那就五个点,青璇妹妹,快来,救命!”

    李青璇咯咯地笑了起来,站了起来,伸出一双玉臂,从后面抱了王思宇的腰,用力向后拉扯,念念有?#23454;?#36947;:“臭小宇,别在这捣乱,快去洗澡,人家还在谈正经事呢!”

    王思宇玩?#30511;?#36215;,却不?#20808;?#25163;,三人在沙发边闹了好一会,他才笑着离开,转身去了浴?#25671;?br />
    张倩影坐了起来,提上内裤,把裙摆放下,望着王思宇的背影,恨恨地道:“这下流胚子,真是越来越过分了!”

    李青璇却揉着有些发酸的玉臂,抿嘴笑道:“这可真是打熬久了,心急火燎的,急成这个样子,真想到洛水去陪他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却摆摆手,笑着道:“你啊,就别瞎操心了,王大官?#22235;?#26159;安分的主儿,洛水早就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叹了口气,摸着耳畔的发髻,幽幽地道:“我也知道,是景卿姐姐吧,她真是漂亮,淡雅脱俗,真像是画中仙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点点头,悄声道:“不光人长得漂亮,也是难得的画家,她的绘画作品,在国画院很是热销,仅次于几个名家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拿手支了下颌,柔声道:“她?#25925;?#22810;才多艺了,还做过知名主持人,当初,我就是?#19981;?#30475;她的节目,才想着往这条路上发展的,那天在洛水见了面,还兴奋了好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嫣然一笑,点头道:“是啊,那时景卿多火啊,?#19978;В?#26032;人辈出,这碗饭?#31449;?#26159;吃不长久,青璇妹妹,等公司发展起来以后,你也别留在电视台了,?#32433;?#23601;辞职,和我一起经商吧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拿起杯子,喝了口茶水,轻声道:“好吧,那就这么定下来了,以前不懂事,做梦都想进央视,?#19978;?#22312;开了眼界,听到里面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,忽然就觉得没意思了,?#25925;?#32463;商好,自在一些!”

    张倩影不禁莞尔,剥了瓣桔子,丢进嘴里,柔声道:“那最好不过了,你来帮忙,?#19968;?#33021;轻松些,最近总觉得事情太多,有些忙不过来,外人还不可信,只能自家人来管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把玩着杯子,怔怔地发呆,半晌,才抬头向楼上看了一眼,期期艾艾地道:“小影姐姐,那个……对可儿,他该不会真是动心了吧?”

    张倩影扑哧一笑,抿嘴道:“?#38405;?#22909;就行了,管那么多干嘛,你也知道,咱们家这位,嘴巴馋,?#19981;?#20599;吃,被他瞄上的,几个能跑得掉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却蹙起秀眉,有些担心地道:“就怕女人多了,容易搞出麻烦,把前途给毁了,现在的官场,虽说不搞路线斗争,可扣个帽子也能打?#25346;?#29255;,他这官越做越大,风险也就高了,总该收敛些才好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摆摆手,不以为然地道:“放心吧,到了这个级别,几乎没有因为女?#35828;?#38382;题下来的,只要不出经济问题,没?#22235;?#22856;何得了他,最多是擢升得慢了些,他现在已经是正厅级别了,再怎么慢,省部级也是跑?#22351;?#30340;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点点头,有些闷闷不乐地道:“小影姐姐,他手里的钱还真不少,动则几百万,似乎并不吃力,有时想问下来源,却又不敢,真是很担?#21738;亍!?br />
    张倩影咯咯地笑了起来,抽出纸巾,擦了白皙细腻的手指,柔声道:“青璇妹妹,咱们家里,在外面还有别的生意,是由一位叶女士把持着,那可是三个铜矿,每年进账上亿,现在给他的,不过是些零花钱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愣住了,蹙起?#32426;罰?#25733;嘴道:“臭小宇,嘴巴倒还真紧,这些事情,从来都没有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起身坐了过去,?#39318;?#22905;的香肩,柔声道:“青璇妹妹,不要打听太多,虽然是正经生意,总归是官?#21271;?#26223;,传出去容易搞得沸沸扬扬,有损他的官声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点点头,轻声道:“小影姐姐,我晓得分寸,当然不会对外面讲,只是那?#21019;?#30340;生意,由外人来管,能放心吗?”

    张倩影却笑了,意味深长地道:?#30333;?#28982;不是外人了,小宇也不会傻到那种地步,那位叶女士,我在京城见过,也是位如花似玉的大美?#22235;亍!?br />
    李青璇啐了一口,没好气地道:“这个花心大少,也不知在外面藏了多少女人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摆摆手,笑着道:“也没那么多,和一般的官?#21271;齲?#20182;还算是好的了,没见这些年的报纸,只是科级干部,就有上百情妇的了,他虽然花?#35828;悖?#30524;光却是极高的,那些主动投怀送抱的,从来都是冷眼相待,不肯接纳的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叹了口气,幽幽地道:“小影姐姐,别总为他开脱,男人嘛,总?#25925;?#35201;管得严些,不?#21804;?#26356;加肆无?#20667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拿手捧着面颊,淡淡地道:“你不知道,小宇以前被人捅过一刀,在病床上躺了快一个月,差点连命都丢掉了,那些日子,我就想开了,只要他能开?#27169;?#23601;由着他胡闹吧,别看他现在官做得很大,有时,却像长不大的孩子一样,有时候,男人都那样贪玩,时间久了,也就?#25307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李青璇点点头,有些无奈地道:“也许,要了孩子会好些吧,可一想到要带小孩,就觉得头疼,大把的时间都被拴住了,再想做什么,可都难了。”

    张倩影深以为?#21804;?#31505;着道:“孩子可以晚些要,女人生了孩子,若是保养不好,很容易变老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他想要,看他怪?#19981;?#23401;子的,就也动心了。”李青璇歪着?#28304;?#38519;入沉思之?#26657;?#36825;些日子,姐姐青梅经常打电话?#21019;?#20419;,让两人早点要小孩,她也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王思宇裹着浴巾,从浴?#20381;?#20986;来,站在楼上,手扶栏杆,见两人聊得热乎,就没有打扰,而是转身进了书房,抽出一本经济方面的书籍,耐下性子,认真地研读起来。

    正看得入神时,手机铃声响起,看了?#24597;耄?#21364;是于春雷打来的,他赶忙接通电话,微笑道:“春雷书记,还没有休息吗?”

    于春雷放下手中的文件,摘下老花?#25285;?#20208;坐在皮椅上,面色和蔼地道:“还没?#26657;?#23567;宇,没打扰你吧?”

    王思宇笑笑,摇头道:“正在看书,现在发现,要及时充电,不?#21804;?#30693;识储备跟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点点头,微笑道:“是要加强学习,不过,也要注意休息,没有好的身体,什么事情都做不成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身体还好,谢?#36824;匭模故?#26149;雷书记应该注意,别总是熬夜。”

    于春雷摆摆手,感慨道:“年纪大了,不像你们年轻人,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利用,自然要争分夺秒,和时间赛跑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沉默下来,半晌,才笑着道:“以后有时间,做下手术吧,不要总是拖着。”

    “忙过这两年再说吧,手术?#25925;?#31616;单,就是没时间疗养。”于春雷笑笑,拉开抽屉,从里面取出药瓶,打开盖子,抖落出两粒白色的小药片,拿起杯子,就着清水服了下去。

    顿了顿,他收起笑容,转入正题道:“小宇,刚才林书记来过电话,我们聊了很久,渭北那边,要注意和尹兆奇搞好关系,这条线,暂时不能放掉,当?#21804;?#20855;体如何运作,你自己把握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思宇?#35835;?#19968;下,皱起?#32426;罰?#35797;探着问道:“南粤方面压力太大,林书记终于肯妥协了?”

    于春雷点点头,沉吟道:“过些日子,中纪委的赵副书记将亲自带队,前往南粤省巡视,估计是保不住了,不过,现在还不能确定对方的诚意,?#25346;?#21548;其言,观其?#23567;!?br />
    王思宇笑笑,轻声道:“知道了,压力在他们那边,我们顺势而为就好。”

    于春?#20303;?#21999;’了一声,挂?#31995;?#35805;,双手扶着桌面,看着上面的红头文件,自言自语地道:“一场政治大地震,在所难免。”

上一页 《官道之色戒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| 业务QQ: 974955917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西甲免费直播地址pptv
p3开机号金码 福彩3d投注技巧组六 大快乐时时彩全能王 疯狂猜球赚钱 加拿大快乐8技巧 安徽快3开奖结果安徽快3开奖号码 :一码中特% 楚天风采30选5 12124期足彩任选9场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500 凤凰娱乐平台客服 广东好彩1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网球比赛视频 提供六肖中特免费资料 大风车心水彩票论坛